永利棋牌游戏_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

热门关键词: 永利棋牌游戏,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
当前位置:永利 > 儿童文学 > 宝葫芦的秘密: 三十九

宝葫芦的秘密: 三十九

文章作者:儿童文学 上传时间:2019-10-06

  事后我才知道,这时候我们学校里大家都在那里猜疑,不知道王葆闹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第二天我照常上学校去。我还是得照常和同学们在一块儿,──这真叫我又高兴,又担心,我只是去得比平日稍为晚一点儿:一到就赶上上课,免得同学们缠着我问东问西。第一节课一下课,我赶紧就溜出了教室。  

  一
  这真是一个美丽的校园!崭新的教学楼,操场被花朵环绕,足球场上青草油油,操场旁边还有一个小树丛。这里是武汉新华初中,是武汉的重点初中。但是在这美好的校园里,学生们在干什么呢?我们来看一看吧。有喧哗声从初一(3)班的教室里传出来,声音越来越大。
  初一(3)班的教室门紧闭着。教室里面,老师正在发火,学生们在起哄。带头起哄的是一群男学生,其中还有个女学生。
  “京!你这个学生怎么这么没品德呢!信不信我叫你家长来!”张老师冲着那个女学生吼。
  “老师,你不行!威胁别人是自己恐惧的表征(克劳第克)!”
  “你信不信我给你两下!”张老师紧走两步,手里拿着书,要敲京的头。
  “老师,你没师德!你体罚学生!”
  “你……你……”张老师“你”了两声,终于什么也没“你”出来。
  同学们都哄笑起来,京洋洋得意地冲着另一个男同学喊:“峰,把你上次写的情书拿出来给大家念念呀!”
  同学们又是一阵哄笑,有人干脆吹起了哨子。
  “你们在干什么?啊?干什么?”教室门“砰”的一声开了,教导处的何老师怒气冲冲地走进来,后面跟着班主任冯老师。
  “京,又是你!你说说,你都进了多少次教导处了?”
  “老师,是这个张老师摧残我们的童年,我们不过是略略进行点反抗而已!”
  “张老师,这节课你不要上了,你到教导处反映一下情况,冯老师,你先代一下这节课。”
  何老师和张老师正准备走,京冲着何老师大喊:“老师,怎么不要我去呀!我怕他恶人先告状呀!”
  冯老师憋不住笑出了声。何老师回过头,狠狠地盯着京,说:“等会儿就轮到你!”
  二
  来到教导处,张老师先发泄了一通:“我再不想代这个班的课了!今天怎么这么倒霉正好他们班的老师生病呢?这个京,完全一个女混混!怎么不把这个学生开除呢?”
  “小张,别生气!你刚当上老师,学生是这个样子的。”一个岁数大点的老师安慰道。
  “我是没经验,但是学生也要学会尊重老师才行呀!”
  “小张,我还是说你一句,要是他们天生就知道尊重老师,还要我们老师做什么?学生们很活跃,并不是十恶不赦。对学生要有爱心。”这话是教导主任说的。他是个有些岁数的老教师,一向德高望重。
  “这种学生严重影响学校声誉呀!这样下去会影响全班学生的成绩呀!”
  “你是不知道!”旁边一个女教师插嘴说,“就是这个京,成绩可是全班数一数二的,年级也排得上名次。她的数学好得不得了,多次在省里竞赛上拿奖呢,我们都把她当宝贝。”
  “光成绩好有什么用?学生要思想好才能为社会做贡献呀!这学生简直坏透了!整个一小流氓!将来肯定,肯定,肯定嫁不出去!”
  “哎哎,你怎么这么说学生呢?”教导主任打断他。
  这时候下课铃响了,班主任带着京进来了。
  京一进教导处,就行了个立正礼,大声说:“老师们好!”
  几个女老师率先撑不住笑了起来。
  “来来来,京,过来,我和你聊聊。”教导主任说。
  京就走过去,大大方方地坐下来。
  “你是怎么搞的呀,怎么三番五次地到我们这里来呀?”教导主任慈眉善目地说。
  京说:“老师,我们只想逗老师开开心。”
  “逗老师开心是可以的,但是不能影响课堂啊。”
  “老师,他上课太死板了,我们都睡着了。”
  “这个问题我让张老师改。我知道你们这个年龄,都很喜欢玩,玩对你们很重要。但是不能瞎玩,学习完了以后再玩是可以的。我知道你成绩很好,我们都很喜欢你,不想你总是挨批评,要你好好学习也是为你好。听你家长说你在家里也并不是无法无天,那就是好事,但是在学校也要乖一点。学习再辛苦,要克服,不能自己害自己呀!”
  “老师,你真好!”京说这话是真心的。
  “我们每个老师都是很好的,知道我们的心,你就要珍惜自己的时间明白吗?”
  “好。”
  “好,那你回去吧,再不要这样了啊!”
  “好。”
  京很开心地离开了教导处,教导主任笑着点点头。京一走到教导处门口,正好看见几个在门外偷听的同伴,向楼梯上跑去。京拉大嗓门,叫得整栋楼都可以听见:“喂——我跟你们打赌说我不用写检讨书吧!我又赢了!”
  教导处的几个老师互相看看,教导主任讪讪地说:“孩子们嘛,很活跃,没什么。”
  三
  这天,京的一个好友红到教室来找京。京正在跟几个男生争论政治问题。京说,共产党的一党专政就是好!就是应该把政权牢牢地抓在一个人手上,就是应该一个人说了算!一个人说了算的感觉就是好!其他几个男生,有的不关心这个问题,有一个男生听他爸爸说,国外的三权分立比较好,就反驳京的意见。但是京的连珠炮似的攻击让他退却了,他本来对三权分立也没什么研究,自然也说不过京。京又争赢了,感到非常得意。红过来叫京的时候,京正沉浸在自我陶醉中。
  红悄悄对京说:“我有个好玩的事情要告诉你。”
  京的耳朵竖起来了。她问红:“什么好玩的事情?”
  红说:“我们到那边说去。”
  京赶紧站起来,和红走到一边。原来红在江滩发现了一个酒吧,里面非常漂亮。红问京要不要晚上到那里去玩。
  京非常高兴,欣然应允。两个人在那里计划怎么骗过父母。说好周一的晚上去,因为周一作业比较少。京虽然调皮,作业还是要完成的。
  到了周一,晚上九点多,京和红来到了酒吧,还特地化了个大浓妆。酒吧门口贴着张牌子:未成年人禁止入内。京和红大摇大摆地进去了。两个人都点了些没吃过的。酒吧里果然豪华。红高兴得这也看看,那也看看。京也四面看着。突然,京看到了放在那里的乐器。
  这个时候乐队还没有演奏,只是放了点背景音乐。京从来没有见过那么齐全的乐器。她的好学生的本性浮上来了。她这个时候就有那种习惯,就是每次看到自己不了解的东西,都要过去研究一下里面的构造。她走到乐器旁边,这个摸摸,那个碰碰,感到非常新奇。
  “你在这里干什么呢?”突然有人说。
  京吓一跳,回头一看是红。京说没干什么,问红有什么事。红说:“这里不好玩。”
  京说:“是不好玩。”然后她低下头,压住声音对红说,“刚才那一桌人跳舞去了,我有粉笔,我们把粉笔放到他们杯子里好不好?”
  红对这个主意大加赞赏。两个人趁别人不注意,蹭到桌子那里,桌子上面的红酒透出诱人的葡萄紫。京忍不住多看了两眼,然后她拿出粉笔,正要往里面扔,一只大手揪住了她的脖子,还伴着一声大喝:“你在这里做什么?”
  京跳起来就要跑,无奈脖子被牢牢揪住。京使劲地挣扎,那只大手不容分辨地把京掰转过身。京看清抓她的是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一脸怒气,火冒三丈。
  “你搞什么?快说!”那个老男人下命令。
  “你放开我,放开!”京用手打那个老男人,结果又被抓住了双手。她使劲地叫:“你放开!放开!你……你……你虐待儿童!”
  “我虐待了又怎么样?谁看到我虐待你了?你都干了些什么?你这个小偷!”
  “我不是小偷!”
  “还嘴硬!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休想……你休想找我家长!”
  “谁要找你家长?就地解决!过来!”老男人揪着京,往旁边拖,并对正在跳舞的四五个男人说:“快去看看你们的包,我抓到一个小偷!”那四五个男人都跑到座位上看自己的包,然后把包挂在身上。京往四周看了一眼,红早不知跑哪里去了。
  “你过来,看我怎么收拾你!”老男人把京往旁边的一个没人的角落里拖,一边拖一边对几个同伴说:“这小偷倍儿精!”有几个侍者走过来,问老男人出了什么事。老男人回答他们:“没你们的事!”硬把京拖到角落里。几个男人围成一圈坐着,让京站在中间。京扫视了周围的人,这些人都穿着休闲装,不像是街头的混混,京稍稍放了点心。
  “你说!你都偷了些什么?”老男人说。
  “我不是小偷!不是!”
  “那你围在那里做什么?”
  “……”
  “不说话就是认了!”
  “我真不是小偷!”
  有个年轻的男人插嘴:“小妹妹,说实话我们就放了你。”
  “……”
  几个男人检查了自己的东西,确实没少什么。
  “我说吧,我不是小偷嘛!”
  “那你在那里做什么呢?”
  “……”
  “你不说话我们一样把你当小偷处理!”
  “我看到你们桌上的菜很漂亮,过来看一看。”京突然想到了主意。
  一群男人都看了京一眼,都想笑。老男人继续紧逼:“可我看你穿得漂亮,长得干净,又白又胖!不像是饿了几天的呀!”
  “我爸爸不让我上酒吧玩,我就偷偷地来,我看到你们的菜和酒实在漂亮,所以就过去多看了几眼。好诱人啊!”
  这话吸引了几个男人的注意力,连老男人也不再说话了。他只是上下打量着京,说话的口气缓和多了:“你会不会喝酒?”
  京抬头吃惊地看着他。
  “问你会不会喝酒?”
  “不会。”
  “想不想喝呢?”
  “想!”
  “如果你陪我们喝酒,这事就算了。”
  “好!但是如果我喝醉了,回家会挨打的。”
  “不会让你喝醉的。”
  “好!”京笑了起来。
  老男人起身,说他去点些酒和菜。几个男人开始说说笑笑,其中有个年轻男人问京是哪个学校的,叫什么名字。京都老老实实地说了。那个年轻男人便自我介绍,说他叫凯,刚才那个老男人是他们老板陈,他很厉害,管着一个全国性集团公司,而且当初是白手起家的。
  京坐不住了。全国性集团公司!还是白手起家!难怪这个人这么厉害呢!
  陈回来了,点了酒菜,他把一听啤酒放在京面前。酒吧里开始奏乐了,弥漫着温馨浪漫的气氛。红也溜回来了,坐在京旁边。京再看到陈,态度明显好多了,开始坐正了,也不大叫大嚷了,矜持的笑容浮现在她脸上。
  陈把酒给京,京喝了一大口,第一个反应是要吐。又想吐出来太没面子了,就使劲吞了下去。陈问京好不好喝,京说好喝,陈笑了笑。
  “你在学校里学习怎么样?”陈问。
  “数学成绩好,语文和英语太讨厌了!”
  “为什么呢?”
  “要背的东西太多了,我有多动症,坐不住!”
  “哈哈哈哈!那,你为什么会跑到酒吧里来玩?”
  “学校里不好玩,那些老师都没用。但是酒吧里也不好玩,还不如游乐场呢。”
  “你不知道小孩子不能进酒吧吗?”
  “我进来了,怎么了?又没人拦着。”
  “你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小孩。”
  “人活着就是要与众不同!”
  “嘿嘿!你这性格我欣赏!”
  男人们开始聊些闲事,比如手下职工的问题,公司下一阶段的发展,又聊女人,而且越聊越露骨。一边聊一边看京和红的反应。红表现得很害羞。京没反应,她心不在焉。
  “你在这里想什么呢?”陈和气地问京。
  “听说……听说……听说你当初是白手起家的?”
  “是啊,怎么了?”
  “我要听你的故事!我将来也要白手起家!”
  陈心里暗笑了两声,说:“可以啊。”然后他就开始讲。京听得津津有味,听到高潮还忍不住要叫出来。她觉得这些故事比学校里教的有趣多了。在场的所有的人都看出京是着迷了。
  陈给了京一张名片,要京早点回家,说如果还想听,就下次打他电话。
  京高高兴兴地和红回家了,第二天就打了陈的电话。陈约京周末一起出来吃饭,京几乎等不及去赴约。吃饭的时候,陈继续讲他那些创业史。但是京表示她想听听陈的家事。陈说他很爱他的妻子,但是她在外面有了别人,这让他不再相信世上有爱情。说完了,陈还加了一句:现在感情像你这么纯的小姑娘很少有了。
  京陶醉了,她本来就难以抗拒陈。她觉得陈是她心目中的英雄,这个人有能力,有人品,有事业心,是个完人。京每个星期都约陈吃饭,吃了几次后,陈要求京做他情人。
  京以前看过几本爱情小说,小说上都写女人的初恋要给自己最爱的人。京现在爱陈爱得波澜壮阔,她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而且觉得自己是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京答应了陈以后,陈把京的照片存在了电脑里,编了号,对自己说:轻轻松松又收获了一个。
  四
  京和陈保持了三年的关系,一直到京初中毕业。京成绩非常好,考上了重点高中。她对自己不满足了,她想了解社会,她对社会充满了好奇心。她对陈说要到他公司去打工,就算实习。陈答应了,说要是京做得好一定提拔她,但是要她真的做得好才行,因为如果她做得不好就提拔,那就人人都知道京是他情人了。京充满热情地答应了。她踌躇满志,决心不负陈的重望,做个人人都尊敬的有能力的人。
  这天,陈的公司下了通知,说要招一批暑期实习生。陈经营的是一家房地产公司。公司规模很大,在武汉有很多门市。公司里有很多置业顾问和发单员。京没费什么力气就通过了面试,一开始是发单员。她很想能到门市里看看,所以发得很认真,因为她沟通能力很强,所以留了很多客户的电话。管发单员的是一个善良的女经理,见京做事不错,很是喜欢,京就跟经理说要到门市里去实习看看。因为置业顾问很多都是从优秀的发单员提拔上来的,女经理就答应了。京回头就到陈那里去炫耀自己的成绩,陈也很满足京的虚荣心,就请京吃了一顿大餐。

  他们谈起王葆那一连串的古怪行为,担心这个人是精神失常──不然没法儿解释。  

  “王葆!”忽然郑小登把我喊住,“你昨天丢了什么东西没有?”  

  “可是他哪儿去了,这么找来找去找他不着?”  

  我吓了一跳,简直不知道他说的什么。  

  于是同学们就决定:吃了午饭以后,大家都牺牲一次午觉,分头去找一找。这时候我爸爸也到了学校里。这就说起我屋里那一大堆杂里骨董的玩意儿──这到底是怎么个来路。难道是王葆偷来的?或者是杨拴儿偷来窝藏在他那里的?  

  “你可真粗心大意!”郑小登批评我,“你昨天买了些什么,你忘了么?后来在电影院……”  

  同学们异口同声地说:“我们可不相信王葆会干这样的事。”  

  我这才猛地记起,我在电影院里落下了那副望远镜和两本新书──郑小登今天都给带来了(原来是老大姐捡起了让他带来的)。  

  “那么,敢情这也是一种什么病?……”  

  “哪,这儿,”他掏着他的书包。“咦!”他越掏越着急,索性把书包里的东西全都给抖搂了出来。“怎么回事?没了!”  

  大家正在这里揣测不定哩,忽然听外面有人叫:“来了来了!”  

  他开始满处找了起来,找得连我也心里直发毛:“算了吧,算了吧!”  

  接着就有萧泯生飞跑到教导处门外,吼了一声“报告!”就像栽了个筋斗似的冲进了房里。  

  “那不行。”  

  “王葆来了!”  

  他还让我帮他找呢,一方面他嚷了开来。……  

  不错,王葆来了。  

  可是正在这个时候──唉,真是叫做一波来平,一波又起──有几个同学在教室角落里闹嚷嚷地议论起什么来了。一打听,原来又是图书馆小组出了事。  

  我回到学校里来了。我到了教导处──刚好刘先生也在那里,我爸爸也在那里

  据萧泯生告诉我,图书馆小组收到一个邮件──就是那一册忽然不见了的《科学画报》合订本,也不知道是谁在哪儿捡了寄来的。  

──我当着大家的面,打兜儿里刷地抽出了那个秘密的宝葫芦:“哪,都是它!”  

  “你说奇怪吧?”  

  “这是什么?……怎么回事?”  

  “什么!”我吃了一惊,“那个那个──唵,奇怪。”  

  “就是这个──这个这个──嗯,我──我我……”  

  “你说这是谁呢?”  

  “瞧你喘的,”刘先生让我坐下,还倒了一杯开水给我,“你先歇一会儿吧,慢慢说。”  

  “什么!”我又吃了一惊。“那个那个──唵,谁呢?”  

  我等到喘定了,就开始说:“那天是星期日……”  

  “可是刚才──就是下课的那一会儿,一找,又不见了。你说……”  

  这样那样的,源源本本,内容就是我现在给你们讲的这一些,不过比现在讲得更详细一点儿。

  “怎么!……”我差点儿没跳了起来。  

  这时候大家都忙着找书,都嚷着“奇怪”“奇怪”。  

  好在不大一会儿,就又上课了。这一堂真的是考数学,我们料得对。这么着,刚才闹的问题就谁也不再放在心上,都专心地做答题去了。只有我还想着那些个不见了的东西──我知道,凡是出了怪事儿,总是和我的那个宝贝分不开的。  

  “真麻烦!它太什么了,太……”  

  我心里正要怪它太爱管闲事,可马上又忍住了没往下说──我一说,要是宝葫芦就真的不敢再管闲事了,那──  

  “那我还得考数学呢,”我心里赶紧说。“我现在正需要这几道题目的答题,听见了吧,我要答题。”  

  于是我盯着我面前的那张白纸。  

  渐渐的,纸面上现出一个青灰色的小点,慢慢儿在那里移动。我定睛一看,仍旧是一张白纸。  

  “怎么回事?”我霎霎眼睛,“干么还不来?它生我的气了么,这宝贝?”  

  现在教室里可静极了。听得见同学们的呼吸声,还有铅笔划在纸上的声音。我不知道刘先生──我们的数学教师,又是我们的班主任──还是坐在那儿呢,还是踱到窗子跟前去了:我简直不敢抬起头来瞧一瞧。  

  “刘先生兴许正瞧着我呢,”我感觉到身上出了汗。我时不时地舔着铅笔头,在纸上虚划着。  

  这么着等了好久好久,什么也没等着。有一次,纸角上仿佛有了一个淡淡的什么字,我向那里一看,它可移到了纸外面去了:又是眼花,哼!  

  这可怎么办呢?  

  “是不是因为──是不是它忽然那个起来了,它忽然不灵了?”  

  我一想到这个,连我自己也吃了一惊。我这就屏住了气,全神贯注地等它回答。  

  可是我只听见我自己的心怦怦地跳。我就想……  

  嗯,我可不能想了。我得用脑筋来亲自对付这几道题目了。  

  “第一道……”我开始认真看起来。  

  同志们!要不要让我把题目给你们抄下来?抄下来大伙儿研究研究,就等于上了一堂数学课,那才起教育作用呢。是不是?  

  同志们!依我说呀,要是一个故事里真能把数学难题都给解答了出来,还把这门那门功课上的种种问题,工作方法上的种种问题,也都给解决好,那够多好哇!那,咱们只要听了这么一个故事,就什么都学到了,再也用不着进学校了……  

  怎么,你们不同意?──也对,赶咱们自习的时候再研究。现在讲故事归讲故事。  

  且再说我这回考数学的情形。  

  这的确有一点儿糟心。一个有宝葫芦的人居然也会遇到这样的事,那我可没有意想到。老实说吧,我对数学这门功课本来就有意见,它从来不肯让人爽爽快快解决问题,老是那么别别扭扭的。可巧这几天我偏偏又没准备好──这不怪我:这几天我一直忙着,哪来的工夫!  

  今天可忽然一下子──嗯,要让我自己来思索这号答案了!  

  “宝葫芦哇,宝葫芦哇!”我心里叫着。“唉!”  

  这时候忽然听见窸窸窣窣一阵纸响,有谁从座位上离开了──去交了卷。接着又有几个。  

  “三个人,”我数着,“哼,又是一个!”  

  我正在这里着急,正有点儿感到失望,可突然觉着我眼面前的世界变了样子。我眼面前的那张白纸──本来显得又白,又大,又空空洞洞的,现在一下子可满是一些铅笔字──写上了这几道题的答案。  

  “哈!”我又吃惊,又高兴,真恨不得跳起来。  

  原来我那宝葫芦并没有失效!仍然有魔力,仍然可以给我办事!这──呵!还有什么说的!  

  我赶紧写上名字,去交了卷。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宝葫芦的秘密: 三十九

关键词: 永利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