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棋牌游戏_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

热门关键词: 永利棋牌游戏,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
当前位置:永利 > 儿童文学 > 宝葫芦的秘密: 二十五

宝葫芦的秘密: 二十五

文章作者:儿童文学 上传时间:2019-10-07

  郑小登和姚俊来得那么凑巧,我真疑心这是由于我那宝葫芦的魔力。我心想:“假如真是这么着,那我连找朋友也不用费时间了。”  

  那天是星期日。我九点钟一吃了饭,就往学校奔,因为我们科学小组要做一个电磁起重机,十点钟开始。  

  我一直这么趴在床底下,好容易等小珍儿他们走了,我才爬出来。我来不及掸掉身上的尘上,就去把那个重要的邮件包裹好,写上地名,跑出去悄悄地寄掉。  

  “你们怎么忽然想到上我这儿来了?”我问。  

  可是那天真憋气:同学们净跟我吵嘴。例如我跟姚俊下的那盘象棋吧,那明明是我的占优势,我把姚俊的一个“车”都吃掉了。可忽然──不知道怎么一来,姚俊的“马”拐了过来,“叭!”将我一军。我的老“帅”正想要坐出来避一避锋,这才发现对面有一只“炮”,隔着一个“炮架子”蹲在那里。我问姚俊:“你那个‘炮’怎么摆在这儿?”  

  我这就一面吹着哨──我想吹一支歌,可总吹不成调,就拼命练习着──一面大踏步走,转一个弯……  

  “怎么,不能来么?”  

  “早就在这儿了。”  

  “慢着!”我突然站住了,“这会儿就回家么?──家里可有用不了的时间等着你,叫你简直没法儿对付,那有什么意思?”  

  “谁说!”我叫起来,“我可正想着你们呢。”  

  “什么!早就在这儿了?怎么我不知道?”  

  于是我只好改变路线,放慢步子,在街上蹓达起来。  

  接着我就问他们究竟是怎么来的,打哪儿来的。可是问来问去,总也平常得很:姚俊上郑小登家去,就一块儿上我这儿来了。他们是步行来的──也就是说,他们们都是用自己的一双脚,一步一步地走着来的。他们谁也没提到这里面有什么奇迹。  

  “谁叫你不知道的!”──哼,他倒说得好!  

  就这么着,我甩着两个膀子,这儿看看,那儿看看。我不知道我逛荡了有多大工夫──总而言之,我已经有点儿逛腻了,时候可还是早得很,好像世界上的钟全都停了摆似的。  

  “就不过是这么回事么?”我总有点儿不大相信。“也许这全都是假的:这个郑小登不是真的郑小登,姚俊也不是真的姚俊,都是宝葫芦给幻变出来的。”  

  我们就吵了起来。看棋的同学还帮他不帮我,倒说我不对!我就把棋盘一推:“不下了,不下了!”  

  街上可挺热闹。人多极了:都是三三两两的有说有笑的。  

  可是我再仔细看看他们,一点也看不出有什么毛病:和真的一个样儿。我故意攀着郑小登的肩膀,故意和姚俊摔跤,也觉不出他们身上有什么破绽。  

  后来我们动手做电磁起重机的时候,又有苏鸣凤跟我吵嘴来。  

  “他们都上哪儿去呀,这会儿?”我瞧见他们嘻嘻哈哈地走过,心里就这么想。“是上哪个同学家去吧,他们这一伙?再不然就是去访问友谊班上的大同学。谁知道呢,反正他们总有地方可以去就是。”  

  “那么是真的了?”我自问自。“可是慢着!它既然能把他们变出来,那也就能把他们变得像个真的。”我又这么想。  

  你们都不知道苏鸣凤吧?苏鸣凤是我们的小组长。其实他这个人并不怎么样,他打乒乓还打不过我呢。可是他老爱挑眼。他一面干着他自己的那份工作,一面还得瞧瞧这个,瞧瞧那个。  

  我不知是累了还是怎么着,忍不住叹一口气。我平日总爱和同学们和好朋友们一块儿玩,连上街买东西都得邀一个伴儿。我现在真也想去找我的同学们……  

  “那么到底还是假的?……”  

  “王葆,这么绕不行:不整齐。”  

  心里刚这么一动,就瞧见郑小登远远的打对面走来了──跟他一块儿走的似乎还有几个人,好像老大姐也在那里面,我真想飞奔上去,喊他们,拉住他们的手。可是忽然有个影子似的东西在我脑子里一闪:“他们上谁家去?是不是找我?”  

  我脑子里可简直缠不清了。  

  一会儿又是──  

  哼,十有八九!  

  我不相信我是在这里做梦──可是奇怪得很,这会儿我实在像在梦里面那么糊里糊涂:世界上的东西都分不清真的假的了。我只知道我这个人是真的,绝不会是什么幻变出来的东西。还有我这个宝葫芦──它当然不能假,别的,我可就一点把握也没有了。  

  “王葆,你绕得太松了。”  

  准是这么回事,我料得到,郑小登和姚俊准是向大伙儿广播过了,说王葆一方面栽培了好些名贵的花草,一方面又制造了一具道地的电磁起重机,一方面又塑造了一个出色的少年胸像,一方面又──总括一句吧,又还做出了许许多多令人惊异的成绩。大伙儿一听,当然得嚷起来:“真的!敢情他退出了科学小组,一个人去悄悄儿制造了一个!”  

  我一面手拉手地和同学们走进屋子,一面在心里判断着:“可能是这么着:刚才宝葫芦知道了我的意图,就马上凭空现出一个郑大登,一个姚俊,好让他们陪我玩儿,给我解解闷儿。”  

  同志们!你们要知道,我做的这个零件,是我们全部工程里面最重要的一部分,在科学上叫做电磁铁:起重机要吸起铁东西来,就全靠它。  

  (“真的,真的,”我心里回答。“你们可以来参观参观,欢迎得很,欢迎得很。”)  

  这当然是很好的事。可是这两个专门给我解闷的人,也给我添了很大的麻烦。  

  同志们,你们要知道,我做的这一份工作可实在不简单。  

  “那,咱们找他谈谈会,好不好?问问他花儿怎么栽的,那些个东西是怎么做出来的。”  

  这都只怪他们太好奇。郑小登一瞧见那些花草,就问是哪儿来的,是不是我栽的,我还没来得及回答呢,姚俊可就看上了那一架电磁起重机,老是缠着我,无论如何要请我报告一下这是怎么样做成功的。  

  我得把二十八号的漆包线绕到一个木轴儿上面去,又要绕得紧,又要绕得齐。假如让女孩儿来做这样的工作,那就再合适不过了。而我呢,恰巧不是个女孩儿。问题就在这里。  

  (“甭,甭,甭,”我心里回答。“我可不在家,我有事得出去。回见,回见!”)  

  “瞧,这不是来了!”我暗地埋怨着宝葫芦,“我说了吧?”  

  可是苏鸣凤简直看不到这个问题。你瞧,人家做得非常费劲,闹得汗珠儿都打鼻尖上冒出来了,苏鸣凤可还一个劲儿提意见,不是这样就是那样。  

  我一转身就钻进了一条胡同,很快地又往北拐了一个弯。我边走边四面看看,生怕又遇见什么同学,比如说姚俊……  

  突然──可真快极了──我感觉到手里有了一张纸,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字。一看:嗯,有办法!这虽然是一篇没头没脑的东西,可是正论到了我眼下就要解答的一个问题。你瞧:  

  我动了火:“这么做也不行,那么做也不行──你做!”  

  刚这么一想,我就不得不赶紧停住了步子:因为我猛然发现前面有三个人,一瞧背影就知道──可不,恰恰就是姚俊!还有一个是萧泯生,还有一位是我们的中队辅导员。……于是我连忙向后转。  

  同志们!你们想要知道我的这件东西是怎样制造成功的么?我很愿意把我个人所体会到的向你们报告,供你们在工作中做一个参考。我的看法不一定正确,请同学们多多批评,多提宝贵的意见。  

  苏鸣凤说:“好,我来绕。你去做绞盘上的摇柄吧。”  

  同志们!我跟你们老实说了吧,这想什么就有什么──当然是我这号特殊人才会有的特殊幸福──有时候可也闹得人实在不方便。例如现在,我就得随时警惕着,无论走在路上,无论跑进什么店里,我总得小心地四面瞧瞧,一面还得努力约束我自己:“可千万别去想你的好朋友了。”  

  同志们!我是怎样制造成功的呢?我是克服了无数困难才制造成功的。在工作过程中总会遇到许多大大小小的困难。根据我个人的经验:你能克服它们,结果是成功;如果你不能克服它们,结果就不是成功,相反地是不成功。我也不能例外。那么我是怎样克服困难的呢?  

  这个绞盘上的摇柄──可再重要不过了。只有等我把摇柄做好安上去之后,你才能转动绞盘,使起重臂举起来。要不然,就不能算是一个起重机。所以我也很乐意做。我很愿意对这整个工程有这么重要的贡献。  

  我就这么逛了很久,走了很多路。好在我不怕肚子饿,我手上反正随时可以有我想要吃的东西。我还可以随便到什么吃食店里去吃东西,自然而然有钱让我付账。倒实在挺方便。  

  这是有个过程的。根据我个人的经验:做任何事情都得有个过程。我也不能例外。起先,我也犯过错误:我遇到困难就有点害怕,没有信心,怕自己克服不了。可是后来,我忽然想起我是一个少先队员(报告人注意:如果你还不是少先队员,你就说我是一个新中国的少年),难道可以对困难低头么?  

  可是忽然──苏鸣凤嚷了起来:“不对,王葆!你把它弄成‘之’字形了。这两处都得折成直角才成。”  

  可是我吃着吃着,忽然又想到了那个老问题:“这是不是真的?”  

  不,不!相反,我要克服它!  

  等到我把它一矫正,苏鸣凤又来了:“这成了钝角了,不行!”  

  这碗馄饨也许就不是什么实实在在的馄饨,只不过是……  

  就是因为我想到自己是个少先队员,革命的热情支持着我,这样,经过无数次的试验,经过无数次的失败,我终于克服了困难,就把这个东西做成了。同志们!我就是这样把这件东西制造成功的。  

  “怎么又不行?”  

  我打了个寒噤。想起来真有点儿可怕:这吃了也等于不吃,吃不吃都一个样了?  

  由此可见,以前我所以不能克服困难,是因为我记性不好,以致记不起我自己是谁,记不起我已经入了队。从而,革命的热情也就不肯跑来支持我。但是后来,有一天,我忽然一低头,一眼瞧见了我的红领巾,我忽然恢复了记忆力,猛地记起了我自己是谁,记起了我是一个少先队员了。从而革命的热情也就乐意跑来支持我了,我就有了克服困难的勇气,从而我克服了困难,制成了这件东西。  

  “这么着没有用处,摇不起来。”  

  那怎么行!  

  由此可见,我所以能制成了电磁起重机,是和队的教育分不开的。从而……这就是我的宝贝给我准备的报告稿子。  

  “你怎么知道它摇不起来?”  

  “我偏要吃,偏要吃!”我大声说,好像对谁提抗议似的,“我还得吃苹果哩!待会儿我还喝杏仁茶去。”  

  可惜这里不是一个大会场。要不然,我跑上台去一字不差地这么朗诵一遍,那可再合适也没有。现在呢──  

  有人插嘴:“这实在不像个摇柄,倒像一个人──站在游泳池边刚要往下跳的姿势。”  

  我拿起一只苹果来咬下了一大口,用心用意的嚼着──嗯,又甜,又香,又脆得嘎迸嘎迸的。这难道是个假苹果?……去你的吧!  

  现在我可只有两个听众。是不是也值得那么做大报告?  

  这真有点儿像。大家笑了起来。我把东西往地下一扔:“嗯,还兴讽刺人呢!我不干了,我退出!”  

  “真是!再别想这个问题了吧。这世界上的一切东西是不是幻变出来的呀,是不是假的呀──老这么考虑,老这么研究,可就会消化不良了。这一门学问才倒胃口呢。”  

  可是姚俊还是一个劲儿盯着问,我也就考虑不了那么多了。我非讲几句话不可。  

  我狠狠地把地上的东西顺脚一踢,就往外跑。  

  我一口气啃完了两个,站住一会儿,把刚才吃东西的真实性好好儿体会了一下,心里可就完全踏实了。我打了一个嗝儿,懒洋洋地又踱起来。  

  唔,我可以不摆出做报告的姿势来,只要照着这个报告的内容谈谈就行:内容总该是这个样儿的,反正。  

  苏鸣凤追了出来:“王葆,王葆!”  

  “可是几点钟了,现在?”我自问自。  

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  于是我就这么办。“你们想要知道我的这件东西是怎样制造成功的么?我很愿意──”这样那样的,照念。  

  “别理我!”  

  忽然我听见我后面有哈哈的笑声。我回头一瞧,就瞧见两个孩子手挽手地走着,大概是讲故事讲到有趣的地方了。我也不知不觉跟着笑了一笑。可是他们没注意我,只顾边说边往前走了。我只有我的影子还跟着我。  

  可是同学们忽然打我的岔,叫起来:“王葆你怎么了!”  

  “王葆,别这样!你这是什么态度?”  

  “唉,我真想有个伴儿,真想有个伴儿,”我嘘了两口气,“可是找谁呢?”  

  “什么‘怎么了’?”我停止了讲话,抬起脸来向。我这才发现他俩都睁大了眼睛盯着我,仿佛不知道我是谁似的。  

  “噢,就是你的态度好!好极了,可了不得!等着《中国少年报》登你的照片吧!”  

  我耷拉着脑袋想着,可就猛不防和一个人撞了一下,把我手里的一包核桃糖洒落了一地,还有一袋花红也掉得七零八落。  

  “你叨咕些什么?你跟谁讲话?”  

  “王葆,你这么着,可不会有人同意你……”  

  “噢哟,是王葆!……对不起!”  

  “咦,不是你们让我给解答这个问题么?”  

  “我不稀罕你们的同意!”──我头也不回地走,眼泪简直要冒出来了。  

  “是谁?”我气忿忿地一抬头,不觉叫了起来:“呵,杨拴儿!”

  “你到底是在这儿说正经话,还是装洋相?”姚俊全神贯注地观察着我的脸。  

  苏鸣凤准会追上我,劝我回去。……可是别的同学都拦住了他,“让他走,让他走!”  

  “这是什么?”郑小登发现了我手里的东西。他一把抢了过去,这才恍然大悟:“噢,你还准备做报告呢!”  

  这么着我就更生气。  

  这么着,同学们就对我没有什么意见了。姚俊只是说:“你要是早告诉我们你是演习,我们也就不奇怪了。这个报告倒挺不错的,不是么,郑小登?写得挺合规矩的。”  

  “好,你们全都不讲友谊!……拉倒!”  

  “对,大家听了准得鼓掌。”  

永利棋牌游戏,  我回家发了一会儿闷,我想再回到学校去,瞧瞧他们做得怎么样了,可是……那怪别扭的。后来我对自己说:“得了吧,什么电磁起重机!──不过是个玩具,有什么了不起的!”  

  “鼓掌可算不了什么,”姚俊说,“反正只要有人上了台,在台上那么张了张嘴,你也得鼓掌──你爱听也好,不爱听也好,都一样。要不然,别人就得说咱们学生太没礼貌了。……可是王葆的这个报告倒的确不坏,挺解决问题的,也挺有思想。可是──可是──”姚俊这时候又转过脸来研究我了,“呃,王葆,可是你的这个电磁起重机究竟是怎么做成的,啊?王葆,啊?你照平常你真正说话那么样说给我听吧,别演习了。”  

  这么想来想去,就想到了宝葫芦。我当然从宝葫芦联系到电磁起重机,然后又联系到别的许多许多问题。这些问题我现在不讲了,要不然三天三夜也讲不完。并且,后来我究竟想了些什么,连我自己也不知道了,因为我瞌睡上来了。  

  这回可轮到我来睁着眼睛瞧他了。我心里直犯疑:“这姚俊到底是不是个真的人?怎么那么蘑菇?”

  睡呀睡的,忽然听见一声叫:“王葆,钓鱼去!”  

  “谁呀?”  

  “快来,快来!”  

  我这才记起,仿佛的确有同学们约我今天去钓鱼。你瞧,连鱼饵都准备停当了,在桌上搁着呢。我就赶紧拿起钓具,拎着一只小铁桶,追了出去。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儿童文学,转载请注明出处:宝葫芦的秘密: 二十五

关键词: 永利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