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棋牌游戏_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

热门关键词: 永利棋牌游戏,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
当前位置:永利 > 经典小说 > 第五部分 融化 第232节 跪在那儿 最后一颗子弹留

第五部分 融化 第232节 跪在那儿 最后一颗子弹留

文章作者:经典小说 上传时间:2019-07-22

“去哪儿玩啊?”我问你。“没想好!”你干脆的说。“游乐场?”“我小孩儿啊?”我想想:“打保龄球?”“没劲,有点创意好不好?”你就说。我想想,开车。“去哪儿啊?”你这时候没那么热了,就把扇子一丢,问我。我就笑。我把车一下子开上大路。“去哪儿啊?”你有点害怕了,“不说我就下去了啊!”“那么紧张干什么?”我说。“到底去哪儿啊?”“上山,当狼!”我就笑。你就喷了:“就你啊?野猪差不多,还狼呢!”我就开车带着你出城,上山。你还是喜欢唱歌,就合着我的CD里面放着的甲克虫乐队的音乐哼唱着。我一路上自然少不了跟你眉来眼去。你心情愉悦居然肯跟我眉来眼去。——我再告诉大家一个心得,开车出城上山,那种城市里面难得一见的自然的美丽葱绿,会给美眉一种莫名的愉悦——距离一下子就能拉近很多。信不信由你们,反正我是这么作的。我开车在盘山公路上转。你就佷开心一路哼唱,看着难得一见的拖拉机老牛兴奋的不行不行的。——逗美眉开心真的是不需要花什么银子的。当然,你们要非跟那些就是喜欢银子的美眉叫劲我就没办法了。我也拿那种美眉没办法,这是实话实说。——然后就过了一辆军卡。又过了一辆。我的脸色就渐渐的变了。细密的雨点飘洒在我的车窗前,雨刷吱吱的来回刷着。我无声,脸色阴翳。你无声,脸色诧异。只有小雨的沙沙,雨刷的吱吱。然后,就是约翰·兰农的《昨天》——我现在鹰语真的退化佷快,这么简单的单词我真的想了半天,还拿不准对不对,就只能写汉语了。我就那么开车在雨中默默的前行。我开车到了一个很高的盘山公路的转弯处,把车停在路边。当时这条路上一辆车都没有,什么车什么人都没有佷安静。“干吗啊?”你问。我不说话,下车。我跑到路边,在细密的小雨冲击下对着远处雾色缭绕的群山撕裂自己的声带:“啊——”我的声音就那么嘶哑犹如狼嚎。——犹如我18岁的时候,演习刚刚结束在直升机上的狼嚎一样。我用尽了所有的肺活量,甚至是把腰都弯下来了。然后都跪下了跪在被雨水打湿的柏油公路边的红土地上。然后放声大哭,哭着喊:“一——二——三——四——……”声音显得无助,孤单,没有力量——虽然我知道我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但是毕竟我是孤单的。然后再哭,再喊。“一——二——三——四……”然后再哭再喊。——我不是个控制不住自己的人。但是我是个敏感的人,现在也是——如果我不是敏感的人,我不会在这里自己窝了一个多月吭哧吭哧写这么个小说的。很多诱因都会诱发我的敏感的神经。那个野战军的车队就是。——我不去想往事,我真的不去想往事,我敢保证我当时脑子里面什么都没有,真的。绝对的一片空白。不然这么多年我怎么活下来的呢?但是我当时就是想喊就是想哭。不然我真的不能发泄。我就是想发泄——只是被你看见了。

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永利棋牌游戏,我脑子什么都没有想就是跪在那儿哭啊喊啊。脑子里面,真的是一片空白。我非常会控制自己,不然这么多年我还能活在这个社会里面吗?就是一种发泄而已。你被吓傻了,你真的被吓傻了。你不知道我怎么了——这个黑厮怎么了?!疯了?!我大哭着喊着部队的各种番号但是脑子里面真的是什么都没有想。控制,我真的非常会控制自己。你现在知道了我过去的这些事情,你说我不会控制自己还能活吗?!你吓傻了绝对的吓傻了。就那么坐在车上傻傻的看着我。——一个这样的黑厮这样撕心裂肺的大哭大喊,是谁看了都会触目惊心的。何况你一个未懂人事的小毛丫头?我对着群山大哭大喊。撕心裂肺绝对的撕心裂肺。我喊累了嗓子喊哑了但是还是在哭鼻涕眼泪一起流。心口疼,当时是真疼。但是脑子里面绝对的是一片空白。然后,我就感觉到冰凉的小雨中,一只手轻轻的拍拍我。“嗨!”你小心的在我身后喊。“你没事吧?”你小心的不能再小心的问。我闭上眼睛眼泪无声的合着雨水滑落。“咱们回去吧?我不想玩了。”你还是小心的不能再小心的说。我突然一下子转过来但是还是跪着把你紧紧的抱在怀里嚎啕大哭,我其实自己也不知道在哭什么就是想哭。你当时是后退了一步的,你确实害怕了。但是你怎么可能有我的速度快呢?快、准、狠是什么?你现在知道了?我把头埋在你的腰间嚎啕大哭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我想是真的需要一个怀抱想好好的哭一场,就是这样。你是吓傻了脸都吓白了举着双手不敢动。我不管不顾就是哭着。我把你抱着抱的紧紧的你根本就不敢动。半天你才小心的说了一句话是倒吸冷气说的:“你轻点成吗?你弄疼我了!”我知道我抱你抱的太紧了。你不敢说但是后来是真的忍不住了。我抬起头在小雨中仰面看着你。你真的佷象小影真的很像很像我在那一瞬间看到的真的是小影——真的,在那个瞬间我脑子没有小影的名字但是下意识我知道这就是我最爱的女孩她后来离开我了——但是怎么离开的我是真的记不起来了,因为我这么多年都习惯强迫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一去想就下意识的压制自己。你傻傻的举着两只手呆呆的看着我:“小庄哥哥,咱们回去好吗?”你知道吗?你说话的声音真的跟她一摸一样你们真的简直就是一个人,真的——我不骗你,你在电话里面小心问我能不能把小影的照片传给你,我当时没有说但是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你去照照镜子,把自己的长发甩在脑海戴上那个蓝色棒球帽——就是小影了。真的,我不骗你。电话里面不说是我不敢说,一个是怕你生气,一个是自己的心口会疼因为我刚刚写完小影睡去的那个段落。你照镜子看到的,就是小影。你们其实,真的是老天安排到这个世界上的一个人。只是在不同的时间都让我碰见了。——所以,你一说话我就下意识的站起来紧紧的抱住你把你抱在我的怀里——我真的不是想起来什么只是下意识的抱紧你,把你抱的紧紧的。你傻了但是话还没有说出来就真的是说不出来了。因为我紧接着就是吻你。我的鼻涕眼泪合着小雨流了你一脸。你傻傻的睁大眼真的是傻了。——你的初吻就是被我这么夺去了。你傻了不知道怎么办但是推我也推不开——你怎么可能有我的力气大呢?你就咬我但是你觉得我怕疼吗?我松开你是因为我自己也喘不过来气了。

多年以后,小庄再次看见了兵车行。那熟悉的场景熟悉的装束,让他陷入往事不能自拔。小庄木然地开着车。雨已经停了,但雨刷还在刷着,丫头在旁边诧异地看着他。她回头看看前面,尖叫:“危险——”小庄下意识地踩下刹车。吱——切诺基在悬崖边沿拖着尖锐的声音急停。小庄出了一头冷汗。丫头脸色苍白地看着他:“小庄哥哥,你怎么了?”小庄木然地抬起头,看着群山,他突然下车,丫头急忙跟着下车。小庄跑到路边,对着远处雾色缭绕的群山撕裂自己的声带:“啊!——”他用尽了所有的肺活量,甚至把腰都弯下来了。丫头抱着米老鼠惊讶地看着。小庄跪下了,他跪在被雨水打湿的柏油公路边的红土地上,然后放声大哭,哭声显得无助而孤单。空中响起一阵雷声。雨点又慢慢落了下来。丫头轻轻地拍拍他:“嗨!你没事吧?”小庄不回头,闭上眼睛眼泪无声地滑落。“咱们回去吧?我不想玩了。”小庄突然一下子转过来,把丫头紧紧地抱在怀里嚎啕大哭。丫头不敢动,半天才小心地说:“你轻点成吗?你弄疼我了!”小庄还是哭着。丫头傻傻地举着米老鼠呆呆地:“小庄哥哥,咱们回去好吗?”小庄突然站起来,紧紧地抓住她,他看着她的脸,唰——他看见武警下士小影说:“长本事了——你敢拿枪对着我——”小庄一下子吻上去。丫头拼命推开他:“小庄哥哥,你别这样,你别这样!”米老鼠掉在了地上,都是泥泞。啪!一个响亮的耳光摔在小庄脸上。丫头哭喊着:“小庄哥哥,你不能这样对我!”进入疯狂状态的小庄又一把抱住她,继续吻。丫头哭着推开他:“够了!你还想怎么样?!”小庄流着眼泪看着她,丫头脸上都是泪水和雨水,她哭着大喊:“你不就想耍流氓吗?”她啪的撕开外衣,哭着大喊,“我也打不过你!我也喊不来人!你不就是想耍流氓吗?那你当初救我干什么啊?来啊!我怕你了!我都听你的!我不告你!只求你别杀我!我才19岁!让我活下去!我想我妈妈了……”丫头哭着大喊:“来啊!你还装什么啊?只求你不要杀我!我不会告你的!只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好不好啊?我怕死,我怕死——我承认我怕死,如果不是你们救了我,我都活不到今天——”小庄呆呆看着她。丫头蹲下哭着:“妈妈——我怕——”米老鼠在地面上,淋着雨水。空中一道闪电。唰——小庄看见七岁的丫头坐在餐厅的柜台上,哭喊着:“妈妈——我怕——”唰——队员们冲进快餐厅……唰——队员们举着米老鼠在跳菜鸟舞……唰——丫头开心地哈哈大笑……小庄摇晃脑袋,地上的米老鼠已经很脏了。丫头委屈地哭着:“你不会杀我的对不对?你们不会杀好人的对不对?不要杀我,我才19岁……小庄傻了半天,他稳定住自己,蹲下看着哭泣的丫头:“你……是那个丫头?”丫头哭着点头。小庄傻了。丫头委屈地哭着。小庄伸出手。她吓坏了,下意识地躲开小庄的手,但还是被小庄拉住了,她颤抖着自己的身体站起来,抱着自己被撕坏的衣服努力地在哭泣的脸上挤出笑:“小庄哥哥,我都听你的,只求你不要杀我好吗?我才19岁,我想我妈妈,想我爸爸……我死了他们会伤心的,求求你了,别杀我,我都听你的……”小庄过去拉她:“上车。”丫头就走向车,先走到前面副驾驶的门边,接着觉得不对,又可怜巴巴地走到后边车门边挤出一点笑:“不要杀我啊?”“上车吧。”丫头赶紧上车,不敢关后车门。小庄捡起米老鼠走过去,丫头躲在里面,抱着自己的前胸挤出几点笑:“不杀丫头好吗?丫头都听你的?”小庄哆嗦着手,把米老鼠递给她。丫头接过来,也顾不上脏,立即抱在怀里。小庄低头,把门甩上,他走到前面上车,开车。小庄开着车,头都不敢回。丫头在后面抱着泥泞的米老鼠小心地问:“去哪儿啊?”“你家。”小庄说,“送你回家。”丫头很意外,在后面如释重负地哭出来,她哭了一会儿,抬眼看小庄:“我打个电话行吗?”“打吧。”小庄内疚地说。丫头拿起电话,拨了个号码:“喂……姐……”她哭了出来。迪厅里,邵胖子还在乱舞。录音小妹拿着电话:“怎么了?我听不清楚——你等等啊!”她说着就出去了。丫头哭着:“姐……我不敢回家……”录音小妹来到迪厅外:“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你哭什么啊?”丫头哭着,说不出话。“怎么回事啊?你在哪儿呢?”“姐……你在哪儿,我去找你吧……”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经典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五部分 融化 第232节 跪在那儿 最后一颗子弹留

关键词: 永利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