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棋牌游戏_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

热门关键词: 永利棋牌游戏,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
当前位置:永利 > 经典小说 > 两颗雨花石(续8)

两颗雨花石(续8)

文章作者:经典小说 上传时间:2019-08-13

(续8)玉荷看着阿西的笔在纸上哗哗地流过,她觉得阿西不但面对的是历史,更多的是面对着现在和将来,所以,他才是那么沉重。在她的心目中,那个好打不平、聪明而正直的阿西哥长大了,变成了一个伟岸而深沉的男子汉。她喜欢他少年的机灵,更欣赏他现在的成熟。

“你知道吗?站在废墟上,人的神情会显得异常的庄重,它留给人的思考很多,想起它的过去、现在和将来。我以为我们在废墟上搭起了茅棚,以后会在这块前人的土地上重建家园的,没想到现在比以前更荒凉……

阿西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又用舒缓的语调接着上面的话题:

“那年,经过好多天的沉思默想之后,我觉得牛角湾虽然荒凉,可我的到来,毕竟给它带来了生气。每当我看到我的茅棚上冒出的缕缕炊烟正在袅袅升起,我就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满足。是啊,在这样一个原始、荒漠的地方,添上了我这么一个大活人,不就增添了许多活力吗?

“人能够正视自己、认识自己是很了不起的事。以前,我也读过李白‘天生我材必有用’的诗句,可站在人群中我觉得自己非常渺小;如今,站在自然里,尽管周围不乏凶禽猛兽,但我觉得比它们高大。

“原始的环境,逼得我过上近乎原始的生活。早上,我赤条条地到山涧提水;中午,我赤裸裸地坐在这块石头上,经受火辣辣的太阳的酷晒,就像这样。”

阿西把上衣脱光,又把长裤退去,还想——

“你,你别再脱了!”玉荷看见他白皙的肉体隆起了块块肌肉,这是男性的美,羞得想看又不敢看,慌忙制止道。

“别担心,没人看见的。”阿西自言自语,仿佛进入以前的境界。

“你胡说,我不是人吗?”玉荷推了阿西一把,把他推回到现实中来。他意识到自己在一个姑娘面前只穿一条短裤,有些难为情,急忙想穿回衣服。玉荷又制止了他,不愿打断他的思路:

“其实,衣服的作用有二,一是防寒,二是遮羞。当二者都不甚重要的时候,衣服也就无关紧要了。牛角湾很少有人来。我这样做,是想体味一下原始人的生活。我感受到人类祖先的生活的确不易。比如晒太阳吧,一个人赤身裸体站在毒日下经受它的煎熬,这种滋味好受吗?肯定不好受!如果稍一犹豫,我可以钻进身后的茅棚或周围的树林里。但我没有那样做。我经受了太阳最严酷的考验,或者说我受到了太阳最庄严的洗礼。那时候我的皮肤晒得多黑,就凭这黑黝黝的皮肤,我就足以向所有的人炫耀,我炼就了我的意志!

“我虽不能像屈原那样饮甘露食玉英,可我也能采山桃吞草莓。那时,漫山遍野都是草莓啊!”

说到这里,阿西有意问玉荷:“饿了吧?”其实,他自己已是饥肠辘辘,而玉荷更甚,只是两囊空空,前不沾村后不着店,何以充饥?见阿西问,唯有点头。阿西叫她稍等,不一会儿,就消失在丛林中。

她不敢相信他在这荒山旷野中能有什么灵丹妙药。但她却相信这几年的林场生活,特别是原始的牛角湾生活,使他更具男子汉气质了。说不清从哪时开始他在她的心目中占据位置的,是初中还是更早?起初是蒙蒙胧胧的,后来越来越清晰,直到有一天他站在她面前的时候,她觉得已经离不开他了。这也许就是人们所说的缘分!为了这份情缘,让她追寻得好苦啊!当她找到的时候,却让她困惑了。因为她的阿西哥,已不是当年林场那个蓬头垢面的毛头小伙,而是一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社会地位的改变是否意味着感情也会改变呢?她想:如果他还在林场该多好,那样我就会义无返顾地投到他的怀抱中了……

想到这,她的脸不由泛起了红晕,哎呀,我胡思乱想什么呀!她急忙用双手蒙住了脸,生怕被人看见似的。偏偏这时阿西回来了,双手捧着梧桐叶包着的东西,看见玉荷这个样子,打趣地问:“害臊啦?”玉荷仿佛被他窥探了心中的秘密似的,脸更红了,一直红到耳根。

“别不好意思了,快吃点东西吧。”他把梧桐叶摊开在石板上,有山桃、野梨、草莓——红的、紫的、黄的莓,乌亮剔透,垂涎欲滴。听说有吃的,她也顾不了害羞,伸手就抓,张口就吞,吃得很“狼”,如风卷残云一般。不一会儿,只剩下几张梧桐叶。吃完了,连打几个饱嗝,笑着说:“没想到如此荒凉的山野,还能吃上这么一顿美美的午餐!”

阿西见她这个样子,非常得意,深有感触地说:“人赤裸裸的来到世上,第一件事就是吃饭,婴儿时是张口等喂;儿童、少年时是伸手等吃;成人了却是要主动觅食。大自然馈赠给人是丰厚的,人只有融入自然,才能生存下去。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那些年,生活的确非常艰难。尽管我们每个月的粮食定额是四十斤,但那是远远不够的,我们在野外作业,没有午饭,劳动的间隙,碰上秋季,我们可以采野果草莓,要不是秋季,我们只好吃生木耳鲜蘑菇,吃鱼腥草……”

“鱼腥草?那气味多难闻啊!”玉荷脱口而出。

“要是什么都没有,我们就用药充饥。”

“药也可以当饭吃?”玉荷大惑不解。

“是的。平时,我们都去医院领几盒银翘解毒丸备着,那时,我们唯一的好处就是享受公费医疗。劳动时,我们都带上几颗,饿了,我们就嚼一嚼,银翘丸里糖份多,吃下去,能补充人的热量。银翘能充饥,这是公开的秘密,谁也不愿捅破这层纸。有一次,‘阿丑’,知道‘阿丑’吗?他竟傻乎乎地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当众宣布:‘银翘也是可以当饭吃的,它的功效和饭没有两样。’大家‘哄’地都笑了起来,这是心照不宣的事,可由‘阿丑’点破,实在有些滑稽。后来,我们再去医院要银翘的时候,医生都问,没有患感冒,要银翘干嘛?”

饥饿是人类的第一敌人,人类要生存,首先就得战胜饥饿。玉荷万万没有想到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竟然还有这么一批“饿鬼”,饿到了用银翘充饥的程度。虽然阿西说得很轻松,让人想起傻乎乎的阿丑不禁捧腹,那可是带泪的笑。

“阿西,你真不容易!”玉荷把头靠在他肩上深情地说。

夕阳西下,残阳把一天最美的光铺在牛角湾,顿时,牛角湾就像镀了金的巨大的牛角。阿西和玉荷手拉着手从“牛角”里走了出来。他俩在“马仔”那里吃了晚饭,仅白菜炒肥肉让他俩吃起来如狼似虎。玉荷说,今天这两餐,是她有生以来吃得最甜的。(待续)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经典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两颗雨花石(续8)

关键词: 永利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