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棋牌游戏_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

热门关键词: 永利棋牌游戏,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
当前位置:永利 > 经典小说 > 第十三章 大唐狄公案·黑狐狸 高罗佩

第十三章 大唐狄公案·黑狐狸 高罗佩

文章作者:经典小说 上传时间:2019-08-25

狄公很早就醒来了。窗外鸟声啁啾,花园里游荡着一层轻薄的晨雾。花叶竹材上都沾着清润的露水。花园后的空场上已有衙卒在那里操演。狄公沏了一盅茶,静坐了半晌,便开始进早膳。早膳毕,他去县行使房领一纸批签,便雇轿自去蓝宝石坊。轿到蓝宝石坊大门停下。狄公递上盖了大红县衙官印的批签。坊里的应局见是官府来人,不敢怠慢,忙将狄公迎入内院。内院转弯处竖着一架汉白玉石屏,上面刻着“百花嬗递春常在”七个蓝底大字。绕过一个花团锦簇、绿草如茵的大花坛,来到一间四面珠帘玉幛的清静小轩。小轩外一带粉墙弯曲,墙下种植夭桃古柳,小轩内炉香袅袅,漆几藤椅,煞是齐整——蓝宝石坊的院主闲常便在这里会客。应局去了一盅茶时,从游廊袅娜走来一个珠光宝气的胖妇人,描画的长眉下,一对星眼间眨不定,松驰的皮肉下垂着,厚厚的嘴唇涂抹得猩红。两个侍婢手捧茶盘上来献茶毕,恭敬立在那胖夫人身后。“老爷,小凤凰的不幸给罗大人增添了许多麻烦,老妇人深表歉意了。烦老爷转话给罗大人,休得为此事挂牵在心,这都是这小狐媚子自生的张致……”“未知院主太太能否告诉下官些小凤凰的身世?”狄公问道。“喔,可以。这小狐媚子原是一个卖菜的老圃的小女儿,上面有了四个姐姐,三年前卖来坊里。她跟随名师善才学歌舞。由于勤奋,聪明,舞跳得很好。但这小狐媚子心太高且倔强,不喜奉迎,故姊妹行里背后多有骂她的。有的说她一张狐狸嘴脸,身上又有臭味,疑心是狐狸精的胎子。”“再问院主太太,这小凤凰平日在坊里有没有一两个深交的,是不是已有了情人?”“她常去南门黑狐祠,说是求那里的女巫学舞曲。我也答应了她。那女巫是个可怜的孤女。不过南门一带野寺荒郊,白日都有狐狸精出没。不知小凤凰这狐媚子结识了些什么野汉子,惹来这一场杀身大祸。老爷,她生性孤僻,除了听我话,很少和姊妹们合得来,坊里也不见有什么朋友,故究竟不是善终。”“黑狐祠的女巫原也是从这里逃出去的?”女院主投来一瞥责怪的目光,说道:“老爷忘了我们蓝宝石坊是官府助立的歌院舞场,不比那等三瓦两舍的烟花行院。那狐狸精与我们蓝宝石坊从无关系!”“听说那女巫的生父原在这金华城里?”“不曾听说过。小凤凰说她是唯一的一个去过黑狐祠的人。”“院主可认识玉兰小姐?”狄公转了话题。那胖夫人已经有点不耐烦了,答道:“认识,认识,白鹭观的道姑谁人不认识!”“昨夜出事时玉兰小姐亦在场,她对小凤凰的不幸尤其哀伤。你可知道玉兰与小凤凰曾经有过何种关系?”。“显然是小凤凰这狐媚子的舞艺吸引了她,听说玉兰小姐也是多才多艺的。猩猩惜猩猩,女子的情分都在这一点上。”“你知道朝廷有什么官员认识小凤凰,近两日来找过她?”“不曾。”“好吧,多谢院主殷勤。小凤凰的死权且瞒住众姐妹一日,等明天衙里开堂。下官告辞了。”’狄公出蓝宝石坊乘轿回到县衙,径来内行书斋找罗应元。罗应元一见狄公,便急急问道。“你去蓝宝石坊得了些什么?”“听那里院主说,除了玉兰谁也不曾去蓝宝石坊私下见过小凤凰。罗相公,今天午后你作如何安排?”“原约定了到这里书斋聚会,评议小弟的诗集。我早渴望我的诗能得到他们的指点拨冗,这是难逢的一个良机,可是……”狄公道:“这个大不妨事,照例举行。我只求罗相公分拨下人员,你的客人有出去衙门的务必派人暗暗盯上,随后汇报于我。”“好吧。左右前程是丢定了,也避不得许多。这个就由小弟暗自委派了,年兄尽管放心。”“还有,此刻就令缉捕去南门布下巡卒、细作,暗中警戒。但见有进出黑狐祠的,不管是谁,一律拘捕一下午我亲自去那里时也可顺便差遣。此刻我就去县学书库,请高师爷随后便到。”

  (上期提要)狄公从神笛刘的口中得知《玉笛谱》确实是本古乐谱,十分失望。他得知“黑狐狸”的身世后,只身闯进了荒岭野林里的黑狐祠,终于了解到了宋一文来金华县的目的,是寻找十八年前谋害他父亲的仇人。就在案情有了新线索的时候,在罗县令的夜宴上,准备跳《黑狐舞》的歌舞妓小凤凰,演出前又突然被人杀害了。
  11
  狄公忙上前扶定玉兰,惊问:“小姐受伤了?”玉兰茫然若失,望着狄公发愣。
  “小凤凰,她……她……她死了。”玉兰的声音几乎轻得听不见。“脖子上开了一个大口,我弄了一手的血!”
  狄公忙高声道:“呵,舞姬出了点事故,来,来,玉兰小姐先到画厅外休息一下,我们去帮帮她的忙。”
  罗应元急冲冲赶出画厅外时,狄公对他耳语:“小凤凰被人杀了!”
  罗应元忙吩咐高师爷:“传我的令下去,衙院里里外外的门户全派人看守,没有命令一个不许放出。你现在扶送玉兰到外厅的耳房里休息,不准任何人去惊动她。”
  罗应元于是引狄公沿着一条狭窄的走廊急走,那走廊尽头便是画厅东厢——小凤凰梳妆的地方。狄公推开了门一看,房里没有人,明亮的灯光照着小凤凰仰卧着的尸体。她还没有穿上舞裙,两条胳膊伸展着,一对惊恐的眼睛向上吊起,直愣愣地望着天花板,细长的脖子和瘦削的双肩满是鲜血。她那张尖吻缩腮的嘴脸,长长的尖鼻子及那两排上下交叉着的小而尖的牙齿,很容易使人想起一只狐狸的面容。
  罗应元突然说:“年兄,你瞧那满是血污的剪子,准是凶器。”说着,弯腰捡起了那柄剪子。
  狄公道:“小凤凰定是正要穿上舞裙时被杀害的,你看她还穿着内衣,跳舞的裙袜全堆在桌上。”
  狄公从桌上拿起宋秀才那册《玉笛谱》轻轻纳入衣袖。这时他的目光落到一扇小门上。他问罗应元:“这扇小门通向哪里?”
  “通到画厅的那幅大挂帘后。”
  狄公点点头。
  狄公回到画厅重新坐下,开言道:“小凤凰不慎被桌上掉下来的一柄剪子戳破了脚,玉兰小姐见了血一时发了慌,此刻已经包扎了正在休息。贵宾们不必介意,舞观赏不成,照例喝酒。”
  “幸好不曾伤了玉兰小姐。我看不到《黑狐曲》并不失望,我们今天聚会主要是为了议论诗道三昧,并不是一味看女人的翩翩舞姿。”邵樊文说道。
  张岚波说:“我早感到似乎有某种不祥。幸好只是刺伤了脚,败了一点雅兴。
  多半是那小凤凰自己大意所致——倘是狐仙动了怒,便恐怕不是戳伤了脚的小事了!”
  “噢,如意师父,听说你的诗越写越短了,还望不吝墨金在罗县令刚才拿来的那幅白练上写上两句,以记今夜之盛。”——邵学士将话题转到了做诗上。
  如意法师放下了手中的酒盅。
  “今天我的酒没有喝够,写大字的兴致上不来。你们不妨与我取张纸来,我当即为罗大人东道主献一首诗。”
  邵樊文笑道:“如意师父酒也喝了不少了,两条腿直打哆嗦,哪能写来大字?
  听说书圣喝酒愈多书法愈见酣练奔逸,而师父则是酒愈喝多,字愈见小。哈哈!来,唤女仆取纸墨笔砚来!”
  一旁伺候的女仆领命忙取来了笔墨纸砚。狄公将一幅五尺长、二尺宽的细纹宣纸在桌上铺了,便磨墨侍候。如意法师莞尔一笑,墨饱笔酣当即写下了两行草书,恰如那长鞭摇闪一般。狄公见那字迹龙蛇盘绕,精神飞动。邵樊文脱口念道:来来去去去来来,心灯明灭天灯在。
  ——如意翁醉笔狄公心中诧异,口中嘿然。命女仆将字条叫人揭裱了日后悬在画厅中央。他隐约感到这两句诗不无悼慰小凤凰的含义,且也有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之意。
  这时高师爷来禀报玉兰小姐头疼欲裂,不能上席了。罗老爷传话他不能陪贵宾”“们痛饮尽欢了,惟望贵宾们明天翠玉崖上偿补了今夜的意外。
  如意法师仰天大笑,撩起袈裟出画厅自回狐狸神殿去了,邵樊文、张岚波自知寡趣,便也讪讪起身拜辞。狄公、高放也不挽留,吩咐奏乐送客。
  狄公送别邵、张两大人,吩咐伺候跟随,便与高放重回到画厅东厢。罗应元瘫软在坐椅上,圆脸拉长了,呆痴的目光望着狄公绝望地说:“年兄,我完了!天作孽,不可活。全完了,这该死的司天台的皇历。”
  12
  狄公忙安慰道:“相公县衙里出了偌大人命案,令人不由启疑,这事去来蹊跷,相公处断须十分谨慎。我看这小凤凰生性孤高,恃才傲物,生前拒绝过许多男子,莫非有夙怨之人乘今夜宴会之际下了毒手。那人从画厅挂帘后的小门摸进这东厢。”
  罗应元长长吁了一口气,神色诡秘地说:“狄年兄难道还看不出玉兰小姐耍的把戏。你可能还不十分了解她这个人,她有虐命害物的兴趣,也亲手杀过人。再说诗人不少是幻想狂,需要生活的波澜飞瀑激岩,轰轰烈烈。现在可坑害了我,我在她的押解文牒上画签了字,我通融官差开释她为是仰慕她的诗名,借来增色我们今夜的宴会。谁知她竟又在我的衙里做出这一番大勾当。倘若被刑部问破,小弟丢了前程事小,只恐怕这头也要被劈去了。”说着不由纷纷堕下两行眼泪。
  狄公紧锁双眉,他也感到事态严重。他问罗应元:“那玉兰小姐说了些什么没有?”
  “她说她一走进东厢时便发现小凤凰躺在血泊里了,她自己一时也吓昏了。咳!此刻她竟在我太太的房里哈哈大笑哩,保不定真的会疯。”
  “你问过玉兰没有,小凤凰可能被谁人所害?”狄公又问。
  “玉兰小姐起先曾说过,小凤凰是一个贞洁的处子。许多下流的男子动过她的念头,但都无奈。小姐说很可能便是一个歹徒无赖闯进了这东厢,杀死了这可怜的小凤凰,忤作验了尸说,这杀人的事就发生在放焰火之时,画厅、花园都熄了灯火。我与高放已将今夜在画厅、花园各处伺候的一应杂役、丫环甚而乐工、厨司都遍问了,且又吩咐关闭了衙院的所有门户,想来这凶手真的插翅飞走不成?再说放焰火时间并不长,那凶手除非很熟悉这画厅前后的走廊门户,否则他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干得如此干净利落,又只身逃出了衙院。故我疑心是玉兰做下的手脚,那天她带小凤凰来见我,我便感到她俩间有某种不妙的瓜葛。”
  “罗相公,恕我狂言一句,这凶手的嫌疑会不会出在今夜相公的贵宾里?”
  罗应元蓦地一惊,跳了起来:“年兄莫不是喝醉酒了?”
  “罗相公,我们还是来忆一忆看焰火时的情景。我们站在高台上时,我记得玉兰正站在我俩之间,是吗?再前面是高师爷。邵、张两人及如意法师都站在我们身后。焰火开始时我看见邵大人挤在我前面,焰火散了时,我见他正在我的身边。你看见过张大人和如意法师吗?”
  “张大人一直站在我身后,我记得我不时回过头去同他一起赞美这焰火制作的美。如意法师虽不曾看得真切,但也几回听得他的喝彩声。画厅前后并不曾见有人奔窜,年兄怀疑我的贵宾,看来未免太鲁莽了点吧!事实是今夜我的三位贵宾放焰火时都一直在场。”
  “罗相公判断客人放焰火时始终在场不免过早。当时人人只顾了看焰火,就是有人半途退下杀了人再回上高台,你又如何得知?画厅里外一片漆黑,谁又预先存了个提防之心。恕我再问一声,罗相公,你对邵、张两大人及如意法师的了解如何?”
  “年兄当然知道与朝廷里的大人物打交道是如何一回事。不过邵、张两位大人究竟是仕官出身,我们谈的又无非是诗文之道,当然也涉及棋琴书画和古玩宝物的鉴赏。至于他们真正的为人品性自然是知道不多的。但两位大人既是朝廷高官,都是圣人诗书薰沐,焉得会做了杀人的凶犯?只是如意法师,此人言词清狂,且来历蹊跷,行迹诡秘。本是释门弟子却是不喜颂经、念佛、办道、参禅专一舞文弄墨,又爱谶纬阴阳,识许多巫术邪道、六壬甲课;又常非议三教中人,行止很是古怪。
  但不曾闻得有什么不轨之举。”
  “罗相公之言甚是。那如意法师宴会上还题了两句诗。那诗意也恁的玄妙,寄义遥远,不易看破。不过,我们审理刑案切不能只看了表面之情景,还须深入内里,探其骨髓心肝。总之,这几位贵宾都避不了嫌疑。要紧的是细细查一查这杀人的动机何在。我们得先去蓝宝石坊弄清小凤凰的情况,她都与哪些姊妹行来往,有没有情人。客人们到金华都有一两天了,很可能他们今夜见到小凤凰之前,已经有过接触,或原来便是相识。出蓝宝石坊回衙时顺路去县学书库查看一下宋秀才在那里翻阅的究竟是哪些材料,有关甲戌年的案卷都要翻阅一遍。”
  “我的天!宋秀才——他的案子还未了呢!两起杀人命案,真是大吉利市啊!”罗应元几乎要哭出声来,“年兄,我听高放说孟菽斋是个知书达礼的人,不曾有过不轨行为,也不闻听有什么丑闻。”
  “我也相信孟菽斋不会杀人。我曾有过这样的念头,就是宋一文与孟菽斋的女儿有私情,听侍婢讲,孟菽斋的女儿常为宋秀才吹笛而感伤流泪。不过,我现在已经查明宋一文的情人还是朱红,即黑狐祠的那个孤女。宋一文已经替她买了金银丝双雀发夹之类的礼品。我们原不是想要小凤凰讲一讲朱红父亲的容貌吗?他们俩在进出黑狐祠时曾打过照面。朱红的父亲仍然住在金华。我明天还得去一次黑狐祠,将朱红接来县衙里住。你先安排下一处僻静宅子,暂且瞒住众人的耳目。噢,想起来了,如意法师挂锡的敏悟寺正就在黑狐祠前不远,法师对狐狸的奇怪态度很令人感到扑朔迷离。我疑心他早见到过小凤凰,也认识朱红。他今夜在宴会上题的那两句诗,虽一时训释不了,但隐约透出消息,他已经知道小凤凰已死,并预示她的案子会有昭雪的一天。顺便问一声罗相公,明天要去翠玉崖排野宴,却不知这翠玉崖在哪里?”
  罗应元答道:“这翠玉崖在城北的双龙山上,崖上好大一片松林,崖壁下有一个朝真古洞。因为山高云重,常有仙人出没,端的是处风景名山。山下的峡谷还奔腾着几道清澈的溪泉。时值中秋,黄花初绽,金桂飘香,枫叶染丹,在那里排下赏月之宴,乃真是第一等的赏心乐事。若不是这倒霉的两起杀人案子,我们真可以对酒当歌,尽欢尽醉一夜的哩。唉,魏武的诗可是说上了:‘我有嘉宾,鼓瑟吹笙。
  明明如月,何时可掇?忧从中来,不可断绝,——想到此又怎不令人心绪丧颓,喟叹频频?”
  狄公忙用话扯开了罗应元止遏不住的忧思:“罗相公,时辰不早了,谯楼已打二更,我这就想就寝去了。罗相公也该好好休息一夜,养养神思再应对这困境。”
  狄公拜辞了罗应元,回到自己馆舍。
  13
  狄公很早就醒来了。窗外鸟声啁啾,花园里游荡着一层轻薄的晨雾,花叶竹树上都沾着清润的露水。花园后的空场上已有衙卒在那里上操。狄公沏了一盅茶,静坐了半晌,便开始进早膳。早膳毕,他去县衙值房领了一纸批签便雇轿自去蓝宝石坊。
  轿到蓝宝石坊大门停下,狄公递上盖了大红县衙官印的批签。坊里的应局见是官府来人,不敢怠慢,忙将狄公迎入内院。内院转弯处竖着一架汉白玉石屏,上面刻着“百花嬗递春常在”七个蓝底大字。绕过一个花团锦簇、绿草如茵的大花坛,来到一间四面珠帘玉障的清静小轩。小轩外一带粉墙弯曲,墙下种植夭桃古柳,小轩内炉香袅袅,漆几藤椅,煞是齐整。——蓝宝石坊的院主间常便在这里会客。
  应局去了一盅茶时,从游廊袅娜走来一个珠光宝气的胖妇人,描画的长眉下,”“一对星眼闪眨不定,松弛的皮肉下垂着,厚厚的嘴唇涂抹得猩红。两个侍婢手捧茶盘上来献茶毕,恭敬立在那胖妇人身后。
  “老爷,小凤凰的不幸给罗大人增添了许多麻烦,老妇人深表歉意了。烦老爷转话给罗大人,休得为此事挂牵在心,这都是这小狐媚子自生的张致……”“未知院主太太能否告诉下官些小凤凰的身世?”狄公启问。
  “喔,可以,这小狐媚子原是一个卖菜的老圃的小女儿,上面有了四个姐姐,三年前卖来坊里。她跟随名师善才学歌舞,由于勤奋、聪明,舞跳得很好。但这小狐媚子心太高,且倔强,不喜奉迎,故姊妹行里多有背后骂她的。有的说她一张狐狸嘴脸,身上又有臭味,疑心是狐狸精的胎子。”
  “再问院主太太,这小凤凰平日在坊里有没有一两个深交的,是不是已有了情人?”
  “她常去南门黑狐祠,说是跟那里的女巫学舞曲。我也答应她。那女巫是个可怜的孤女。不过南门一带野寺荒郊,白日都有狐狸精出没。不知小凤凰这狐媚子结识了些什么野汉子,惹来这一场杀身大祸。老爷,她生性孤僻,除了听我的话很少和姊妹们和合得来,坊里也不见有什么朋友,故究竟不得善终。”
  “黑狐祠的女巫原也是这里逃出去的?”
  女院主投来一瞥责怪的眼光,说道:“老爷忘了我们蓝宝石坊是官府助立的歌院舞场,不比那等三瓦两舍的烟花行院。那狐狸精与我们蓝宝石坊从无关系!”
  “听说那女巫的生父原在这金华城里?”
  “不曾听说过。小凤凰说她是唯一的一个去过黑狐祠的人。”
  “院主可认识玉兰小姐?”狄公转了话题。
  那胖妇人已经有点不耐烦了,答道:“认识,认识,白鹭观的道姑谁人不认识?”
  “昨夜出事时玉兰小姐亦在场,她对小凤凰的不幸尤其哀伤。你可知道玉兰与小凤凰曾经有过何种关系?”
  “显然是小凤凰这狐媚子的舞艺吸引了她,听说玉兰小姐也是多才多艺的。猩猩惜猩猩,女子的情分都在这一点上。”
  “你知道朝廷有什么官员认识小凤凰,近两日来找过她。”
  “不曾。”
  “好吧,多谢院主殷勤。小风凰的死权且瞒住众姐妹一日,等明天衙里开堂。
  下官告辞了。”
  狄公出蓝宝石坊乘轿回到县衙,径来内衙书斋找罗应元。
  罗应元一见狄公便急急问道:“你去蓝宝石坊访得了些什么?”
  “听那里院主说,除了玉兰谁也不曾去蓝宝石坊私下见过小凤凰。罗相公,今天午后你作如何安排?”
  “原约定了到这里书斋聚会,评议小弟的诗集。我早渴望我的诗能得到他们的指点拨冗,这是难逢的一个良机,可是……”狄公道:“这个大不妨事,照例举行。我只求罗相公分拨下人员,你的客人有出去衙门的务必委派人暗暗盯上,随后汇报于我。”
  “好吧。左右前程是丢定了,也避嫌不得许多。这个就由小弟暗自委派了,年兄尽管放心。”
  “还有,此刻就令缉捕去南门布下巡卒、细作,暗中警戒。但见有进出黑狐祠的,不管是谁,一律拘捕。下午我亲自去那里时也可顺便差遣,此刻我就去县学书库,请高师爷随后便到。”
  14
  狄公来到县学书库,见那储存史料档案的书架齐齐正正,分门别类列了名目,编了干支年月,甚有条理,不觉大喜。书库隅角安下一条长桌,桌上一个老馆吏正埋头在编类图志。过了一会,高师爷也赶到了。
  高师爷禀道:“狄老爷,不知你要查阅哪一类目的资料,军事、刑律、食货、方舆、儒林、文学、释道一一都按类目编了年月干支,寻查甚是方便。”
  “高先生,我听说这金华府积压了一桩甲戌年的悬案,我只想看看那个悬案的宗卷。”
  “狄老爷,甲戌年九太子谋逆,那最是臭名昭著的一年。不过我未听说什么悬案积压。喂,老裘,你记得甲戌年曾有悬案压下么?”
  那两鬓斑皤的老馆吏转过脸来,眯起眼睛想了半晌,说道:“卑职也不曾听见有悬案压下。那一年,记得有个莫德龄将军追随九太子,后来被朝廷钦差正了法。
  听说有点冤枉,但却是一个铁案,并不曾悬挂。”
  狄公道:“那莫德龄将军参与了谋反,是九太子的一个党羽,他的案卷在哪一档里?”
永利棋牌游戏,  “回老爷,牵涉九太子谋逆的案卷都在这书架第五层靠右放着的那只大红箱里。箱旁堆放的那些宗卷都是同年发生的其他案子。”老馆吏答道。
  “好,高先生,我们来把那大红箱和旁边的卷宗全搬到这长桌上。”狄公说。
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  老馆吏忙接应,搭上了木梯子,高师爷爬了上去,将大红箱及箱边的宗卷一件一件全抱了下来。狄公一看,心中着慌,这长长一排案卷,看来不是半日一日能念得完的,狄公突然想起什么,又问老馆吏:“有个宋秀才天天来这里阅读案卷吗?”
  “嘿,是的。他是一个读书非常认真的后生。他什么都看,连两百年前这里灾民造反的材料他都有兴趣,这些案卷他也都一一翻过了。只不知这后生这两天怎的不见来。”
  狄公点头,便拉了条凳子坐下,专一拣那案卷上有姓宋的查寻。半日查出一个宋姓罪犯的案卷,却是一起平平的诈骗案。狄公心里不由发了急,就是这么查宋姓的已恁的不简单,或许那宋一文根本不姓宋呢?岂不是枉费功夫?狄公长叹一声,决定碰碰运气,全力以赴先弄清莫德龄谋反一案。因为九太子谋逆是甲戌年最大的一宗案子,可能牵涉了不少人冤枉连坐,莫德龄将军之类的案卷里,或许正可寻着点蛛丝马迹。
  他打开了那大红箱,马上发现箱里的文件次序乱了,且叠得不齐,有几份木夹也没有夹上。显然最近宋秀才认真地翻阅过。
  第一本总卷概述了九太子谋逆的案情本末,措辞相当慎重。原来九太子在长安时就性情躁急,且好猜疑。先皇驾崩,圣上即了大位,便封他来金华,原是要他养心颐性,修身读书。谁知他却萌芽了一个谋逆的野心。加上他的群臣又无耻吹捧他当今最得人心,德行威仪、文章诗赋均在诸太子之上,他的王妃也唆使他杀去长安,夺了大位。九太子秣马厉兵正待行事,早有人密报了朝廷,圣上震怒发罪下来,一团御林禁军围了九太子王府,朝廷下来了钦差,传命将九太子并王妃押解长安。
  九太子自知事败,拔剑杀了王妃,随即自刎了。御林禁军进王府查封了所有印玺图书、金玉宝玩、户籍帐册、宫绢兵器。——那日正是甲戌二月初四。
  钦差持尚方宝剑专擅一方,当日便收拘了一应参与谋逆的文武大臣,调查核实,一一就地正法,一面备文申详朝廷。那九太子党羽跟随没有一个侥幸逃脱的。当时钦差收到无数的指控信,钦差都一一认真做了核查,生怕有挟私谋害的。其中有一封匿名信告发,已经退休的莫德龄将军也参与了谋反,说九太子有密信与将军,并指出了将军府邸藏密信的楼阁。钦差不敢怠慢,忙发兵搜索,果然查获九太子与莫将军的亲笔信两封,当即收捕了莫将军。将军矢口否认有谋反事,称从不曾与九太子有书信往来,当系奸人伪造,挟私害命。钦差认真验对了九太子密信,认为属实,又查访得一干逆臣招供,道是莫将军闲时便有诽谤朝廷的言论,反骨毕露,铁案如山,故当即判斩了莫将军及他的两个成年的儿子。同时藉没家财,宅眷全数入宫,发卖为奴。
  在这案卷的一份发卖为奴的附录上记着莫德龄将军的五位妻妾的姓氏和谪庶子女的名字。狄公惊奇地发现,莫将军的第二房侍妾正是姓宋,宋的姓氏上还打了朱钤。原来处斩莫将军的前一天晚上,她便悬梁自尽,单留下一个五岁的儿子名一文。宋氏因不及发卖故打朱钤为记。
  狄公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他忽然又想到,这宋一文既然回金华为父报仇雪冤,想来他自己手中必定拿有能洗刷莫将军罪行的证据。他努力在找寻那个写匿名信告发者,他把那告发者看作是杀父的大仇人。狄公又看到莫将军据以判斩的唯一依据是九太子的两封密信,至于那密信的内容,便不得而知了。
  且参与谋反群臣的招供中也没有一言涉及莫将军与九太子的关系。钦差认为九太子乖戾狡诈,猜忌心重,与莫将军的勾结可能不肯轻易吐露于其他群臣。
  狄公摇了摇头,挑出了载录有匿名信的附件。那只是一份抄件,原件已查封京师大理寺。狄公从匿名信的行文风格来看,端的是一高超手笔,有很深湛的文字造诣。信件的空白处并抄有钦差的朱批:“此信系出自一个知情的大臣,立即核对内容及笔迹。”附件后注明此信撰者阙名。尽管钦差悬了赏格厚赐与告发有功人等,终不见有自称写此匿名信的人前去领赏。
  狄公慢慢捋着长胡子,细细推敲着这案子。九太子在密信中盖了私章,要伪造是不可能的。且那任钦差的原是大理寺正卿,朝廷中最精干、最正直的刑事审理权威,从不私便阿附,就是王公贵戚也有惧他三分的。那么宋秀才又能得到什么有力证据能洗刷他父亲的弥天大罪呢?所有这些发生时他才5岁,龆龄角一孩提,且流离颠沛,靠了远房舅父的收养,才挣扎出一条性命。他能有什么办法搞到牵涉当年偌大一起案子的第一手材料呢?——况且他现在自己已被人杀害了。看来要查清此案还须找到宋一文娘家人物。
  狄公叫来老馆吏问道:“裘先生,你能否将甲戌年的税册拿来与我看看,我要找一找姓宋的一族的税额状况。”
  老馆吏领命去了一会,便将甲戌的税册拿来交给了狄公。狄公专一查寻那纳税少的贫寒人家。宋一文的母亲既是莫家的第二房侍妾,她的父亲决不会富裕。不消多时,他便见到一个姓名叫宋文达的户主。
  宋文达的职业栏目填着菜农,一妻两女。长女嫁陶瓷器铺店主,夫家姓黄;次女卖与莫德龄将军府,收了房。——后面注了朱文达的死亡年月。因宋文达没有子嗣,这一户便注销了,签押了县司户、司仓的两方朱钤。
  狄公又向老馆吏要了陶瓷器行会的税册,才翻了几页果然发现有一个姓黄的小铺主,妻宋氏。住在东门附近的一条小巷里。——狄公这才心里感到舒泰,脸上露出喜色。他用笔记下了那黄掌柜的地址和收养宋一文的京师那房舅父的名姓,又抽出告发莫将军的那封匿名信,随后将全部案卷奉还老馆吏,道了谢便与高师爷雇轿回衙。
  狄公到内衙找到了罗应元,汇报了在县学书库的全部收获。
  “罗相公,那宋秀才原来是莫德龄将军的儿子,系一个姓宋的侍妾所生。他到金华为了证实他父亲被人诬告,企图找到18年前写匿名信诬告他父亲的人——他可能握有一份能洗刷他父亲罪名的证据。这与朱红说的甚为合契。目下他还有一个姨母住在金华,开着一爿陶瓷器铺子。我此刻便去找到他的那个姨母,她住在东门内,然后再去黑狐祠将朱红接回县衙。罗相公,或许我还能赶上你诗集的评议哩。”    

罗应元沮丧地坐在太师椅上,面对着眼前一堆案卷双眉紧锁,面色阴郁。狄公进来书斋时他正在怨骂。“司天台的一干鸟人都应解职,他们颁的历书明写着今天是个吉祥如意的日子,可中午以来便事事不利。”狄公拉了一把椅子坐下,自顾斟了一盅茶一饮而尽。又斟了一盅吃了,乃长长舒了一口气,靠在椅上一言不发,倾听罗应元的牢骚。“宋秀才的案子使我午餐都没有消化好,匆匆赶去又赶来,偏又撞上蓝宝石坊的‘一品红’病了,院主只答应派一个什么‘小凤凰’的来凑数,余下便是一队乐工,几个唱曲的,有甚新鲜?那小凤凰跳得来什么舞?又干瘪又丑陋……”他抬头看了狄公一眼,乃转了话题:“这个且不说了,那宋秀才的案子有了什么线索么?缉捕刚才来这里说,这三街六市并不见有歹徒、偷儿胡乱挥霍之事——这自然亦在意料之中。”狄公又喝了一盅茶,才开口说道:“孟家一个侍婢说。宋一文在金华尚有一个情人。”“真的?恐怕不是三瓦两舍的粉头吧?我在蓝宝石坊向那里的女子描述过宋一文的模样,她们谁都不曾见过他。”“还有。我认为宋一文来这金华有着一个秘密的原因,查询史料看来只是一个借口。”狄公说着从衣袖里将秀才的六张笔录取出交给罗应元,“这些是他半个月所作的全部笔录。”罗应元看了这六张笔录。点了点头。狄公又说:“每天下午他去县学书库是装装幌子,晚上才去干他的真实勾当。侍婢亲眼见到他夜里穿着黑衣裤鬼鬼祟祟溜出孟家后院,不知去向。对了,那侍婢十分相信狐狸的魅力,她咬定说宋秀才的情人是一条黑狐狸。而秀才正是被黑狐狸杀害的。显然这决非一起行凶越货的案子,看来罪犯之意也不在讹诈而在灭迹!”罗应元不由喟叹一声,说道:“秀才又有了一个情人。一个案子一有女人参与便神秘十分,又麻烦十分。年兄,不管怎样,明天中秋,衙门照例不升堂理事。我们还有一两天时间喘气,苦思冥想。”“罗相公,今夜衙院排宴,你我是脱不出身了,你已委派了下人去侦查了吗?”“没有。不过我的高师爷也会随时将情况报来。我这里一应刑事疑案的勘破多系仰仗了他的一臂之力。他通过他的三家亲戚在城里许多处布下眼线,一有风声雨影,衙里便清楚知道,极是灵验的。”狄公慢慢点头。他知道每个县令都有他自己一套行之有效的破案理刑的惯法,他没有必要要求罗县令照自己的一套习惯来办。“这时内衙当值来禀:“有一位名叫玉兰的小姐求见老爷”罗应元的脸颊顿时泛出红润,阴云舒卷净尽,露出欣喜的神色,说道:“玉兰,玉兰她的案子要重新审理了——今天还总算是一个吉利的日子!”狄公疑惑地问道:“罗相公,玉兰是谁?”“啊。我的年兄狄大人,亏你还交大理寺当过官,有个侦讯鞠刑,勘破如神的偌大名声。你岂不知白鹭观那个哄动一时的著名案子吗?”狄公抽了一口凉气,挺直了身子:“罗相公指的莫不就是那个道姑鞭笞侍婢至死的案子吧!”“正是这个道姑。她名叫玉兰,一代名伎,蜚声遐迩的香闺大诗人。当今名流学士都为她的锒铛入狱抱屈鸣冤,官府也知此案深浅,故县、州、道衙门都具结不了案于,互相推诿,最后还是移至长安刑部大堂。此刻正押解途经金华。玉兰小姐不仅广有声誉,且她与邵樊文、张岚波等名流巨宦也是旧交,互相间很是稔熟①。我请示了邵、张两大人,希望邀玉兰参加我们这两夜的中秋雅会,两大人拍手称善。玉兰小姐头里还断然拒绝了我的邀请,说是带罪之身,无颜面见一班故老相识。我说无妨,诗苑不比官场,并不拘泥那一套陈陋之法度礼数,且又是我个人设下的私宴,席间只叙友情与诗歌,不议政事及刑案。玉兰小姐这才芳意回转,赏了小弟的光,答应赴会。如此一来,我们今夜的聚会自然又增色不少。”门开了,一位身着玄色轻纱罗裙的颀长女子飘摇进了书斋。见她轻移莲步,摇曳生姿,娉婷的体段自有一种动人的丰韵。细嫩自皙的脸面不施粉黛却清光照人,眉头嘴角已有几丝浅浅的皱纹。一堆乌黑的长发分作三绺盘绕在头顶。发间不见有钗簪插戴,手腕手指耳垂并无镯钏玉坠等首饰。玉兰一见罗应元便深深道个万福,开言道:“多谢罗大人盛情邀请。顺便也可告诉大人,贱妾的案子刑部已经决定重审了。”“如此说来,端的是好。玉兰小姐这一向吃苦了。邵大人、张大人一直盼望能见到你,你们都是诗苑词场的至交了。如意法师也在这里。我再与你见一个你曾仰慕的人——我的同年狄相公。他现在浦阳县当县令。”玉兰深深瞅了狄公一眼,只平平叙了礼。转身又对罗应元说.“罗大人增添不少麻烦了,今天我心情很是舒悦,我竟还有若许多朋友。在狱中一个多月恍若隔世一般。”罗应元笑道:“玉兰小姐,今夜是诗人们的雅会,敝县略办小酌,大家务必尽欢而散,为诗林艺苑留下一点风流韵迹。明夜中秋,月华团圆,我们再去城外翠玉崖排下野宴,吟诗放歌,庶几不辜负了这人间佳节。”玉兰道:“噢,忘了告诉罗大人,我过蓝宝石坊时,小凤凰与我一轿来了,她要先来县衙看看舞池,今夜她将演出最迷人的舞曲《紫云凤凰》。”玉兰小姐一拍手,一个约十七、八岁的苗条女子走进书斋来,先朝罗县令躬身行了个舞姿的叩跪之礼。她身穿大红遍地金对襟罗衫,下着翠蓝拖泥妆花百裥裙,腰系一条大红丝绦,腕上笼着金压袖。胸前缨络缤纷,裙边环珮丁冬,满头翠珠堆盈,好个浓妆艳扮。只为官府有召,特地弄出这副装束先声夺人。只可惜了容貌不扬。她那长长的尖鼻子和那对明显斜视的无光的眼睛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她的头发从平滑的前额头向后拢梳,在细长的后脖项束成一个小小的珠光摇曳的堕髻。玉兰拍了拍小凤凰的肩笑道:“一个年轻女人在任何贵人面前都用不着自惭。好了,罗大人,狄大人,晚宴上见。”玉兰搀着小凤凰山书斋去看舞池,并拜会邵、张两位贵宾和如意法师。罗应元叹息一声说:“玉兰这女子不仅才华非凡、容貌端丽、且性格十分坚韧。”他拉开了一个抽屉,取出一厚迭案卷,说道,“狄年兄,这是玉兰小姐案子的全部案卷的抄本,我着实花了点寻觅功夫。我想你对白鹭观一案应是深感兴趣的。案卷前我还加注了一个简要的解释,以供你明了全部案情的本末,在夜宴前你最好抽空先读一遍。”狄公大为感动,称谢道:“罗相公乃如此委备周到,真是一个难得的殷勤东道。”罗应元道:“狄年见此话差矣,小弟尚有一个夙愿,多年来我想为玉兰的诗集撰本笺注,开卷小传便碰上玉兰这恼人的案子,故迟迟不得遂愿。年兄最是律法精谙,刀笔纯熟,不知肯为玉兰一案草撰一本辩词否,依了律法条例,—一为之辩解。她的事如蒙刑部超豁,则不仅玉兰小姐额手万幸,也是为诗苑建了一大功德,望年兄千万不要推阻。”狄公微笑着看了罗应元一眼,答道:“我明白了。”注释:①稔:读‘忍’,熟悉。

高罗佩

陈耒元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经典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十三章 大唐狄公案·黑狐狸 高罗佩

关键词: 永利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