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棋牌游戏_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

热门关键词: 永利棋牌游戏,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
当前位置:永利 > 经典小说 > 第351章 养个女儿做贤内助2 何不干

第351章 养个女儿做贤内助2 何不干

文章作者:经典小说 上传时间:2019-09-23

“不用麻烦你了,我还好,没醉。”安铁说着,打了一个饱嗝,满嘴的酒气一下子喷到了楚香脸上,从楚香皱起的眉头里可以很容易判断,安铁的嘴里肯定是酒气熏天。 “还没醉?!酒气都能熏死头牛。”楚香一边扶着安铁往楼上走,一边说。 “不好意思,我好久没喝醉过了,喝醉了很舒服啊,可我现在好像喝酒喝不醉了,一个人喝酒没意思,跟别人喝酒也没意思。” “你应该有很多朋友呀,跟朋友喝酒怎么会没意思呢?”楚香问。 “朋友?我是不少,可朋友也不能什么话都能说,有的是懒得说,有的是不用说,有的没法说,总之是说不得,说不出来。”安铁说着说着,头真的开始晕了,看楚香的目光也开始迷乱起来。 进门之后,安铁往沙发上一坐,把脚咣当一下放在茶几上,盯着楚香看了一会,似乎在确认眼前这个艳丽神秘的是不是对面阳台上的那个女人。 “你想喝什么东西不?我帮你拿,你那么看着我干嘛?”楚香笑吟吟地说,脸上仿佛蒙上了一层红润。 安铁眨了眨眼睛,摇晃了一下脑袋,还像做梦似的,犹疑地问:“你是住在对面的楚香?” 楚香笑道:“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安铁看着楚香面不改色毫无异常的表情,说:“我们好像有些年头没见了吧?” 楚香道:“是啊,好像有些年头了,你这些年是去外地工作了?或者别的地方还有住所啊?我这几年很少看见你家有灯光?” 楚香表情暧昧而亲切地看着安铁,看得安铁更加发懵。 “等等,你是说很少看见我家有灯光?这么说你还看见过?”安铁突然觉得楚香说话好像有些问题,想了一下才明白过来问题所在,马上问。 “是啊,一年能看见几次吧,有什么问题吗?难道你从来没回来过。”这次楚香有点迷惑了。 “哦,没什么,随便问问,也许我真的醉了。”安铁说完,仰在沙发上开始掏出烟,试图点上,但打了好几次火也没点着。 这时楚香从安铁的手上拿过打火机,妩媚地对安铁笑了笑,风情万种地说:“你这人挺奇怪的,思维跳来跳去,还真跟常人不一样。” 安铁点上烟,抽了一口,感觉身上越来越热,要在往常安铁早就脱了衣服,现在楚香在这里,有不方便,但又实在忍不住,于是把外套脱了,把衬衫的口子揭开了两颗,露出了胸口一大片肌肉和那个银锁片。 “你就干脆说我是神经病不就得了,还思维跳跃。”安铁说。 “还挺性感的,对了,你那个美女未婚妻怎么总不在啊。”楚香媚笑着问。 “出远门了,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安铁说完,自己都笑了起来。 “真的?出国了?”楚香眼睛转了转,抿着嘴笑了笑,眼睛里似乎有光闪了一下。看起来挺可爱的。 “不是出国了,是出户了,不在我家了,出户比出国更远是不是?”安铁笑着说,笑得有点苦涩。 “你们分手了?”楚香吃惊地问。 “嗯,分手了,对了,你好像挺神秘啊,说说你吧。”对这个安铁窥视了很久的美丽,安铁着实十分好奇,本来不太想问别人的隐私,可实在忍不住,还是问了一句。 “那么漂亮的女朋友干嘛分手啊,你还真花心。我有什么神秘的,你难道经常注意我?”楚香颇有兴致地问。 “我又找了一个,唔,没有,我随便问问,那什么,谢谢你送我上来,冰箱里有东西,想喝什么自己拿吧。”楚香这么说,安铁马上觉得自己的内心被别人看透了一样,尴尬地笑了笑。 楚香盯着安铁看了好一会,张了张嘴,好像想说什么,但最后还是没说。只是看着安铁的眼睛越来越朦胧,看见安铁似乎有些紧张,楚香伸出纤长白皙的手,放在安铁的腿上,轻轻推了一下安铁,柔声道:“客气什么呀,俗话说,远亲不如紧近邻,近邻不如对门,我们也算是对门了,阳台对着阳台呀!要不你去躺着吧,我看你坐着挺难受的。” 楚香说着,放在安铁腿上的手并没有停下来。 安铁马上感觉有一股热流从楚香的手上开始向全身蔓延,这热流在身上转了一圈之后,最后汇集在两腿之间,安铁那闲置了5年的小弟弟又开始有点不老实了。 就在安铁的小弟弟刚要抬头的时候,安铁不安地盯了楚香一眼,把烟紧紧咬在嘴里,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看起来有点滑稽。 这个女人给安铁一种十分奇怪的感觉,与别的女人不同,这个女人从来没有在安铁的生活中出现过,完全是一个陌生人,但这些年来,这个女人却似乎离安铁最近。在无数个寂寞的夜晚,无数个你心里最隐秘最痛苦的时刻,这个女人总是会出现在安铁的视线里,陪着你,安慰你,一句话都不说,而你会觉得这世界是生动的,是充满动感的,是不寂寞的。 寂寞和秘而不宣的隐秘情感是不是也需要一个出口,那个阳台,那个,是不是就是你最平常,最漫长的日子里,总是对你开放着的出口? 也许,安铁也是楚香寂寞漫长的日子的出口。两个黑夜里总是互相注视着的人,其实不用说话,时间一长,那种亲密无间的感觉就会油然而生。 寂寞是让两个陌生人最快走近对方的最近的通道。 安铁现在对楚香就是这种感觉,虽然两个人的生活几乎没有任何交集,但在一起的时候却仿佛在一起生活了很久,完全没有陌生的感觉,反而,似乎互相都掌握了对方心灵的密码,只要两个人的手一动,这个密码就会马上打开。 现在楚香的手就放在安铁的大腿上,似乎试图打开这个密码。 楚香的手在安铁的腿上一寸一寸地前进着,修长透明的手指似乎会说话,颤动着慢慢地朝安铁的私处前进。楚香的脸声,和眼睛却是分外平和,脸上的笑妩媚而平静,仿佛一个忠贞的妻子在跟自己的丈夫调情,有一瞬间,安铁几乎把楚香当做了秦枫,可那感觉又不对头。 楚香的手指传达出来的是那种心灵上和肉体上的需求,这很奇怪,一个陌生人,在这样一个无人的夜晚,在家一样的氛围中,怎么会有心灵上的悸动。 也许,无数个寂寞的夜晚已经成了生活和记忆的一个部分? 安铁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眼睛里的目光也柔和了许多,看着楚香的脸,越来越朦胧,生活如同梦境,戏剧化的情节随时都可能会发生。 安铁对眼前的场景似乎还没有适应,感觉似乎哪里出了什么问题,这个时候瞳瞳已经在房间里的,她应该在房间里看书,或者逗她的小白和小小白玩,可是,现在这个家里这一切都没有了。 一想到这里,安铁的小弟弟马上软了下来,梦境消失了,现实有回到了眼前。 楚香让安铁一下子回到了以前的生活梦境之中,但似乎却缺少了一些重要的画面,以前在家里跟秦枫在一起的时候,安铁也总是容易兴奋,那时候,安铁不明白他为什么在家里的时候总是那么容易兴奋和激动,好像随时随地小弟弟都能站起来。 原来以前安铁的兴奋是因为有瞳瞳在家里关注着他。只有有瞳瞳在的家里,生活才能是兴冲冲,身体上的细胞才持续地奔跑起来。 楚香有些诧异地看着安铁,她搞不清楚安铁为什么会在一瞬间起了这么大的变化,这时候,楚香的手指已经触摸到安铁小弟弟的身上了。 刚才还兴致勃勃的小弟弟现在已经非常垂头丧气了。 “叮咚!”就在两个人有些尴尬的时候,门铃响了起来。 安铁一听门铃声不由得在心里暗暗舒了口气。 而楚香的脸色却在一瞬间变化了好几次,看得出楚香有些惊慌,但总体上楚香表现出了常人难以比拟的镇静,让安铁不得不佩服。 “是我一个兄弟。”安铁安慰着楚香,站起来去开门。 张生进门之后,突然看见一个漂亮女人坐在沙发上,一时没反应过来。愣了好几下,才笑着说:“大哥,有客人来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啊,我好给你们买点水果什么的上来。” 安铁道:“一个朋友,碰巧遇上,你下班了?” 张生说:“啊,早下班了,资料没弄完,加了一会班。” 就在两个人有些尴尬地说话时,楚香站起来说:“我该回去了,你们忙。” 安铁说:“我送你下去。” 楚香说:“不用了,我自己下去就成。” 安铁打开门,伸出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等楚香出门后,自己也跟在楚香后面往下走。 在幽暗的楼道里,楚香看着安铁,目光如水,又有一种暧昧的情绪开始蔓延,楚香轻声道:“你不用送我。” 安铁说:“走吧,我送你回去,我怎么能让一个女人送我回家,却让她自己一个人回去。” 送楚香回来,一进门,张生就笑眯眯地瞪着眼睛道:“我就说嘛,我大哥的魅力肯定没得说,简直是势不可挡啊,这么快就有人追到家里来了。” 安铁淡淡地说:“别废话,你赶紧整饭吃吧,我吃过了。”说完,就钻进自己的房间,一晚上也没出来。 周一早上6点整,安铁起床之后,换上运动服下楼,开始沿着原来经常与瞳瞳跑步的路往海边跑去。春天的早晨,风吹在脸上有些凉,在路过瞳瞳出事地点的时候,似乎有一股更凉的风在安铁的心里吹着。 看着那颗瞳瞳曾经躺过的路灯下面的空地,安铁停下脚步,呆呆地看了一秒钟,心里像似被针刺了一下。安铁本能地想扭头跑过去,但却被安铁强制自己站在那里,安铁的目光由开始的痛苦慢慢地变得坚定与决绝。 少顷,安铁转过头,又慢慢沿着往海边的路慢慢跑了起来。 沿途的村有的开始发芽,有的枝条上还挂着干枯的村叶,有鸟在村叶中间欢快地叫着,使春天的早晨显得很是清醒。 安铁看看那些在村叶里欢快的鸣叫着的鸟,看着他们无忧无虑不知季节寒暑的样子,安铁不禁笑了笑,嘴里嘟囔着骂道:傻鸟! 春天的美用语言总是很难描绘的,人总是不自觉地受春天的影响。安铁的情绪不自觉地高涨起来。 生活总是会这样,美总是一直在哪里,就看你有没有一对发现美的眼睛,美还需要创造,就看你有没有一双创造美的双手,如果你有幸成为一个发现创造美的人,那么幸运迟早总会降临在你的头上。 生活一直在继续,并且要一直继续下去,一切总会水落石出,丑陋的和美丽的,迟早总要在岁月的河流里呈现出来,所以,有时候,能忍耐和等待,也是一种能力。 安铁跑完步,吃完早点之后,让张生开车到单位,今天中午,安铁还要去见吴雅,安铁在心里想,好戏就要开始了。 安铁情绪不错地坐在宽大的老板椅子上,扫了一眼整整齐齐地放在办公桌上的文件,然后,喝了一口茶,接着,桌子上的电话就响了,是赵燕打进来的。 “安总,几个公司的部门经理都到齐了,会议什么时候开始?”电话里传来赵燕悦耳的声音。 “水中的山”手打

秦枫歪着头听了一下,皱着说:“你怎么神经兮兮的,瞳瞳不是去白飞飞那了吗?讨厌!连做爱都得担惊受怕的,平时就得压着声音,今天瞳瞳不再你还疑神疑鬼的,烦死了!” 安铁看着秦枫,把秦枫往怀里揽了一下,说:“瞳瞳不是和我早晨跑步吗,估计这丫头肯定大早晨就跑回来,对了,你怎么不和我们一起跑跑,锻炼一下挺舒服的。” 秦枫说:“算了吧,有那时间我还睡个懒觉呢,本来一天就挺累的,我可不像你那么有精力,不过,要是在床上那个运动一下我倒是不反对。” 安铁捏了一把秦枫的屁股,说:“小荡妇,好了,我起床了,就算曈曈不会来我也要坚持跑跑,呵呵。” 秦枫搂住安铁的腰,媚眼如丝地看着安铁道:“嗯再来一次吗,人家还想要。” 安铁看看秦枫,秦枫已经是满脸倦容,估计她是想试探一下安铁,安铁道:“操!爷还怕你这个小骚货!” 安铁一翻身,把秦枫压在身子底下,秦枫赶紧道:“哎呀!不来啦,人家开玩笑吗,你还真来真的,那里都有点疼了。” 安铁邪恶地看着秦枫,把手探到秦枫湿滑的洞口,撩拨似的揉捏了几下,秦枫娇喘连连地阻止着安铁,夹紧了双腿,安铁感觉自己的手指被吸了一下,指尖热乎乎的。 秦枫哼哼了两声,往床里一滚,眺着眼睛看了一下安铁,说:“讨厌,你赶紧走吧,人家一会还要上班呢。” 安铁躺在床的一侧,笑道:“操!不像你风格呀?这就不行啦?我还以为你嫌不够呢?”秦枫用脚点了一下安铁的小弟弟,啐道:“你也不看你这里的劲头,再来就被你蹂躏碎了,我还要再睡一会,哎,你上来的时候买点早点,我不吃油腻的东西,喝点粥就行。” 安铁一边穿衣服一边说:“行,那你再睡会吧。” 秦枫滚到床边歪着脸,说:“等等!这里!” 安铁走到床边,并没有吻秦枫指的地方,而是摸了一把秦枫梨子一样垂在眼前的,秦枫娇声叫了一声,用细长的手捉住安铁的下面,挑衅似的说:“死人,居然敢偷袭我,还敢不敢了?” 安铁感觉秦枫的手在加紧力度,在秦枫的脸上飞快地吻了一下,说:“好了,宝贝,别闹了,再闹我就跑不成了。” 秦枫松开安铁的下面,半闭着眼睛,说:“这次饶了你,哈哈,去吧,别忘了我的早餐。” 出了卧室,安铁看了一眼瞳瞳虚掩的房门,在门口犹豫了一下,把房门推开,发现瞳瞳的确没回来呢,安铁这才去卫生间洗漱,然后就独自出了门。 安铁下楼以后,沿着与瞳瞳跑步时的路线慢慢跑了起来,当安铁穿过小区花园的时候,发现不远处的女孩好像是瞳瞳,安铁快步追了上去,果然是瞳瞳。 安铁叫道:“瞳瞳!” 瞳瞳回头一看,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看着安铁说:“叔叔?我还以为你今天不跑了呢,上楼换身衣服就直接自己过来了。” 安铁一听,暗想,瞳瞳不会是在他和秦枫做床上运动时回来的吧,想到这里,安铁有些尴尬地笑笑说:“我怎么没听到你回来啊?什么时候?” 瞳瞳看了一眼安铁,然后淡淡地说:“就刚才,没多一会,我听叔叔的房里没动静,估计你们睡觉呢,就没叫你,叔叔,想不到你还挺说话算数的。” 安铁看瞳瞳似乎想转移话题,笑笑说:“我也不能做小白啊,呵呵,你怎么大早晨就回来了?在你白姐姐那昨天睡的好吗?” 瞳瞳说:“嗯,白姐姐昨晚还给我讲了很多有趣的事呢,我们很晚才睡,早晨她还起来给我做了早点,我跟她说咱们约好跑步的事情,她还笑你今天肯定失约呢,嘻嘻。” 安铁迅速做出了跑步的姿势,说:“你和你白姐姐小看我?!走,咱们接着跑!” 与瞳瞳跑步回来,安铁在楼下买了点早点,然后就带着瞳瞳上楼了。 秦枫已经起来了,看安铁和瞳瞳一起上来,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问:“瞳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瞳瞳对秦枫说:“秦姐姐早,我在叔叔下去之前回来换了一趟衣服,那时你们估计还没睡醒呢。” 秦枫看看安铁,说:“哦,你们俩还挺能坚持,安铁,早点买了吗?咱们吃点就去上班吧。” 安铁道:“买了,吃饭吧,瞳瞳,要不你再吃点?” 瞳瞳笑了一下,说:“我不吃了,在白姐姐那里都吃过了,叔叔和秦姐姐一起吃吧,我去洗澡了。” 安铁和秦枫吃完饭,带着秦枫去昨天吃饭的地方取完车,去单位上班。 安铁到了单位刚打开电脑,赵燕就打来一个电话。 安铁:“赵燕,有事吗?” 赵燕:“安总,你下午能抽空过来吗?林美娇和吴雅都约的今天来谈事情,周总又不在,我一个人有点应付不过来。” 安铁:“大强怎么不在啊?出去办事去了?” 赵燕:“不是,这回周总可惨了,那些参赛选手走马灯似的过来请他吃饭,想走后门,他躲出去了。” 安铁:“操!这叫自食恶果,怎么没人找我们呢?呵呵,行,我下午尽量抽空过去,现在手头的事情还有点多,下午几点啊?时间也一样吗?” 赵燕:“对,时间都差不多,一个2点,一个2点半,本来是打算约在外面的,我怕你没时间,就约公司了,这样你要是有事我可以先让一个人等一会。” 安铁:“嗯,我估计问题不大,这两个主怎么这么急啊?吴雅不是已经跟咱们签约了吗?” 赵燕:“吴雅具体什么事我还不太清楚,林美娇好像是谈广告问题,听说她的美人庐好像打算扩大经营,集餐饮娱乐休闲一体,不光是做美容会所了。” 安铁:“是吗?林美娇这次从台湾回来怎么跟以前不一样了,估计是拉到什么富豪的投资了吧,这两个女人不得了啊!看来她们今后就是咱们的大客户了。” 赵燕:“呵呵,是啊,林美娇上次安总还记得吗。一个付款问题谈了好几次,还钱那回可大方了,估计这次也差不了,我都有点不适应。” 安铁:“那有什么不适应,好事,行,那你先忙着,要是看见大强让他给我打个电话,下午我抽空过去。” 赵燕:“嗯,知道了,安总忙吧。” 安铁接完电话,摇头笑道:“操!大强这小子可有麻烦了,居然都吓得不敢在公司里呆,他妈的活该,叫你平时拈花惹草。” 安铁坐在办公桌旁开始整理手上的稿件,和其他编辑送过来的送审稿,等把手头的那些稿件看得差不多的时候,安铁突然想起了白飞飞那个访谈,接着,安铁把上次拟好的提纲给白飞飞发了过去,点完发送之后,安铁又打电话告诉了白飞飞一声。 从电话里听,白飞飞似乎正在家里看电视,当安铁告诉完白飞飞邮件的事情,就不知道和白飞飞说什么了,白飞飞也没话找话地与安铁打趣了几句,然后就借口还有事就把电话挂了。 与白飞飞结束通话,安铁坐在办公桌前开始发呆,对于白飞飞,安铁现在心里感觉很惭愧,与白飞飞之间,安铁承认自己也有过说不清道不明的想法,可事情似乎总到关键时候就没了头绪,白飞飞说的很对,他们两个是很像的两个人,有着类似的软弱和执着,也许正是因为这点,两个人才走到今天这一步吧。 现在安铁非常希望白飞飞能遇到一个让她幸福的男人,白飞飞是个好女人,她应该会拥有更多。 就在安铁发呆的时候,陈红走过来推了一下安铁,说:“想什么呢?有人找你。” 安铁抬起头看了一眼陈红,说:“谁呀?” 陈红背着手,挺了一下肚子,在安铁眼前走了几步八字步,说:“知道是谁了吧?哈哈。” 安铁笑道:“操!还别说,你跟大强还真像,哈哈。” 陈红啐道:“要死啊你,我像他?!那么胖!” 安铁说:“胖怎么了?大强那人还是挺幽默地,你不是还没男朋友吗,用不用我给你说一下,对了,我看你们俩还真有夫妻相,嘿嘿。” 陈红气得脸都绿了,使劲掐了安铁一把,着急地说:“少提这事,再提我跟你急!哼!”说完,陈红就往自己的办公桌走。 安铁问:“陈红,我开玩笑,你别生气哈。” 陈红扭头对安铁做了个鬼脸,说:“懒得生你气,去吧,大强在楼下等你呢。” 安铁下楼以后,在报社大楼的门口看见大强夹着个包,鬼鬼祟祟地站在那里张望着。 安铁从大强背后拍了一下大强的肩膀,把大强吓得一哆嗦,等大强扭头一看是安铁,道:“老大,你吓死我了!” 安铁说:“操!大白天的你怕什么啊?!” 大强苦着脸,说:“唉!别提了,那些美女可真难缠啊,我快被他们逼疯了,奶奶的。”

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永利棋牌游戏,安铁还沉浸在想起那人是谁的激动之中,盯着定格的电视屏幕,冲口说到:“如果我没记错,他就是五年前绑架过瞳瞳的人,叫山田浩二!” 秦枫听了也盯着屏幕看了一会,然后扭头问道:“你确定?” 安铁指着屏幕山田浩二定格的脸,道:“就是他,没错!当年我亲眼见过他,后来听警方说他叫山田浩二,是个日本人。” 秦枫皱了一下眉头,沉吟道:“如果真是这样,那就越来越有意思了,当年的情况我不是很清楚,你能跟我说一下吗?” 安铁顿了一下,不像刚才那么激动了,对秦枫道:“当年瞳瞳被绑架的事情你应该知道,我不是亲自去找的瞳瞳吗,找到以后我报的警,据警察审问,那伙人就是人贩子,他们与日本的黑帮团伙勾结,也有可能直接就是黑帮,专门抓一些十几岁的小姑娘,贩卖到日本,而山田浩二当时就在那艘船上,可警察来了以后他就跑了。” 秦枫听完了之后,脸色一变,然后沉吟道:“那现在这个日本人出现在这个小渔村是干什么?看样子跟王贵他们很熟悉啊……” “恐怕不只是跟王贵熟悉这么简单。”安铁说完之后,心里已经有了计较,这个人绝对是个关键人物,必须马上着手去查。 想到这里,安铁也无心在这里呆下去了,其身跟秦枫道别:“秦枫,我先回去了,有事我们再联系,万事小心!” 秦枫看安铁一副心急火燎的样子,知道安铁因为这新情况心里长了草,也没挽留,对安铁道:“你回去吧,我叫人送你,对了,还有一件事,画舫的海洋世纪讨论会将在8月15日举行,也就是下个月就开始了,一周后画舫会搞一个筹备晚会,参加者主要是针对像你这样的画舫企业会员,也会邀请一些政府官员参加,你要是有时间最好过来看看,这两天我会派人把请柬给你送过去。” 秦枫这么一提,安铁才想起这件事,之前吴雅跟自己说过的,可能吴雅也没想到她最终跟这个画舫的大活动无缘吧,想起吴雅那晚自信的对自己说成功了的时候,吴雅肯定是指这件事情如探囊取物了吧。 “好,如果没有意外我会去的,这几天你千万小心,特别是自身安全上。”安铁不想秦枫步吴雅的后尘,赶紧叮嘱道。 秦枫对安铁复杂的笑了一下,然后道:“嗯,你也一样。” 安铁回到公司以后,马上就把张生叫进了自己的办公室,等张生坐下之后,安铁就把今天在秦枫那里看到山田浩二的事情跟张生说了。 安铁说完之后,把张生搞得一头雾水,问道:“大哥,你说的那个山田浩二是什么人啊?你是让我好好查查他吗?以前没听你说过啊?” 安铁被张生这么一问,才想起张生不清楚五年前关于山田浩二的事情,自己是被山田浩二突然冒出来给搞得太激动了。 安铁把五年前的事情跟张生详细说了一遍,然后看到张生越听越严肃,等安铁说完之后,张生连忙道:“靠!大哥,这么说,这个山田浩二五年前就找过你和小嫂子的麻烦阿?可他现在却跟王贵支画他们混在一起,那这里头……” 张生猛的瞪大眼睛,意识到了实情的重要性,看着安铁,等安铁说话。 “嗯,所以这件事情咱们现在一定要搞清楚,张生,一会你赶紧去找一下秦枫,看一下那盘录像带,把山田浩二的样子记住了,这个事你亲自办,严密盯紧支画,看看山田浩二是否与支画有接触。”安铁沉声对张生说道。 张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好,我马上就去找秦枫。” 说完,张生就急急得离开安铁的办公室,安铁说出这件事,心里的石头似乎约越压越重了,下意识的点上一根烟,坐在办公室里一边看着墙角的盆景一边想着近来的事情,连赵燕进来了也没有察觉,等赵燕站在自己办公桌旁晃了晃手,安铁猛地抬起头,一看是赵燕才舒了一口气,对赵燕挤出一丝笑意,然后示意赵燕坐。 赵燕并没有坐下,笑着问道:“看什么呢?都看入迷了,没想到你这么喜欢绿色植物啊,早知道多买两盆摆过来。” 安铁现在满腹心事,一时不知道该跟赵燕说点什么好,顿了一下,道:“我看那盆植物有点黄了,是不是没浇水啊?” 赵燕听安铁这么一说,也看了一眼那盆绿植,然后走过去摸摸叶子又仔细看了看,道:“不会啊,我每天都安排人打理它了,要不我再浇点。”说着,赵燕笑容恬静的看看安铁,随手拿起旁边的喷壶,对着那盆花浇了起来。 看着赵燕在那浇花,不知怎么的,安铁突然心里变得很平静,绿色植物在水的浇灌下散发着绿而明亮的光彩,赵燕今天穿着一条碎花长裙,腰上还系着一条很有民族风情的腰带,站在绿色植物前拿着喷壶专注的浇灌着,嘴角还带着淡淡的笑意,若不是此时在办公室,安铁还以为是到了一个花房。 “我说安总,咱们的艺术展可马上就要开始了,之前巡视分公司的事情怎么安排呀。”赵燕一边浇花一边对安铁说道,语气里还带一丝俏皮。 “哦,还有多长时间?”安铁觉得自己的日子都有点过糊涂了,不禁问道。 赵燕扭头对安铁笑了一下,道:“8月6号正式开始,离现在嘛,还有三个星期,要是出去巡视呢,时间应该可以。” 安铁摸了摸下巴,想起之前跟瞳瞳说过,要带瞳瞳一起的,便道:“那就过两天定吧,这几天也的确是事情挺多的。” 赵燕把喷壶放在一边,走到安铁旁边,道:“那也行,我看张生这两天也挺忙得,唉,说起这段时间,我也觉得事情挺多的,昨天张生告诉我说吴雅被杀了,我都有点不敢相信。”赵燕说起这事,一改之前的轻松,眉宇间多了几分忧虑。 安铁沉默着抽了一口烟,感叹道:“要是我不亲眼看见也不会相信”。 赵燕知道安铁与吴雅接触的不少,甚至也觉察到安铁跟吴雅间的一丝暧昧,站在那看看安铁,一副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口的样子,最后,赵燕道:“你也别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吴雅这个人其实挺好的,也帮了咱们不少忙,人的命运都是她自己选择的,一旦走了出去就再也无法回头了,后面的事情她自己都不能控制了。” 赵燕说这话的时候,非常感慨,神色也极为暗淡,深吸一口气,没等安铁说话,又道:“那你忙着吧,我办公室还有点事,有事叫我啊。” 看着赵燕走出门把自己的办公室的门轻轻关上,安铁往椅背上一仰,使劲揉了揉太阳穴,看着门愣了一会,然后拿起桌上的文件,开始一份一份的看起来。 吃过午饭以后,安铁打车到瞳瞳老师的那栋海边别墅转悠了一圈,一靠近这栋别墅,总能给人一种安静却时时透漏着不寻常的感觉,这个扬子看来是比较喜欢孤独的呆着,所以她这栋别墅也建得有点离群索居的意味。 虽然瞳瞳回到自己身边后自己没少来这个地方,但进去却很少,不知为什么,安铁有点排斥到这里来,甚至想起瞳瞳在没回到自己身边之前住在这里,安铁都感觉像是跟这栋别墅有仇一样。 此时,别墅周围的植物异常旺盛的生长着,离远看,别墅里的黄花在风中轻轻摇曳,与简单雅致的小别墅相得益彰,安铁甚至还能看得见那院子里偶尔还会有一两个人影闪过,但更多的感觉是这里太静了,静的有点让人发慌。 知道别墅里的人都绝非善类,安铁只在附近大致看了一下,再说,对于这里,张生和路中华都有安排人手盯着。 就在安铁打算回去的时候,张生打过来了一个电话。 安铁让车在路边停下来,然后接起电话,道:“张生吧,到了吗?” 张生道:“我在路上,大哥,出来以后才想起还有一件事没跟你说呢,昨天你让我跟踪的那几个人我一直在盯着,现在已经知道他们住在哪了,我详细调查了一下,那几个人曾经是铁成地产工地上的民工,现在游手好闲,经常在中华帮开的小赌场赌钱。可昨天到现在他们还没跟什么人接触,所以我先把查到的这些情况跟你说一下。” 安铁听着,心里暗想,这铁成地产果然有问题,便道:“行,那你继续派人查着,有情况及时联系,你先专心办山田浩二这事吧。” 张生也没深问,道:“好的,那我挂了,大哥,你多注意点啊。” 安铁嘱咐道:“嗯,你也万事小心,如果有什么棘手的事情需要人手,找吴军或者小黑。” 接完张生的电话,安铁便给路中华打了一个电话过去,约路中华在他的办公室见,路中华好像正在和中华帮的高层开会,电话里能听到孙大勇的大嗓门在那直嚷嚷。 通过上次的事件,孙大勇与路中华似乎更融洽了,看来坏事情往往也会带来好的影响。 想起孙大勇以前一直对路中华不沾毒品颇有微词,安铁的心里就总觉得不太踏实,现在虽然出了点小岔子,可也让孙大勇得到了教训,以后路中华实施对中华帮的改革可能会顺利很多。 到了路中华办公室所在的小楼,安铁看到中华帮似乎比往日严谨了很多,小楼附近和各个楼层都有人手小巡查,这些人还像模像样的穿着保安的衣服,可安铁对中华帮得很多人都已经熟悉了,一看就知道这些“保安”都是中华帮的精英。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经典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351章 养个女儿做贤内助2 何不干

关键词: 永利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