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棋牌游戏_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

热门关键词: 永利棋牌游戏,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
当前位置:永利 > 经典小说 > 第29章 养个女儿做老婆2 何不干

第29章 养个女儿做老婆2 何不干

文章作者:经典小说 上传时间:2019-09-23

听得出来,赵燕对于今天的会议很兴奋,安铁的情绪也不错,在过去的一个星期里,安铁和赵燕多次商议过筹建集团公司的事情,筹建集团公司也是赵燕多年的愿望,但一直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实现,倒不是资金不够,集团公司注册资金是赵燕000万人民币,天道公司目前没有问题,而是怕摊子铺大了难以掌控。安铁一回来之后,赵燕就极力鼓动安铁成立集团公司,其实赵燕也是希望她和安铁一手创立的事业能有一个光明的未来和本质上的飞跃发展。 安铁回来的日子,成立集团公司的事情也一直在考虑,注册简单,主要是未来公司的发展方向和选择项目的问题。 目前主要考虑的方向主要是两个方面,一是以文化产业为主,以贸易实业为辅,二就是以贸易实业为主,而以文化产业为辅。虽然看起来区别不大,实际上对公司的前景来说影响巨大。如果确定以什么为主,以后公司的人力和物力大部分都要集中投入在主要的方面。 以安铁的意思,当然会让天道公司朝着文化产业方向发展,这个方向也是安铁最熟悉的,可是文化产业虽然是个朝阳产业,可现在这个文化产业市场目前还十分不成熟,而且文化产业市场目前好多地方还涉及到意识形态问题,比较敏感,不可预知的情况比较多;而做实业贸易就要有把握许多,只不过,做实业和贸易要想有长足的发展,投入相对会比文化产业大,而且利润比做文化产业薄。 最后,安铁还是决定天道公司发展方向还是以文化产业为重点方向,同时把资金先期主要投入在实业贸易上,就是说,文化产业作为公司长远发展目标,而近期主要精力集中在实业贸易上。 放下赵燕的电话,安铁拿起桌子上的文件,整理了一下衣服,精神抖擞地出现在会议室。 站在会议室的门口,看着会议室内整整齐齐坐着安铁0来个公司部门主管,一个个都坐在那里用充满期待的目光看着安铁,安铁不由得心里一阵激动,看来,不好好大干一番,也对不起同志们对自己的信任,有时候,公司做到一定程度,这公司其实就不是你的了,而是大家的,做好一个公司,其实真正的意义其实不是赚钱,而是要承担一种责任,为了这种责任,你必须要赚钱。 安铁稳了稳心神不动声色地走到会议桌中间,挨着赵燕坐了下来,轻声说:“赵燕,开始吧!” 张生赶紧把会议记录本打开,和另外一个秘书一起坐在一旁开始记录。其他人也都把自己面前的文件夹打开,拿出里面事先准备好的文件,气氛陡然变得严肃起来。 赵燕挺了一下身子,美丽动人的脸今天更加白里透红。赵燕目光清亮地扫了一圈,然后激动地说:“各位,今天的会议,是我们公司发展历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会议,天道公司成立8年来,经历了许多的坎坷,一直在百折不挠地奋力前行,其中的辛苦,我和大家都深有体会,我们的安总更有体会,到今天,我们终于要迈出历史性的一步,今天,我们终于有了一个决定,为了这一步,我们准备了许多年,我们的决定是:天道文化集团公司正式开始进入筹备阶段。” 赵燕说完,会议室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赵燕说话的时候,声音似乎都有些发颤,激动的眼圈都红了,安铁看了赵燕一眼,心里也起伏不停,为了这一天,赵燕付出了太多,天道公司走到这一步,没有任何投机取巧,都是同志们一步一个脚印陪着走过来的。 掌声停止后,赵燕眼睛红红地看了一眼安铁,接着说:“希望以后,我们大家在安总的带领下,以天道文化集团为家,以做天道人为傲,为天道公司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下面请安总讲话。” 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之后,安铁挥挥手让大家安静下来,然后说:“大家好,刚才赵总已经说了,天道文化集团从今天起正式进入筹备阶段,最晚,两个月后,集团一切准备工作到位,各项目开始启动,回头赵总会有具体安排。今后,集团将以文化产业为长远发展方向,同时,实业和贸易将会齐头并进,大家应该也有所了解,安铁赵燕世纪是文化产业世纪,具体分析发给大家的文件里都有阐述,我就不多说了,今后公司将在广告公关、文化、房地产、贸易等四个方面入手,集团暂时由天道文化传播公司,天道房地产开发公司、天道贸易公司和天道新媒体营销公司四个公司组成,我任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赵燕任天道集团常务副总经理。另外,各分公司总经理由赵总宣布一下。” 说完,安铁无限信任地看了赵燕一眼,赵燕在大家热烈的掌声中声音清脆地说:“天道文化传播公司总经理由欧阳振声出任,天道房地产开发公司总经理由陈建良出任,天道贸易公司总经理由齐名出任,至于天道新媒体公司先暂时由我兼任,这是公司目前新开发项目,回头我们将会做专门研讨,希望大家踊跃为公司发展献计献策,为天道集团辉煌灿烂的明天一起努力……” 开完会之后,天道公司像过节一样热闹非凡,大家都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憧憬,会议开了一个上午,散会时候已经到了吃饭的时间,大家还在办公室围在一起议论纷纷,连吃饭都忘记了,整个公司看起来一片欣欣向荣的气象。 安铁在吃午饭的时候才想起上个星期吴雅约自己去她的别墅,一想起吴雅那栋豪华别墅安铁就有些头疼,一去那个地方总会有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发生,也不知道这次去会面临什么样的场景。 其实,安铁反倒希望吴雅还是那个刚回国的女房东,住在酒店的套房里,听着德彪西的月光曲,带着一种别样的风骚跟自己聊聊她的归国计划,可现在,这个吴雅就像是一个挥金如土的富婆,更像是一个黑社会的大姐大似的,有点像满是尖刺的玫瑰,让人想碰一下却觉得扎手。 这几天,安铁在吃午饭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一个人,坐在附近商场美食街的一角,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群,有一种非常真实的生活感觉,尤其是,这几天,安铁发现商场的美食街里出现这么一批人,就是报纸上报道过的“吃剩饭一族”,这个现象让大多数人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 今天安铁基本上没什么胃口,要了一份套餐只是随便吃了几口,安铁坐在那的时候,总感觉有好几双眼睛放着亮光盯着自己桌上的那份套餐,于是,安铁可以肯定,自己被那些吃剩饭一族给盯上了。 安铁站起身,装作若无其事地走到电梯旁边,扭头一看自己原来坐的位置,果然,看见一个又高又壮的红脸大汉坐在那拿起筷子就开吃了,这人丝毫没有犹豫,也不理会周围人目光,吃的那叫一个酣畅淋漓。 安铁皱了皱眉头,心底就像被什么东西刺了一下,这也是生活的一部分,我看到了,我们想到了些什么,可我们却开不了口,这样的事情就像一个冷笑话,笑过的背后是无法言说的悲凉。 安铁心情很郁闷地回到写字楼的办公室,坐在那静静地抽了一会烟,然后甩甩头,拨通了吴雅的电话。 “安,我还以为你把我们今天见面的事情忘了呢,还好,你在我给你打电话之前把电话打来了,要不我可就伤心了。”吴雅娇滴滴的声音像玉珠子敲打着玉盘。 “哪能呢,我可不比你,现在忙得焦头烂额,刚倒出空来,你现在在家不?”安铁道。 “在,等你一天了,你过来吧,我给你煮咖啡喝。”吴雅慵懒地说道。 “好吧,见面再谈。”说完,安铁把电话挂了。 安铁开着车,慢悠悠地往吴雅的别墅走,心里琢磨着该问吴雅一些什么样的问题,再神秘的东西也会在特定的时候被揭开面纱,安铁还是以前那样的想法,这世上没有绝对的坏女人,所以安铁情愿在面对任何一个女人的时候,想想她的好处。 说起来吴雅这个女人一直跟自己关系算是不错,无论是私交还是在生意场上,想起当年自己离开报社,还是吴雅的或多或少地帮了自己,否则,天道公司也不会在脱离报社之后更胜从前。 到了吴雅那栋别墅的院门前,安铁按了几下喇叭,大门缓缓打开,沿着那条宽敞的路往别墅的所在开进去,看到宽阔的草坪和花团锦簇的植被,在稍远一点的地方,好像还有一个小型游泳池,这女人真是够奢华,够享受。 把车停在华丽的别墅大门前,立刻就有一个服务生打扮得小伙子过来给安铁开车门,下车以后,安铁看到一个管家模样的中年男人走过来,脸上带着标准而职业的笑意,引着安铁进入别墅。 这次,管家没带着安铁在一层停留,直接带着安铁上了三层,然后领着安铁穿过长长的走廊,在走廊尽头的一扇大门前停了下来,对安铁说道:“安先生,吴总在里面等你。” 安铁对那个管家点了一下头,那个管家就离开了。 安铁敲了两下门,里面传来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请进!” 推开大门,里面灿烂的阳光晃了一下安铁眼睛,只见吴雅穿着一身很随意的纯棉衣裤从落地窗的光线中缓缓迎上来,果然是美女都是闪亮登场的,五年,对于一个善于保养的女人来说,应该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吴雅有这个资本让她那姣好的容貌保持不变。 看着吴雅那张妩媚动人的脸,安铁展开笑容,道:“你的风采更胜当年啊,还是那么动人,嘿嘿。” 吴雅深谙穿衣之道,知道什么样的年龄适合什么样的打扮,以前见吴雅经常穿着或者隆重或者性感的礼服,今天见吴雅一身随意的纯棉衣裤,把头发扎了一个马尾,使人不由得眼前一亮。 女人年纪越大应该激发着生命的活力,如果吴雅现在的年纪再穿的像以前那样亮相,无疑只会增添一份沧桑感,看她略施粉黛,活力四射地缓步走到自己身边,抬起下巴,甜腻地对安铁笑着说:“安,你还是那么会说话,你说怎么能让我不想你想到骨头里啊。” 安铁扫了一眼这间布置考究的套房,这个吴雅虽然说话洋腔洋调,可骨子里还是很古典的中国女人,所以她住的房子一般来说都带着一种浓浓的古味,可你单看这里的东西,却是现代感十足。 安铁大咧咧地坐到那张碎花沙发上,看着吴雅慵懒地坐在自己对面,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安铁下意识地点上一根烟,抽了一口,对吴雅道:“怎么?看我成老男人了是吧?” 吴雅娇笑着说:“在我面前提老?你不厚道啊,我才是成了老女人了,你比我年轻多了。”说完,吴雅的眼里闪过一丝很复杂地情愫。 这个时候,佣人端进来两杯咖啡,放在吴雅和安铁面前,咖啡的味道很是香浓,一股扑鼻的热气迎面而来,吴雅抬起下巴对安铁笑了一下,说:“尝尝,是我亲手煮的,别处可喝不到。” 安铁端起咖啡喝了一大口,翘起二郎腿,道:“我一直喝不惯这玩意,不过你亲手煮的,味道的确很不一般,嘿嘿。” 吴雅掩嘴笑了笑,说:“真不该见你,一见了你啊,皱纹都要多几条,对了,我听说如月之前找过你,你人缘不错嘛。” 安铁顿了一下,带着玩世不恭的笑意道:“唉,没办法,个人魅力问题。” 吴雅撇撇嘴,说:“看把你美的,不过你还就是这么个让人忘不了的人。”说完,吴雅站起身,走到安铁沙发的扶手上坐下来,把手放在安铁脸上,眼里噙着笑意。 安铁扬起脸,伸出胳膊搂住吴雅的细腰,吴雅就势坐到安铁腿上,勾住安铁的脖子,安铁似笑非笑地看着吴雅的嘴唇离自己越来越近,吴雅身上那种甜丝丝的香水味道充溢着安铁的鼻息,安铁仰起嘴唇笑了一下,接着,吴雅娇嫩的嘴唇就压在了安铁的唇上。 成熟女人的味道从舌尖一圈圈扩散开来,安铁娴熟地含住吴雅嘴里的柔软,与其说这是一个舌吻,不如说这是一个男人和女人的吻剂大比拼,眼看着吴雅眼底的笑意越来越浓,倒在自己怀里的身子也越来越柔软,安铁轻轻咬了一下吴雅的舌头。 吴雅娇呼一声,紧紧环住安铁脖子,眼睛里放出异样的光,像一只修炼了千年的狐狸精,一时间两个人呼吸也越发急促起来。

安铁走到阳台跟前,意外地发现那个叫楚香的穿着一身红色的运动服在阳台上伸胳膊踢腿锻炼身体。安铁的头很晕,身体有些飘忽地站在早晨的阳台边,阳光很好,秋天的阳光干净而明亮。 房间里亮堂堂的,很安静,外面也很安静。生活仿佛平静如水,那些在每个人心里波涛汹涌的心思,在秋天早晨的天空下,在明亮的阳光中显得那名微不足道。 生活还是以同样的面孔呈现在人们的眼前,只是人却在时光中慢慢变得面目全非。比如楚香,安铁今天就觉得她很不一样,以往那种阴郁的面容换上了一种灿烂的面孔,在阳台上显得神清气爽,充满了活力。 正在安铁看着对面锻炼的楚香有些出神的时候,发现楚香也正往自己这边看,于是安铁赶紧转过身,来到餐桌前。餐桌上放着油条和豆浆,桌子上还压着曈曈留的字条:“叔叔,喝点豆浆,豆浆里我多放了些糖,凉了就在微波炉里热一下。”安铁笑了一下,用手摸了摸盛豆浆的碗,豆浆还是热的。 安铁把豆浆和油条拿到茶几上,喝了几口豆浆,然后靠在沙发上,长舒了口气,感觉胃里舒服了不少。 坐在沙发上的安铁,身体就像一个装满了水的空麻袋似的,萎谢在沙发上,仿佛全身都在冒着水气,阳光从玻璃窗子里照进来,房间里弥漫着早晨阳光的淡黄色。 安铁感觉自己如同一朵凋谢的花,有一种死亡般的快感。他并不知道死亡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他只是主观地感觉,死亡大致应该就是像他现在这个样子,生命如同一朵花,慢慢枯萎,生命的气息慢慢从你的身上抽离,那个承担了太多俗世痛苦与沉重的肉体慢慢变得轻松起来,然后你就感觉自己就像一根羽毛,在空中慢慢地飞舞。 这根无依无靠的羽毛,是不是就是藏在我们身体里看不见摸不着的灵魂? 安铁恍惚地想了一会,感觉自己的想法有点可笑。然后,安铁想起了秦枫,他很想跟秦枫打个电话,问问她现在的身体好不好?他很想知道秦枫现在的感受,可他又不敢打电话问,更不敢打电话约秦枫出来谈谈,他其实想象过自己跟秦枫聊天时候的感受,那种无话可说的言不由衷的心知肚明的千帆过尽的惆怅与痛苦,那些在一起的美好的时光,那些一起做过的美梦,摆在伤痕累累千疮百孔地眼前,安铁和秦枫都无法忍受。 安铁就像一个老人一样盘着腿坐在沙发上,喝着豆浆看着茶几边上的阳光的反光发愣,正在这时,手机响了起来,安铁吓了一跳,看着手机呆了两秒钟,然后懒洋洋地接起来,电话是赵燕打来的,赵燕说吴雅刚打电话说她们的海岛开发计划已经排上了议事日程,想上午跟我们见见面聊聊这个事,问安铁上午能不能过去,赵燕说:“如果你要是实在不舒服,我就跟我们策略部的人先过去一趟,先听听她们的意思?” 安铁想了想,说:“我没什么,你等我一会,我现在就过去。” 安铁下楼之后,开车到了公司,跟赵燕一起带着策略部的总监欧阳振声三个人来到了吴雅的别墅。 来到别墅门口,赵燕给吴雅通了个电话,放下电话之后,别墅大院的门就自动打开了。 车子开到院子里,安铁一眼就看到吴雅正在跟一个看起来眼熟的女人在说话,安铁他们三人下车走到吴雅跟前的时候,安铁才发现,那个感觉眼熟的女人是支画。 支画正在跟吴雅告别,吴雅连连点着头,看起来对支画很恭敬。 看到安铁,支画笑了笑道:“安先生好,又在这里看见你了,你们聊,我先告辞。” 支画走后,吴雅神情严肃地看着支画的背影消失了,才转头对安铁笑了笑说:“来啦!” 安铁心里很疑惑,这个叫支画的女人看起来很神秘,自己最近感觉走到哪里都能碰到她,连平时谁也不放在眼里行事张扬的吴雅对她似乎也相当恭敬,对,吴雅对这个女人的态度就是叫恭敬,安铁看着吴雅问:“你们认识?” 吴雅赶紧否认说:“不,她是我们的一个大客户,有一些业务上的联系。” 安铁也没追问,笑了笑就随着吴雅走进了别墅的客厅。一个印度侍应生给安铁他们倒完茶水又给吴雅倒了一杯咖啡之后,就恭敬地站在一旁随时准备听候招呼。 吴雅动作麻利干练地拿出一叠材料,给安铁、赵燕和欧阳振声各一份,然后对安铁说:“安,我们的海岛开发计划已经排上议事日程了,我们的建设规划已经做完,想跟你们商量一下招商推广计划,我们的计划是在明年春天启动这个项目,同时着手招商宣传,我们想让你们尽快给我们提供一个全面的招商推广方案,我们的海岛开发计划期投资1亿美圆,如果你们的招商推广规划方案让我们满意的话,我们第二期第三期开发计划还可以接着合作。” 接下来,安铁和吴雅对海岛开发计划的规划、定位和期的基础建设完成到开始经营日期等交流了一上午,到中午的时候,吴雅要安铁留下来吃饭,安铁说:“不用了,我们回去仔细安排一下,你们这个计划很庞大,我们还需要增加人手,我马上回去商讨安排,可能需要的时间能长一些,估计得等到我们的时尚峰会开完之后才能全力着手你们的案子。” 吴雅妩媚地笑了一下,道:“没关系,你抓紧就好,对了秦枫最近好吗?” 安铁愣了一下,然后说:“还可以,那什么,没什么事我们就告辞。” 吴雅笑了起来,眼睛转了转道:“对女人要好一点,否则,有得你吃苦头哦,开玩笑啦,你们忙吧。” 安铁、赵燕和欧阳振声从吴雅那里出来,到天道公司楼下,欧阳振声上了楼,安铁和赵燕在附近一家饭店找了个包间点了几个菜,吃饭之前,赵燕关心地问:“安总,感觉你精神状况不太好啊,喝那么多酒干嘛,对身体不好的。” 安铁看着美丽干练的赵燕,有些歉疚地说:“赵燕,这些年辛苦你了,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帮了我这么多忙,谢谢你了。” 赵燕安静地看着安铁,用手拂了一下桌布,然后说:“安总,你这么说我就有点伤心了,你把我当外人了。” 安铁说:“不是,这样吧赵燕,下午,我们公司开个会,我正式宣布你为天道公司的总经理,另外,你的公司给你20的干股,等适当的时候改成注册股份。这几天我们就签一个协议。你也别推辞了,我希望你能一直帮我。” 赵燕赶紧说:“安总,这不合适吧,这要是让别人知道了还不说是我图你的钱啊。” 安铁说:“谁说的,你是人才嘛,没有你,谁帮我赚钱啊,呵呵,你就别推辞了,怎么你不想帮我啊?” 赵燕脸红了一下,道:“不是啊,只是……” 安铁打断赵燕的话说:“别只是了,就这么定了,我还有有些计划,这个公司以后你就接手主要打理,我准备再注册两家公司,一个是房地产营销公司,主要先代理一些楼盘销售,二手房买卖,兼做一些租赁的小业务,先在市内四个区各开一家分店,但主要任务是要组成一个专业的房地产营销团队,另外做一个贸易公司,先期主要做一些时尚产品的代理,我们不是有不少这方面的客户嘛,下一步争取做一些国内贸易,争取用最短的时间国际国内贸易都开展起来,另外,我还打算在时尚这个行业做出一个产品品牌,我倾向于在服装这个领域,利用我们的策划和推广的人力优势和媒体优势,但这个还是计划,你也留心一下,我们不急,一步一步来,从小做起。” 赵燕兴奋地看着安铁,脸上的表情靓丽娇艳,每次一说起工作,赵燕总是显得专注而妩媚,这种感觉常常让安铁奇怪,工作中的赵燕总是那么美丽动人,是那种商场上的典型的白领丽人。商场上也正是因为有赵燕这样的女人而生动和有意思许多。 赵燕说:“太好了,安总,我等这一天都等了好久了,我们总于可以放开手脚干一场了。” 接着安铁对赵燕说:“在时尚峰会之前,你就给我拟定一个关于这两个项目的商业计划书,公司注册和招聘人员同时进行,对了,还有天道公司要充实策略部和创意设计部,再招聘几个策划和创意设计人员,还有,留意一下公司的谁可以培养成副总经理,或者从外面招聘也行,你需要帮手。” 赵燕看着安铁,目光里含着水道:“安总,我会尽全力做好的。” 跟赵燕谈完话,吃完饭已经是下午2点多了,回到公司,安铁就召集大家开会,正式宣布赵燕为天道公司总经理,秦枫因事不再担任总经理一职,安铁为董事长一事,之后,赵燕把公司的前景发展做了一个简单的描绘,算是就职演说,公司员工群情激奋,一个个摩拳擦掌都等着跟安铁好好大干一场。 开完会后,安铁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坐在大强原来坐的那把大老板椅上,才感觉自己疲惫得不行,仰躺在椅子上闭着眼睛长长地呼出一口气。 过了一会,安铁听到桌子上一声轻响,睁开眼睛一眼,赵燕泡了一杯热茶轻轻放在安铁前面,见安铁睁开眼睛,赵燕轻声道:“累了吧,要不你早点回家休息把。” 安铁说:“不用,我休息一会就行。” 赵燕说:“那我先出去了,有事情叫我。” 安铁说:“没事了,下班直接走吧,不用跟我打招呼了。” 赵燕离开之后不一会,安铁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又响了,安铁皱着眉头,拿起手机一看是曈曈打来的,一看是曈曈的电话,安铁打起精神道:“Y头,是你啊?” 曈曈说:“是啊,我放学了,我问问你什么时候回家?” 安铁想了想说:“我晚上可能要晚点回去,你先回家吧,吃饭不用等我。” 曈曈那边沉默了一会,说:“那这样吧叔叔,我去老师那一趟,回头再给你电话,你要早点回家啊。” “知道了。”挂掉曈曈的电话,安铁就仰躺在老板椅上闭着眼睛,不知不觉就睡着了。等安铁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天已经黑了,安铁用手摸了一下脸,然后看了一下表,已经7点多了。 其实,安铁并没想去哪里,只是昨天晚上听完曈曈的表白后,安铁突然感觉不知道怎么面对曈曈了。他想好好静一静,想一想,但,现在的安铁,好像连想想什么的力气都没有了。 安铁在办公室一个人发了一会愣,然后收了一会,准备去找白飞飞,在过客酒吧坐一会。

安铁第1天回到天道公司,本来想与天容地产接触一下之后找路中华再谈谈工地上的事情,可这一天几乎就没怎么闲着,现在快要下班了,吴雅又来了一个电话。 安铁犹豫了一下,暗想柳如月说的果然没错,自己才正式踏入天道公司,吴雅就追过来了,这有点让安铁哭笑不得的感觉。 这个画舫是不是觉得可以把我玩弄于鼓掌之间,安铁在心里笑了笑,冷冷地哼了一声。 “安,是你吗?听说你回公司啦?”吴雅娇滴滴的声音还是那么销魂。 “是啊,今天刚在公司上一天班,你时间掐得真准呐!”安铁淡淡地说道。 “看你说的,我不是急着要见我的大男孩吗?哎呀,五年了,真难以想象啊,你都不知道,我私下里为你的事咨询过好几个律师,算了,不提这些晦气的东西了,安,你还好吗?” 吴雅说的话很动人,若不是柳如月之前的提醒安铁还真会有几分感动。 安铁干笑道:“挺好,不过成老男孩了,嘿嘿,听说你现在在滨城可是风云人物啊,能让你这么牵挂,我还真有点受宠若惊。” 吴雅娇笑了几声,说:“咱俩谁跟谁呀,你少跟我在这耍花腔,我现在真想马上就见见你,安,你不会是不想见我吧?” 安铁道:“怎么会呢,随时恭候你大驾光临,这些日子我处理点事情,回头一有空我就去看你。” 吴雅沉默了一会,说:“安,要不这样吧,下星期一你来我的别墅坐坐,我有很多话一直想跟你说。” 一直?安铁琢磨着吴雅话里的意思,从吴雅的态度和语气上看,吴雅似乎并没有对自己油腔滑调,反而比之前的每一次见面真诚很多,可就算吴雅现在跟自己接触抱有什么目的,安铁也不会拒绝见面,目前为止,吴雅手下的那些项目还是天道公司不小的业务量,而且,要想把事情搞清楚,这个画舫现在看来不接触都不可能了,于公于私,安铁都得去赴约。 安铁静静地说:“那就这么说定了,我下周一去看你,听你声音这么亲切,感觉就像我表妹似的,表妹,你还是那么销魂呐!嘿嘿!”安铁轻松地跟吴雅调笑着,女人嘛,一个她不讨厌的人跟他调情,她总是会高兴的。 果然,吴雅一听安铁调戏她,声音变得一下子清亮很多,笑意很浓地说:“安,这才是我的大男孩嘛,那下周一我在家等你。” 挂了电话以后,安铁轻吁一口气,幸亏吴雅没说马上就见面,否则自己还真不知道此时有没有心情跟她叙旧。 想到这里,安铁的眼前有出现了柳如月的身影,安铁心里叹了口气,想,也许应该再跟她见见面,这个画舫似乎越来越复杂了。 下了班以后,安铁约了赵燕出去吃饭,这次安铁不打算谈工作上的事情,只是想表达自己对赵燕这五年来的感激之情,看着这五年来虽然没有翻天覆地的变化,但每一个细节都做得无比细腻的天道公司,安铁能够想象得出赵燕这五年来为了公司付出多少心血,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能为你把公司守住5年,而且也算在稳步中发展,这份感情,安铁一想起来,就觉得很沉重,欠什么,不能欠别人的情,钱能还清,欠了情有时候是一辈子都无法还清的。 安铁选了一家市内比较有名的西餐厅,这里安铁以前给瞳瞳过生日的时候来过,大厅里那架白色钢琴安铁的印象很深,那个像梦幻一般的夜晚,在安铁踏入西餐厅那一刻,在安铁的脑子里像过电影一样呈现出来。 想起那天给瞳瞳买那件生日礼物时自己的样子,安铁的嘴边扬起一抹笑意,当时也难怪卖首饰的女孩会误以为自己在给女朋友挑选礼物,那时安铁的心情比和秦枫一起挑钻戒更激动,安铁终于明白,为自己喜欢的人付出,看自己喜欢的人快乐,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安铁出神地看着西餐厅的大门,盯了半天,眼睛里充满了期待,仿佛期望大门一开,自己想见的那个人就会出来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每一次,这个餐厅的玻璃门一晃,玻璃的反光幽幽一闪,安铁的心就要跳一下,疲惫的眼睛在瞬间也似乎亮了起来,但马上,安铁的眼睛很快就会暗淡下来,西餐厅的大门人来人往窜流不息,安铁就那样看着那个大门发呆了很久。 就在酒吧的大门再次被人推开的时候,赵燕走了进来。 看着穿着一身浅灰色套装笑容浅浅的赵燕,安铁一阵恍惚,有些后悔来这家又会勾起太多回忆的地方,安铁甩了一下头,对赵燕笑着说:“赵燕,点东西吧,我就知道你们女孩子都喜欢在这样的地方吃饭。” 赵燕眸光闪动地看着安铁,笑吟吟地说:“安总,可我知道你不喜欢吃西餐的,要不咱们换个地方?” 安铁摇头道:“人都是会变的,西餐其实也不错,何况这里也有中式餐点,有些东西做得比中餐还地道,不如那个咸鱼,我就觉得原汁原味,比许多好的中餐馆里都强,赵燕,我现在是不是变了很多,老很多了吧?” 安铁有些伤感地问赵燕,问完,马上又觉得自己好像太八婆了。 赵燕喝了一口柠檬水,沉吟着说:“我看一点也没变,总的来说你更成熟了,现在一见你在公司,我的心里就特别踏实,说实话,如果安总再晚回来个一年两年,我还真就撑不住了。”说着,赵燕的眼睛蒙上一层雾气,低头微笑了一下,用手摸了摸杯沿。 看到这样的赵燕,安铁的心里有点难受,清了清嗓子,道:“赵燕,难为你了。” 赵燕扑哧一笑,拿起菜单,道:“我先点菜,我还没在这么浪漫的地方吃过饭呢,尤其是我对面还坐着一个大帅哥,今天我要狠狠宰你一顿。”说完,赵燕俏皮地眨了眨眼睛,认真看起菜单来。 安铁见赵燕把菜点完了,又加了一瓶香槟酒,赵燕一直坐在安铁对面含笑看着安铁,那眼神像一汪深潭,安铁怕一迎上去,就被那温柔的眼眸给吸住,有些不自在地笑了笑,说:“对了,赵燕,之前听你说飞飞和海军都不在大连,他们在哪你知道吗?” 赵燕听安铁这么一问,连忙从挎包里拿出一张纸,递给安铁说:“安总,你不问我都忘了,这是飞飞姐现在的电话,她一跟我联系问的句就是关于你的消息。” 安铁拿着那张纸顿了一下,说:“飞飞最近来电话了吗?” 赵燕点点头,说:“来过的,她说她听酒吧里的人说有一个客人点红烧肉了,还嘱咐我留意一下看看你回来了没有,当时我真想告诉她你回来了。” 安铁神色黯然地挥了一下手,说:“赵燕,还是先别说了,你不是说她最近一直在忙影楼各地分部的事情嘛,反正她现在还是满世界的跑,我不想打扰她做事情。” 赵燕看看安铁,笑了一下,道:“嗯,其实我也很羡慕飞飞姐那份洒脱,去年飞飞姐回来的时候我们吃过饭,飞飞看上去比我还年轻呢。” 安铁抚掌笑道:“白大侠都成精了,估计我成小老头了,人家白大侠还是妙龄少女,嘿嘿,哎?海军呢?” 赵燕顿了一下,说:“李海军的消息我就不是很清楚了,不过飞飞姐应该知道的,等安总跟飞飞姐见面再问她吧,安总,你一定去贵州找过瞳瞳吧,有消息吗?” 安铁神色暗淡地摇摇头,这时,那架白色钢琴里流淌出一曲很熟悉的曲子,是《不想睡》?!安铁有些讶异地往那架白色钢琴旁看了一眼,弹钢琴的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这又是一个巧合吗? “安总,你怎么了?我觉得瞳瞳很快就会回来找你的,你也不要太担心。”赵燕眼神复杂地看着安铁说。 安铁把视线收回来,举起酒杯,道:“我没事,我也相信很快就会和瞳瞳见面,来,赵燕,咱俩喝一杯。” 赵燕缓缓地举起酒杯,跟安铁轻轻碰了一下,然后笑盈盈地把杯里的酒喝干,用餐巾擦一下嘴角,情绪有些激动地说:“安总,你说这五年我有什么变化嘛?” 安铁看看赵燕,笑道:“没变,还跟以前一样漂亮。” 赵燕摸摸自己的脸,羞涩地笑了一下,道:“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可我还是觉得我也变了,安总,你知道吗,咱们公司的员工还给我起了一个绰号呢。” 安铁饶有兴味地道:“哦?什么绰号,我没听说啊?” 赵燕抿了一下薄薄的嘴唇,说:“不是什么好听的,叫什么‘铁娘子’气死我了,可现在觉得无所谓了,估计他们平时是看我板起脸的样子私下里就可能会讨厌我了。” 安铁看赵燕像是在谈论别人似的谈论自己,心里那种对赵燕的愧疚感又涌了出来,深吸一口气,说:“赵燕,你为天道公司付出了很多,如果有机会,考虑一下你自己的事情。” 赵燕听完安铁的话,手无意识地往滑下桌面,手腕上的表把餐巾勾住了,酒杯被带得歪倒在桌面上,把跟前的碟子敲得“当”地声,所幸杯子没有碎掉,赵燕手忙脚乱地把酒杯扶起来,然后目光闪烁地看看安铁,说:“安总,我现在挺好啊,怎么你急着想送我嫁妆嘛?”说到最后一句,赵燕的声音都有些发颤了。 安铁张了张嘴,没想到赵燕的反应这么大,赶紧转移话题道:“我不是怕你为了工作上的事情都没有自己的生活了吗!你放心吧,赵燕,以后不用什么事情都亲力亲为。如果真把你这个总经理给累坏了,那损失可就大了。” 赵燕低着头,不太自然地笑笑,没说话,接下来气氛变得有些沉闷。 赵燕几乎没怎么吃东西,倒是喝了不少的酒,看着赵燕的脸色变得越发红润,眼睛忽闪地看着自己,安铁也搞不清楚此时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心里不断地想,西餐这洋玩意怎么他妈的就这么难吃。 把半醉的赵燕送回家,安铁开着车沿着大马路闲逛,这春天里的风越来越暖了,记忆中瞳瞳身上散发出来的青草阳光般的味道在春天里到处都是,难道自己一直感觉瞳瞳就在身边,也是春天造成的错觉?! 安铁想起把赵燕送进家门时,临走时赵燕那双幽怨而失落的眼晴,背后出了一层细汗。 感情上的事是每个人心中的软肋,安铁苦笑了一下,叹了口气,把车缓缓开向白飞飞的影楼。 穿过一条街道,安铁远远就看到了白飞飞影楼的灯箱,等到车子越来越近,安铁看清楚灯箱上的那副照片一下子愣住了,一脚踩下去,在这条幽静的街道上响起一声尖锐而急促的刹车声。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经典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第29章 养个女儿做老婆2 何不干

关键词: 永利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