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棋牌游戏_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

热门关键词: 永利棋牌游戏,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
当前位置:永利 > 经典小说 > 仙侠梦54

仙侠梦54

文章作者:经典小说 上传时间:2019-10-05

一:下山
  秋楚寒是仓芜山玄真派第八十六代掌门清胤座下弟子,自小便被清胤作为下一任掌门培养。经过数年来的道法熏陶,俨然已具备掌门人的资质和品德,然而从未曾踏出山门的他还缺乏一些历练。
  近几年来,清胤越发觉得自己力不从心,他看着自己最得意的弟子,不经意地露出满意的微笑。可他也知道秋楚寒在与人相处之道上,还缺乏认识。秋楚寒太容易相信人,太循规蹈矩,太仁厚,这样反而易受人所制。
  清胤终于下定决心,这一天他唤来秋楚寒,看着自己悉心栽培的孩子终于长大,他欣慰地露出微笑:“楚寒,为师相信你已经将该学的都学会了,所以,你是时候该出去历练一番,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为师给你半年的时间,半年后回来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学到了什么。”
  突闻时,秋楚寒愣了半晌才明白师父的意思,他暂将揣测压下,镇静地躬身叩拜师上:“弟子听命。”
  第二天,秋楚寒收拾好包袱辞别了师父和师兄师弟们,第一次走下了仓芜山。
  走到仓巫山脚下之时,已是临近正午。通往临近城里的岔路口搭起了座简陋的茅屋,茅屋前摆着几张桌子,几条板凳,稀稀落落地坐着几个人。
  秋楚寒看了看那几个聚在一桌嘀嘀咕咕不知在说什么的少年,在他们临桌坐了下来。
  眼尖的店家立刻站到了秋楚寒面前,堆着满脸的笑边用袖子擦桌子边问:“道长刚从山上下来?走得饿了吧,要来碗面尝尝不?我家的面味儿可好了,我保证您吃了一回想两回啊。”
  秋楚寒看着热情的店家还没来得及露出礼貌的微笑,面前的店家就被一只纤瘦的手臂推到了一边。他抬头看向推开店家的那个少年,普通的宽袍大袖罩在少年纤细的骨架上显得过于宽松,而少年丝毫不在意自己装束的不便,笑眯眯地贴着他的身体坐下。
  少年纤细的手臂攀上楚秋寒肩头,整个人软若无骨地靠在他身上,一双狭长的眼眸闪闪烁烁地看着他将唇送到他耳边,拖着甜腻腻的尾音说:“这位道长好眼生呢,不过长得还真是不错,看得人家好想亲一口呢!”
  将自己发痒的耳朵从少年唇边挪开,秋楚寒皱着眉推开肩上的手,霍然起身:“我不想与你们为难,你们还是快些离去,不要打扰别人的好。”
  然而,那少年只是不规不矩地翘起一条腿坐在板凳上,弹了弹手指偏头若有所思地看着他,似乎在想什么问题。
  楚秋寒不经意看到少年露在袖外的半截手臂,看着那盈盈不及一握的手骨,他不由自主将指尖凝聚的真气散去。再看那少年一副不打算让位的样子,他干脆转身在另一张空桌旁坐下。
  可他刚一落座,那少年的身体却又贴了过来:“这么说你看出我的真身了?”少年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他,仿佛发现了不可思议的事。
  指尖飞快地虚空画出一张符咒点在少年腰间,秋楚寒起身坐在了少面对面的位置。看着少年维持着那个半倚半靠的姿势冲自己一个劲儿地皱眉瞪眼,还时不时地抽抽嘴角,秋楚寒的眼中不禁泛起一抹笑意,于是少年的瞳孔里烧起了一簇簇小火苗。
  看到店家再次热情地走过来,秋楚寒抬头道:“店家,我要一碗素面。”
  “哎,好咧,道长您稍等马上就好。”店家洋溢着热情的脸上透着红光,仿佛将渐凉的秋意驱散了,只听得边他往里走边喊,“婆娘,给道长做一碗素面!”
  秋楚寒第一次体会到这样淳朴的民风,不禁又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而他没有发现对面那个少年的眼神变得奇怪起来。
  没一会儿,店家就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面出来了,秋楚寒起身接过;“谢谢。”
  店家浓浓的眉毛下是一双笑眯了的眼,边用抹布擦着手边说:“道长客气了,快尝尝我家婆娘的手艺好不好,吃好了以后可要常来啊。”
  “好。”秋楚寒点点头,表情庄重地拿起了筷子。他没有看到站在一旁的店家脸上笑意渐收,一双眼睛恢复了正常大小,看起来竟有点儿凶相。
  就在秋楚寒夹着面往嘴里送的一瞬间,他对面的少年突然不见了,紧接着他手腕被一道红光击中,还夹着面的筷子和面一起撒了他一身。
  秋楚寒立刻站起来手忙脚乱地将衣服上的面抖掉,然而下一刻却动作凝滞,随手掏出几锭碎银放在桌上眨眼间连人带包袱一起风一般的消失在店家眼前。
  这时,店家的表情已经完全看不到一丝热情和笑容了,只剩下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先前与那少年同桌的几个少年看着店家的一张黑脸偷笑到不行,一得意忘形就露出了几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来。
  店家一记冷眼横过来,手指着那几个少年破口大骂:“你们几个狐崽子,毛还没长齐也敢到处惹事生非,今儿坏了爷爷的好事儿你们说想怎么了?”
  那几个少年忙作揖赔笑:“猪大哥别气别气,小心气坏了身子。”
  眼看猪店家要发飙,其中一个少年眼睛一眯贼兮兮地趴到猪店家耳边,小小声道:“猪大哥消消气嘛,您看中了那小道士的淳厚修为,这我们大伙都明白的,咱们同为妖类又怎么会和您使绊子呢,今儿这事儿跟我们真没关系。都是钥午那小子不长眼,看那小道士长得还不错就想拿来逗一逗,我想他玩够了就会把人给您好好地送来的,您想要的东西凭他的修为还是动不到的,您说是吧?”
  猪店家瞪着眼睛等他说完,恶狠狠地看着那少年邪气的脸道:“爷爷从不欺负小辈儿,今儿不跟你们几个计较,但是钥午那小子要是不把人送来,爷爷要他好看!”
  那少年立马赔笑:“那是那是,我一定把话带到。”
  猪店家横了他一眼转身进屋去了,那一脸邪气的少年神秘地笑了笑,带着同伴悄悄地蹲在墙根儿听屋里的动静。
  不多时,里面就传来一阵压抑的猪嚎声,听那声音就知道被母猪揍一定很痛,于是几个少年捂着嘴偷笑了一阵后就赶紧溜走了。
  
  二:狐精
  钥午是一只刚修炼成人形没多久的火狐,自小便野惯了,于是向来目中无人,别人说做不得的事他偏要去做,久而久之讨厌他的同类越来越多,知道他这个脾气的也越来越多。
  一次,大家打赌谁能从那些总是跟他们作对的的道士身上偷得一样东西,就让谁做老大,钥午于是很自然地接下了这个挑战,可他想不到的是就因为这个赌他从此惹上了一个大麻烦。
  “我说你这个臭道士,我做我的妖做得好好的,你不专心修你的道,老追着我干嘛?”钥午蹲在一棵高高的树杈子上很是苦恼地看着树下的人,身上的衣服早已是破破烂烂,可想而知这几天被追得有多惨。
  树下,秋楚寒仰头默默无言地看着他,右手食指与中指间夹着一张黄灿灿的符纸,颇有些威胁的意味。直看的钥午越来越心虚,可怜兮兮地摸着被树枝刮破的袖子把自己缩成更小的一团。
  秋楚寒的目光一动,落在少年纤细的手骨上,再看那张委屈的脸,心中生出几许不忍,犹豫片刻后收起了符纸。
  “请把在下的东西还回来,在下保证不会为难于你。”
  钥午低头看着他,这是秋楚寒这些天唯一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像这辈子就只学会了这么一句话似得,而他每次都能那么平静地说出来,一点也看不出丢了东西的紧张劲儿,却真的是对自己做到了穷追不舍。这人,真没意思。
  “臭道士,小爷问你一个问题可好?”
  “请问。”
  “欠了人情就要还,是也不是?”
  “是。”
  “那我救了你一命,拿你点儿东西作为回报,对也不对?”
  听了他的话,秋楚寒面无表情地看了他半晌才道,“你何时曾救过我的命?”
  钥午懊恼地用手扶额,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指着他:“笨蛋,你个大笨蛋!你明知道那个卖面的是猪妖怎么还敢去吃他的面,你不知道他们想吃了你吗?”
  秋楚寒皱眉:“我没看出来。”
  听了他的话钥午差点从树上掉下来,瞪着眼睛问:“你没看出来他是猪妖?怎么可能,你都看出小爷的真身了怎么可能看不出那头猪?”
  秋楚寒对他用词的不雅感到不赞同,却也不想跟他多说,只是把目光偏移了一点,淡淡地回道:“并不是没有看出他的真身,只是没看出他想杀我。”
  “所以说你笨。”钥午不客气的骂道,“现在我们妖族与你们修道的表面上的确是井水不犯河水,但是一心求成不择手段的多得是,像你这样笨却有这么好修为的小道士,刚刚好就是那天上掉下来的馅儿饼,谁不想捡来吃?”
  秋楚寒听了没什么反应,只是看着他半天没说话,惹得钥午又是一通骂,骂过之后又问:“我看你也不是那么宝贝那东西,就算送给我了不行吗?”
  “不行。”秋楚寒果断地回绝,“至于回报,其他的都可以考虑,只有这个不可以。”
  钥午火了,噌地一声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忽然又邪恶地笑了起来:“可小爷偏偏就只想要这个,你越是想拿回去小爷越是不给你,你要是想恩将仇报欺负我,小爷奉陪。”
  秋楚寒手里的符咒被那句“恩将仇报”压得硬生生塞了回去,看着那只动作敏捷的狐妖眨眼间又窜出了老远,一阵无奈后只能御剑追去,那东西……不可以丢的。
  
  三:纠缠
  这个叫做秋楚寒的人钥午以前也曾听过,原本他还以为会是个多么聪明绝顶的人才能够得到清胤老道的喜爱,年纪轻轻就被定为了接班人,却没想到是这么一个笨蛋。秋楚寒实在是对妖类没什么警惕心,差点被吃了不说,还就这么被自己牵着鼻子走了,想想都觉得堪忧,堪忧。
  在过去的四十七天里,钥午无时无刻不想甩掉这个人,因为他实在是太无趣,太太太无趣了。
  之前偷得那套衣服虽说大了些,可到底还能穿,穿上以后也觉得自己有了那么些人气儿,还挺喜欢的。谁知道才穿上一天就遇上了这个人,只不过是偷了他一块破玉就被他追了好久好久,那件衣服早就破的不能再破。
  有一次钥午受不了想脱了那身破衣烂衫,但是才一脱下来就马上穿回去了。他第一次觉得在一个人面前不穿衣服……怎么就那么不自在,不自在得他想挖个洞钻进去。
  于是,他只好继续穿着那件破的不能再破的衣服到处跑,秋楚寒也就穿着那件一个多月没换,已经从白色变成土色的玄真弟子服跟在后面没日没夜地追。
  而在被这个人玩儿命似地追到第四十八天的时候,贼滑头的小狐精突然想开了。
  “喂,臭道士,既然你这么迷恋我,我就考虑下这辈子跟你作伴儿吧。”钥午翘着二郎腿坐在树上,嘴里咬着一根草低头坏笑地看着树下的人。
  秋楚寒看了他一眼,从包袱里拿出一套衣服扔给他:“衣不蔽体,成何体统。”
  钥午随手接住看了看,发现竟是和秋楚寒身上那套一模一样,再看看秋楚寒身上那件,不禁笑出了声:“你自己都那么脏了还好意思说我?”
  秋楚寒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皱了皱眉,然后看着钥午露出了很无奈表情,道:“把东西还给我,你想要其他的我一定尽力办到。”
  “喔?”钥午眼睛闪啊闪的,突然从树上跳下来刚好趴在秋楚寒肩上认真地问,“你说真的?”
  秋楚寒只觉肩上一重,耳边就有什么凑了过来,痒痒的暖暖的弄得脸上莫名其妙地开始发热。他向另一边侧了侧脸,目光也移向别处,有些浮躁地点头应:“恩,真的。”
  “那好。”钥午高兴地放开他,在身上东摸摸西摸摸摸出一块巴掌大小的玉牌来,随手丢给了秋楚寒,“小爷信你。”
  秋楚寒接住那块玉牌,看了看便收了起来,道:“那么,你可以告诉我你想要什么。”
  钥午眨眨眼,笑眯眯地蹭过去,秋楚寒终于警惕地退后了一步,可是钥午立马就又蹭了上来:“我要你保护我,从现在开始,以后都不能不管我。”
  秋楚寒愣了愣:“修道之人能与妖类一同生活吗?”
  钥午撇撇嘴:“你这些天不是都跟我这只妖一起生活过来了吗?”
  秋楚寒犹豫了……这种事可是从来没有先例的,若真答应了以后自己会怎样事小,要是给师门带来什么麻烦自己可就是大逆不道了。
  钥午看他犹豫的样子,眼珠一转便想到了对策,假装生气地扭头抱怨:“小爷是妖没错,可小爷救过你的命也是事实,修道之人难道就可以知恩不报吗?你可知如果你不保护我,那只猪妖就会来找我的麻烦?我从他的毒面下救了你他可是一直记恨着我呢,我修为没他高,可打不过他。”
  秋楚寒看着他,目光从他那稚嫩无辜的脸上看到瘦弱的只有骨头的身上,心里承认放他一个人去面对那恶毒的猪妖自己确实也不放心。他也的确是为了救自己才得罪的猪妖,那么……自己保护他于情于理都是必须的,若是不管他,让他出了什么事,自己恐怕也会愧疚一辈子的。想了又想,他终于决定:“好,我答应你。”
  可是,听到他答应了钥午反倒是愣了愣,他还以为又要死缠烂打一番才成,真的没想到秋楚寒竟然这么容易就答应了,这个秋楚寒……真是笨。因为欠了一个人情即便是被偷了东西也只是追,从不出手对他怎样。又因为那个人情就答应要永远保护一只妖,不在乎会被同道如何看待。这个人,还真不是一般的笨呢。
  “好,那你可要记着答应我的,无论如何都不能食言哦。”
  “恩。”

第五十四章 逢场作戏

丨壹丨

秦天剑和湘儿聊了很久,才又回到房间,估计是茶喝的醉了,一觉睡到了当午,这才起身,待秦天剑穿衣服时,却发现天星盘已经不在身上,四处去找也没有找到,便赶紧出去去找湘儿,这可是他们秦家的传家宝贝,若是被父亲知道他弄丢了天星盘,定扒了他的皮不可。

深山老林,落魄的道士观,狐狸偷偷躲在门口,悄悄往里面看着。

秦天剑刚走出门去,便看到湘儿在打理花草,问她有没有见过一个星盘,秦天剑描述着天星盘的样子,而湘儿一脸懵懂,劝他仔细想想是不是落在了哪里,秦天剑还清晰的记得在野猪林时,被青城派一个叫青衣的道士救了之后,便把天星盘放到了怀里,妖毒发作之后,由于神智恍惚,落在了路上也有可能。

只见一年轻道士,着一身干净的道袍,一手持书,一手捏诀,目光在书页上过了一个来回,嘴里念念有词,时不时停下来思索片刻,目光又重回古书,眉头微皱,却也煞是好看。

秦天剑心想着,还是要下山去寻找一下,由于身上的妖毒已经被去除干净,身上只是些皮外伤,并无大碍,便和湘儿告辞,让她向她的师父香仪转告谢意,急匆匆下了山去。

狐狸灵动的目光对着年轻道士上下扫动,好久了,这破观终于又来了一个新鲜肉体。

秦天剑重回了野猪林,由于是白天,通往野猪林的路白天也无人行走,当时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竟然会和唐紫萱走进这野猪林,秦天剑越想越自责。

丨贰丨

若是再找不到天星盘,怕是只有一个办法,只是这办法太过凶险,当年父亲曾经告诉过自己,却从来没有实践。

狐狸第一天变成一个妙龄少女,佯装进山采药迷路,跌跌撞撞进了道士观,遇见年轻道士的时候还露出了被惊吓到而楚楚可怜的眼神。

只是这故梦也是,处处挑唆生事,如今的青城派也因为他的诱引去霸占别人家的宝物,只因为青城派的剑仙宗谱至今还是残卷,青衣掌门也不会这般落人把柄。

道长,这里是哪里?

秦天剑寻了一圈,快到天黑了还是没有找到天星盘,转念又想,当时自称是青衣道长的人本就是青城派之人,为何当时行事如此匆忙?因为负伤,二人到了青城山下,郎中却说只有青城山的道士才能治病,为何当时这个救他们的青衣道长不大发善心替他去除妖毒,反而匆忙离开了?莫非天星盘和他有关?

道长,你是妖怪吗?

天色已晚,秦天剑只好又回到了青城山上,又是那两个守门的青城派弟子,见秦天剑跑了过来,其中一个便道,“你的伤已经治好了,还来青城派干嘛。”

道长,下山的路怎么走?

“我有一件东西落到了里面,里面有一个叫湘儿的,自称是香仪的弟子,她可以作证。”

年轻道士似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妙龄少女,原本一张温润如玉的脸,因望着少女那精致的面庞而染上微微的红晕。

“原来是香仪师叔的关门弟子,我去把她寻来问个清楚,你先看着他。”这个道士对另一个道士道,谁知另外一个道士有些不乐意了,但还是留了下来,估计是因为湘儿是青城派公认的美人坯子,所以这些男弟子才这般争风吃醋。

他低下头,视线落到地上,说,姑娘,这里是深山老观,我乃云里真人云游时收的第二百八十徒弟,奉云里真人指令特来此观修行。

那守门弟子领了湘儿过来,秦天剑这才舒了口气,被湘儿给领了进去,秦天剑谢过了湘儿能够出手解围,湘儿也是个热心肠,“你丢了重要的东西肯定十分紧张,我也不能往你身上泼冷水,不然无事也会变得有事,你说对吧。”

少女双唇微启,你真的不是妖怪啊?那就好,我说怎么从没看过如此好看之人,你长得,可真俊俏,嘻嘻。

秦天剑笑了笑,“姑娘说的是。”说真的秦天剑的确怀疑过青城派拿走了他的宝物,但听到湘儿这么一说,突然觉得自己是无端揣摩罢了。

年轻道士似是第一次被人夸赞,一张小生脸变得更加红彤。

“你先回房休息吧,天色已晚,我明早去问问师父她是否知道。”

姑娘,天色不早,这下山路难行,我这就陪你下山。

秦天剑回了礼,“有劳姑娘了。”

少女眼波微转,好的呀。刚说完,又哎哟一声扑通倒地,抬起头泪眼汪汪地看着年轻道士,樱桃般的红唇在观里烛火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耀眼。

秦天剑辅助在房间左思右想,还是睡不着觉,心想着,不如就催动念力,感知一下天星盘是否就在附近。

道长,我的腿受伤了,走不动了,好像扭到了,呜呜呜。

只见他开始打坐冥想,默默的念着咒语,慢慢的他果真感应到了天星盘,只是无法确认天星盘的位置,而被青衣道长那边却紧张起来,在他端详着天星盘时,突然发现有人在催动天星盘,便找来几位长老商议,当如何处置。

年轻道士一愣,立刻蹲下身,想要检查伤口,又碍于男女有别而有些迟疑。

只是万不能让那小子知道天星盘就在青城山,这时任阅想出了一个注意,就是和猪妖王演一场戏给秦天剑看,让他确认天星盘就在猪妖王那里,让他知难而退,要么让他回去搬救兵,要么让他留下来,偷偷套出天星盘的咒语。

少女藏在袖子里的手指微动,盖在衣服下的脚踝悄悄有血渗出。

青衣道长便让卿任阅二人去办此事,二人拿着天星盘去了野猪林,秦天剑此时的感应越来越弱,便急忙起身出了门去,又急忙念咒感应,待他冥想感应时,看了看天空的星星,星盘隐现时最亮的是南方朱雀七宿中的柳星,秦天剑顺着柳星的方向望去,对应的便是野猪林,“原来真的在野猪林里,这可如何是好。”

道长,我的腿好像流血了,你帮我看看,可好?

秦天剑受助于青城派,更和青城派无缘无故,如何会帮助自己去野猪林夺回天星盘那,此时回去找父亲搬救兵也要几天时间,时间一长,怕是更无天星盘的下落,看来眼下也只有这么一个办法了,明天一早湘儿就会带他见她师父,到时见机行事。

年轻道士抬手向少女行了个礼,姑娘,多有得罪。

天色微亮,湘儿便过来敲门,秦天剑一夜未睡,等的就是这一刻,秦天剑急忙开了门,吓了湘儿一跳,湘儿看他的脸色,质问道,“你一宿未睡?这种事急也没用。”

白皙修长的手指朝少女的脚踝伸了过来,少女一双美目倒影着年轻道士的身影。

“姑娘不知,这星盘是我家的传家宝物,比我的命还要紧。”

手指刚触碰上血迹,年轻道士目光一寒,随机破口大喊:

“好吧,待会见了师父,你问问她吧。”

妖孽,哪里逃!

秦天剑点了点头,湘儿将他引到了师父的厢房,厢房内陈设十分简单,案几,坐垫,茶具,别无其他。

手指捏诀,年轻迅速道士起身,一道蓝光闪过,地上的少女早已不见踪影。

湘儿给师父行了礼后,便走了出去,留下秦天剑他们二人,秦天剑慌忙跪下,“请师父帮忙,找一下我那丢的天星盘。”

被逃跑了。年轻道士看着空空如也地上,眉头皱了起来,似是为差点上妖精当懊悔。

香仪见状赶紧把他扶了起来,“施主,不用行此大礼,你慢慢讲来就是。”

真人说过,此山妖孽法力高强,要他多加注意,没想到还是因见识过少而被钻了空子。

秦天剑把事情的经过提了出来,特别重要的提出了青城派有个叫青衣的道长救了他们。

不过,那双美目,倒是真的难忘。

香仪听完后,便说,“青衣道长便是青城派的掌门,居然还有这种事情,也罢,我把你引去见他,你一问便知。”

丨叁丨

香仪不动声色,秦天剑竟也荡然无知其中的内幕。

狐狸洞里,狐狸摸着扑通扑通乱跳的小心脏,想着刚刚年轻道士的身影,嘿嘿嘿地笑了起来。

香仪将秦天剑引到了无极阁,几位长老也都在,只见他们还在面对墙壁闭目诵经,香仪便道,“你且等一下,他们马上就好。”

几百年没有与年轻的肉体嬉戏了,一点狐狸血就让道士闻出了倪端,也是自己大意了。

诵经时是不准打扰的,不然会被视为不敬,秦天剑当然知道,等了约半柱香时间,急躁的心情也被磨去了大半,这些道士的早读才算结束。

可是那年轻的道士啊,身上那股新鲜的年轻的肉体香,真是恨不得马上吃了他。

几位长老起身,互相参礼之后,便都散了,只留下青衣掌门一人,秦天剑一眼便认了出来,连忙上前跪拜,“拜见掌门,谢掌门的救命之恩。”

上次品尝到美味年轻的新鲜肉体,还是几百年前啊……

香仪把他引了过来,互相受了礼后,便离开了,留下了青衣掌门和秦天剑在无极阁促膝长谈。

丨肆丨

年轻道士看着换了一身华服的妙龄少女,手指捏诀,目光戒备。

少女看着他的动作咯咯笑着,臭道士,干嘛那么紧张,怕我吃了你呀?

年轻道士盯着少女,一言不语。

小气鬼,我又没有害你,呐,这是我清晨特意为你去山上摘的果子,可好吃了,送给你,就当我们和解了。

年轻道士盯着那双逐渐染上怒意的美眸,依旧不语。

少女生气了,把水果摔到道士面前,香甜的水果磕到地上滚落几圈,变得脏兮兮。

臭道士,我本就无意害你,只不过此山许久没有生灵气息,我看你甚是讨喜,想与你交个朋友罢了,你如此防备我们妖族,日后相遇就别怪我不客气,哼!

少女转身,幻化消失,年轻道士盯着空白的前方,捏诀的手微微松开,弯腰拾起染上灰尘还磕破皮的水果,稍稍愣了一会神。

丨伍丨

天未亮,年轻道士就被怀里一团软绵绵的温暖触感惊醒,一睁眼,纯白的狐狸在他胸口睡得正香。

年轻道士手指还未捏起诀,狐狸也醒了过来,幻化成少女体态,懒洋洋地趴在年轻道士怀里。

放肆,你这妖孽,成何体统,你……年轻道士语无伦次,对上怀里美人儿的双眸更加局促,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身体里蔓延,少女微软又香润的唇贴上来时,年轻道士脑袋一片空白。

我好想还挺喜欢的你哦,小道士,你喜欢我吗?

放肆……

那我对你更加放肆,你会喜欢吗?

丨陆丨

舔了舔唇边的血渍,少女有些意犹未尽地看着床上逐渐变得冰冷的年轻躯体。

少女变回了狐狸身,有些慵懒的舒展着身躯。狐狸的子子孙孙从四面八方冲进来,兴奋地祝贺着它们的大王,又期待地看着那副躯体,就等待大王一声令下,它们立刻就能像几百年前分食那个道士一样,把眼前这个也给处理掉。

人类的味道,真是美味啊!

狐狸王最后看了眼失去生气的躯体,挥了挥手,子子孙孙立刻涌上去。

它反倒是有些疲惫般隐了身形,回到几百年前它在山脚下与那个臭道士相遇的地方。

它本就是一只靠吸食人类精气神来修炼的恶妖,它就是作恶多端,就是特别喜爱吃人类道士,就是要犯下滔天大罪。

他总是派他的弟子回来看管破观,几百年了自己却还是没有回来。

它还要到底吃几个他的徒弟,他才会回来收了它?

-完-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经典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仙侠梦54

关键词: 永利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