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棋牌游戏_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

热门关键词: 永利棋牌游戏,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
当前位置:永利 > 经典小说 > 永利棋牌游戏正文 第九章 木玉 叶迷

永利棋牌游戏正文 第九章 木玉 叶迷

文章作者:经典小说 上传时间:2019-11-01

淅淅沥沥的雨被隔在水榭之外,凭栏吹来凉风,天地间好一派祥宁。 远离尘嚣,软红之外,青砚台上看潮生。 灰袍老者盘膝而坐,矮几上的红泥小炉上,新茶初沸。 却有个童子急急奔来,错乱的脚步声,惊破一室幽谧。“先生,公子回来了!” 老者微微惊诧道:“你为何如此慌张?” 童子迟疑了一下,吞吞吐吐道:“那个……先生,公子他很不对劲……”话未说说,公子的白衣已出现在门口。 老者的目光落到他的腿上,他的腿竟然好了,那么说来……于是挥手示意童子退下,微笑道:“你来的好。这壶铁武观音刚刚沸开,坐吧。” 公子在门边站了许久,一双眼眸由原先的精光逼人,慢慢转为平和,这才走进来,在他面前也盘膝坐下。 老者伸手倒茶,盈盈碧水自壶嘴流淌而出,落入光洁的白磁杯中,水光潋滟中映出公子的脸,被尘世漂浅过后的清贵高雅。 “我记得我当年艺成下山,与我的师父告别时,师父对我说了一句话。”老者将茶推至公子面前,缓缓道,“师父说:‘你这一步踏下去,红尘如斯,就别再回头了。因为,即使回了头,也已非前身。’这句话我费了很多时间去想,究竟是什么意思。后来,当我经历过一些事情,再回想起来时,才终于明白师父的苦心。” 公子静静的坐着,只言不发。 老者微微一笑道:“你当年出青砚台时,我没有把这句话送你,是因为觉得你还不需要。现在,我把它送给你,希望你好生领悟。” 公子依旧低垂着眼睛,什么表情都没有。 老者看了他面前的茶一眼,道:“凉了,快喝吧。” 公子以一种很慢的速度伸手拿起茶杯,再以更慢的速度放到唇边,他微微扬头、启唇,眼看就要喝下那杯茶,老者的脸上已露出和蔼的笑容时,他突然“啪”的一声,将杯子掷到了地上,玉瓷碎裂,茶水蜿蜒,整个屋子里寂静无声。只有外面的雨依旧不停的下着,渐有加骤的趋势。 老者盯着他瞧了半响,叹口气,又倒了杯茶过去:“那杯凉了,不要也罢。再喝喝看……” 公子蓦然抬头打断他:“老师!” “喝茶。”老者压沉了声音。 然而公子毫不理会,目光中绽露出极绚的光芒,使他整个人看起来充满了力量,不复先前那般文弱的模样。 “老师!”他急切道,“殷桑是谁?” 老者脸上升起不悦之色:“聪明人不该问这个问题。” “请你告诉我!”公子站起身来,半个人穿过小几,沸腾的水气从壶嘴里冒出来,蒸腾着他的胸口,可他却似乎毫无感觉,依旧眨也不眨的望着老者。 老者垂首,双手在身侧慢慢握紧,然后以一种很悲哀的声音道:“无痕,知道那些对你没有好处。听我的话,忘记他。” 公子眼中闪过一丝矛盾之色,但很快又被坚毅所取代,“我有权知道我是谁。” “你是水无痕,青砚台的大公子,未来的主人,江湖正道的领袖。” “但我也是殷桑,一个有满身秘密生活在黑影里的人,对不对?”最后那一句对不对,掷地有声。一时间,整个房间里好象都在回响着他的声音—— 对不对?对不对?对不对? 老者深深叹了口气。也罢,该来的还是会来,怎么都躲不过。瞒了他一时,瞒不了他一世。“殷桑不是殷桑。” 公子一愕。 “他本名翼琉,当今皇帝的第十子。” 外面一道霹雳忽的响起,浓云再度卷拢,天地间一片煞冷,大雨倾盆而下。 公子万万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一个身份,不禁踉跄后退了一步。 “他的母亲是当初深得皇上宠爱的殷贵妃,殷氏一门,因此颇受皇恩,飞黄腾达。然而,就在你即将出世时,忽有密折举报殷家有谋反之心,当时的杨国舅连夜带兵去搜,竟果真在他外公床底搜出了龙袍。有眼线连忙通报殷妃,惊惧之下,孩子早产了。她自知难逃一死,便将孩子连夜托付心腹太监送出皇宫,自己则以死谢罪。当夜,藤兰殿大火,足足烧了两个时辰,怎么扑也扑不灭,宫中侍卫忙于救火,那孩子才得幸逃脱。” 又是一记霹雳,重重划过,天欲裂,而公子觉得自己的头也像是被那记闪电劈开了,许多记忆蜂涌而至,快得根本来不及让他一件一件接纳。 “殷家所有余党,后来都在三个月内被尽数杀光,只有那个孩子,不知所踪。十六年后,却有一暗杀组织神秘崛起,不仅仅是操控江湖,更鼓动三城造反,谋逆天下。它的领头大哥,就是昔年的那个孩子,自取名为,殷桑。”老者说到此处,停下来看公子。公子抱住头,整个人都在剧烈的颤抖,身子又热又冷,象在水火中反复煎熬。 “我说过,聪明人不会问那个问题,因为,记起他对你没有任何好处。” 公子伸手扶墙,极力想让自己镇静下来,然而四肢好象已经完全不属于自己了,哆嗦着,怎么也停不下。 见他那么痛苦,老者眼中的悲哀又多了几分,轻声道:“无痕,你我六年师徒之情,为师不会害你,为何你却不肯信我?” 公子忽然爬过去,抓住了他的手,喊道:“老师……老师……” 他是他的老师,是他这六年来最亲的人,他教他守礼明德,教他运筹帷幄,教他一切的一切,早已比亲生父子更亲。可是—— 他也瞒了他整整六年!他操控了他的人生,他改变了他的性情,他让他忘记了他自己! “老师,为什么!”公子嘶声道,“为什么必须要这样做?” 老者一字一字道:“因为,我也不舍得你死。” 是的,他不舍得。这孩子是百年难遇的美玉良才,他不舍得他就此毁去,就此陨落。他想给他新的人生,新的起点,重头开始。可是,天不从人愿,该想起的,还是会想起,发生过的,永远无法抹去。 他慢慢抚摸公子的背,像安抚着一只受伤的动物,充满慈悲。 公子抬起头来,一双眼眸漆黑,盛满所有想说的不想说的能说的不能说的心绪。 “听我说,无痕,事情没那么绝望,你还可以选择。”老者柔声道,“你还可以再选择一次。当水无痕,还是重当殷桑,这次,由你自己决定。” 公子一震。 老者又道:“上次我用的是涅磐神功,在你体内魔性发作时成功洗去你的记忆,然后灌输新的记忆给你,给你新的身份和往事。然而现在,我内力已失,已经不能再来一次了。所以,这次,要靠你自己。如果你愿意做无痕,你要答应我,当翼琉或殷桑都通通死了。你是青砚台的接班人,是顾明烟的未婚夫,是江湖上人人景仰的公子,你以后必须事事为武林着想,为公道着想,你的存在就是维护正义,营造盛世太平。” 公子忽然开口道:“如果我选殷桑呢?” 这回轮到老者一颤,沉默半响,道:“那么你今天走出这道门后,我们师徒情谊就一刀两断,从此你走你的独木桥,与我再无瓜葛。若你有再造反杀人之心,青砚台也绝不会手下留情!” 雨势更大,风吹入窗,水渍一片,而那原本扑鼻的茶香,此刻闻起来也沉郁的厉害。 一边是血海深仇,一边是六年师恩;一边是曾经知己,一边是将娶佳人……原来他毕竟已不再是殷桑。 如果是殷桑的话,大概会一掌击在墙上,满脸不屑的走掉吧?什么正义和平,通通都是狗屁!可这六年时间,他已被洗得脱胎换骨,仁义道德像新萌的种子一样,已在他心里扎了根,无法弃之不顾。 公子跪坐在地上,任雨打湿他的脊背,眼中朦胧一片。 老者脸上的表情忽然放柔和,走过来扶起他道:“无痕,有些东西过去了就过去了,回不去的。当你可以新生时,为什么不让往事就此水过无痕呢?” 公子低声道:“老师……”他顿了一下,摇头道:“对不起,老师,我……我不能……” 老者顿时脸色一白。 公子缓缓道:“我知道老师的苦心,但是,我毕竟不是真正的水无痕,而我也已不再是殷桑,若是昔日殷桑,遇到这样的机会,必定会满口答应,然后借此在江湖上竖立威望,一统江湖后,再反噬朝廷,到时候即使是老师,也阻止不了我。所以再选择一次,只是将错误的时间延长下去,没有任何意义。” 老者的脸色又白了几分。 “我是个自私的人,无论老师怎么改变我,从本质上说,我还是那个自私的人。天下人与我何干?我从来不会把自己以外的人放心上,直到……我遇到她……” 老者知道他指的是谁,脸色由白转灰,终复寂然。 “在六年前,我已放弃报仇,将我的余生我的心思我全部的感情都给了她。”公子直起身,看向老者道,“而让我六年后再见到她,再见她憔悴的模样,再见她所受的痛苦,老师,我宁可你当初没有救我!她只是个柔弱的女子,为什么要她一个人面对这样的不幸?” 老者没有说话,眉宇间却多了许多悲哀。 公子朝门走了过去,他伸手拉门,手在门把上停了许久。老者一声长叹,幽幽道:“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吗?” “我不会选择当殷桑,也不会选择当无痕,我选择当木先生。”公子一笑,笑容显得说不出的沧桑,一字一字道,“因为,木先生有玉夫人。” ——桑为木,从今天起,你就叫木先生,而我是玉夫人。木先生和玉夫人,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公子大步走了出去,外面的雨落到他身上,身体的冰凉越发衬托出心的火热。 他可负尽天下所有人,却独独不能负她;他能忘记自己,却独独忘不了她。 玉夫人……玉夫人…… “这是采桑子。”那个黑袍女子站在幽暗处,静静的对他说。 “这套针也有个名字,”她说,“叫金缕曲。” ——如果有一天,你忘了我,但看见一个喜欢给身边的东西都起个词牌名的女子时,会想起我么? “公子,你快乐吗?”她问他,“你喜欢现在的生活吗?” 她突然抓住他的手,绝望的问:“告诉我,身为武林三大圣地之一的青砚台的接班人、世人仰慕皆称公子、显赫家世尊崇地位又有娇眷如花的你,会爱上我吗?” ——殷桑,不要再丢下我好吗?我没有退路了,我只剩下你。殷桑,我只有你啊…… 公子快马疾驰赶回翡翠山庄,脸上已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他说过除非死,否则绝不再离开她,可是后来,竟还需要她的牺牲来成全自己的性命和前程…… 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萃玉,我宁可当初和你一起死了,也不忍你后来独受六年那样的煎熬! 公子扬声长啸,啸声穿越漆黑的雨天,直上云霄。 ******** 她在迷梦中,依稀听见有人在哭。 哭是无声的,但她偏就能感觉到撕心裂肺般的痛楚,有人在呼唤她的名字,那声音如此熟悉,她不得不醒。 吃力得睁开眼睛后,视线长时间的模糊,床头有个人影,有一瞬间她以为是宝儿,但立刻否决,这人身上有她所熟悉的气息。 轮廓终于慢慢浮现,她望着那张昏黄灯光下的脸,曾是记忆里印刻了千百回的模样,一度陌生的根本无法靠近,然而此时此刻,又近在抬手就能碰触到的距离。 钱萃玉望着泪流满面的公子,忽然笑了。 “放心,我不会死的。”她说。 又是这句话。七年前,深巷遭遇那样不堪的凌辱后,她说——我不会死的。六年前,他一剑刺穿了她的心肺时,她说——我不会死的。 公子望着这个生命中奇迹般的女人,半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那样一直看着她,一直看着,看到灵魂深处,互为骨肉。 钱萃玉见他不说话,便也笑不出了,微微叹气道:“怎么办呢?每次都让你看见我最糟糕的处境……”她的话没说完,公子已一把抱住了她,紧紧的抱在怀里。 她这么瘦,瘦得只剩下骨头。这六年来,她到底是怎么熬过来的?公子不敢去想,任何发生在她身上的痛苦,都会百倍的施加到他身上,痛得唯有悸颤,唯有流泪…… 钱萃玉伸手帮他擦去满面的泪水,满足的吁出口气道:“真好,你又回来了……” “是,我回来了。”公子哑着嗓子道,“这次,我再也不会走了。” 钱萃玉却摇头,轻笑道:“不要承诺,不是我不信,而是老天会妒忌。” 公子的唇颤抖了起来,眼眸深深,万语千言。 钱萃玉道:“我怕了,我真的是怕了……我不敢再跟老天争了……但我还是谢谢它,让我六年后还能再见到你,见你这么平安的活着……真好……”她的声音越说越低,等公子意识到不对劲时,发现她的脸已成死灰色。 “萃玉!萃玉!”公子急叫起来,就在这时,门啪的打开,钱宝儿拉着一人冲了进来,身后还跟了顾氏兄妹。 钱宝儿催促道:“师父,快快!” 一黑衣老者伸手为钱萃玉把脉,面色一沉道:“你们先出去。” “萃玉!”公子死死的抱着她,说什么都不肯放,钱宝儿“啪”的打了他一记耳光,喝道:“你想二姐真的死吗?还不放手,让我师父帮二姐疗治!”说完不顾众人的惊讶,强行将公子拉了出去。 公子被她拉出房间,站在外面的花厅里,呆立当地,失魂落魄。 钱宝儿瞥了他一眼,于心不忍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打你的……你……你的衣服都被雨淋湿透了,回去换了吧。” 公子仿若未闻,目光没有焦距的落在远处,脸色苍白的厉害。 顾明烟咬了咬唇,换婢女取来披风,上前正想帮他围上,却见他整个人一动,避了开去。她的手顿时停在了半空中,异常尴尬。 公子转头看了她一眼,那一眼让顾明烟从头冷到脚。 那完全是看陌生人的目光,冷漠、麻木、不带丝毫感情。这就是前几天还说要娶她的男人?这就是她爱慕了这些的公子?不,他不是了,他不是公子了! 顾明烟忽然哇的一声哭了,捂脸跑了出去。顾宇成担心妹妹,当即也追了出去。而此时,叶慕枫听闻消息匆匆赶来,道:“听说欧前辈到了?” 钱宝儿点头。叶慕枫四下张望了一番,奇道:“那怎么不见迦兄?” “师父先来的,迦洛为他取药去了,要晚几个时辰。” 叶慕枫望向公子,发觉到他的不对劲,便用目光询问钱宝儿,钱宝儿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无可奈何。 如此过了盏茶功夫,里间的门开了,钱宝儿第一个迎上去道:“师父师父,我二姐怎么样?” 公子蓦然转身,也是万分紧张的看着欧飞。 欧飞道:“还能医治,但需要很长时间,倒是……” 公子急声道:“倒是什么?” 欧飞的目光若有所思的盯在了他的身上,沉吟道:“你是无双公子?” 公子怔了一下,却不知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他分明是,却不是,他不是,但也是。六年前萃玉替他选择生死时,恐怕没有想到,会有一天他需要面对这样的难题。 欧飞道:“我需要一道药方,这道药方其他的药材也就罢了,惟独药引,恐怕不好弄到。” 钱宝儿扬眉道:“师父但请说一声,无论是天山雪莲还是千年老参,宝儿一定想办法给弄来。” 欧飞宠溺的拍了拍她的肩,道:“我要三滴血。” “什么?”钱宝儿睁大了眼睛。叶慕疯也露出了惊讶之色——是曾有听说孝子割肉熬药救母的,但有用血当药引的么? “是的,三滴血。”欧飞转向公子,缓缓道,“一滴她最爱之人的血;一滴她最恨之人的血;一滴她又爱又恨之人的血。” 钱宝儿当即道:“最爱之人是他。”她伸手一指公子。“又爱又恨的,肯定是奶奶了。但是最恨之人……会是谁?二姐虽然生性偏激,易走极端,但真要说恨谁的,只怕不会……” 在她说话间公子的脸色已反复变了三次,低声道:“她最恨老天……” 钱宝儿翻了个白眼:“你总不会想要老天的血来给我二姐当药引吧?” 公子摇头,朝窗口走了几步:“我知道是谁了。” 钱宝儿连忙追问道:“是谁?” 公子望着窗外漆黑的雨幕,显得说不出的悲哀和凄凉,过了好一会儿才沉声道:“她那一剑是我刺的,这三滴血也应该由我亲自去取……请问欧前辈,她能拖得几天?容我去取药引。” 欧飞道:“以我的能力,可保她七日,但七日之后,你若拿不到这三滴血,那就很难说了。” “好,你等我七日!”公子说罢人影一闪,竟是直接从窗口跳了出去。待钱宝儿追到窗口时,早已不见其人影。 又一记霹雳闪过,夜幕更浓,雨下得更大了。 ********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永利棋牌游戏, 灯火通达的皇宫里,当今皇帝正在批阅奏折,灯光映上他的脸,已年近不获。 想他年轻时,也曾是一位风流皇帝,为了青砚台的圣女水容容,搞得要放弃皇位,后来皇族权衡再三做了让步,允水氏入宫为妃,这才罢休。可惜那位绝世美人命薄,入宫未多久便疯了,后来更是病死。 外面的更鼓声清脆响起,已近子时。皇帝微微揉眉,一阵疲乏席卷而至,连奏折上的字都看得不太真切了。 这时一阵风过,书房里的所有灯都同时暗了一暗。 就在那一暗之间,一个人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他面前。皇帝吓了一跳,正待喊人,却见帐幕旁的那些宫女竟一个个的倒了下去。空气中弥漫着很好闻的甜香,却是一闻之下,就全身软绵绵的,几欲睡去。 皇帝心中大骇,望着眼前的黑衣人,却见那黑衣人静静的摘下了脸上的面纱,面纱下的容颜,文秀苍白。 他觉得此人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自己什么时候见过,正思索时,那人道:“你不用怕,我不是刺客。” 皇帝拧起眉毛,毕竟是一朝天子,虽然情形诡异,但还算镇定。 那人又道:“我今日来,只是想问皇上……”说这两个字时他停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抹苦涩,“要一样东西。” “你……想要什么?”皇帝艰难出声,空中的香味虽然没有令他也如宫女一样倒下,但却令他的身体变得麻木,不但不能动弹,连大声说话也做不到了。 “我想要皇上的一滴血,只要一滴。” 皇帝顿时色变,眼睁睁的看他走近,想叫救命,却只是发出类似喘息的嘶嘶声。 那人走到他身边,握住他的左手小指,皇帝只觉自己指上一凉,像被什么冰片划过一样,一滴血珠已落入那人准备好的瓶中。那人塞好瓶盖放入怀中,另取出一只瓶子,打开来,原来是药膏。 他开始帮他上药,非常非常的仔细,也非常非常的认真。 皇帝看着他,越看心中越奇怪,也越看越觉得熟悉,脑中似有灵光一现,顿时惊了起来:“你……你长的……” 那人替他上好药,退了开去,却又不走,只是静静的望着他。 皇帝道:“你……你是……” 那人转身道:“皇上好自珍重。”说罢举步要走。 皇帝心中一急,身体前倾,顿时坐不稳,从椅子上一头栽了下来。他只道自己要摔地上了,一双手忽得扶住他,又将他送回椅上,再抬头时,依旧是那张文秀俊美的脸,流淌着复杂之极的表情,有在意有不甘有恼恨也有沧桑。 皇帝觉得自己的呼吸紧了一紧。 那人垂下眼睛,低低叹了口气,再度转身时,皇帝用尽所有力气一把抓住了他的袖子:“你是——” “我是谁不重要。” “殷……兰……”皇帝微颤着说出这个字来,便见那人的肩膀猛得一抖,转回身来。那人挑起眉道:“你记得?” “你真的是……”皇帝越说越激动,无奈身受药物所控,声音还是发不高,听起来像是哽咽,“翼琉?是你吗?” 那人静静的望着他,过了许久才摇了摇头。 皇帝急声道:“不,我知道你是!你和殷妃长得太像了!殷妃……殷妃……” “皇上真是好记性,居然还记得殷妃。”说着话时,那人的声音是平静,但唇角却起了一丝冷笑。 “告诉我,你是不是翼琉?是不是?” “如果我是,皇上是不是就准备喊侍卫进来杀了我?” 皇帝整个人一震。 那人又笑了:“皇上,你既不是个好皇上,也不是个好父亲。所以,无论我是不是翼琉,都没有意义。我走了,你多保重。” “等等!”皇帝再度从椅上栽下,果不其然,那人还是不忍心他摔到地上,又回来扶住了他。这一次,他抓住了那人的手,紧紧的抓住,颤声道:“翼琉……翼琉……我是父皇啊,你可是怨我,所以不肯认我?” 那人摇了摇头:“不,我不怨你。” 皇帝一急,刚想说话,那人又道:“我曾经很恨你,我恨你误信谗臣的话,抄了殷氏一家;我恨你逼得我娘自尽,让我一出生就没有母亲;我恨你派人赶尽杀绝,为了追究我的下落又血洗了上百条人命……” 皇帝打断他道:“不,我没有逼殷妃,等我赶到时,她已自尽了!我怎么会逼你娘死,她是我当初最宠爱的妃子,即使要追究满门,我也舍不得她啊,更何况她还有了我的骨肉!我也没有派人杀你,我是派人去找你,我怎能让龙血流落民间,下落不明?” 那人怔立半响,忽又一笑道:“是么?不重要了,真的不重要了……曾经的恩怨是非,无论是我的误解,还是你的残忍,都过去了,我不恨你了……经历过那样生离死别,我已不再是当初的我。否则,今天站在这面对你的,绝对会是一把剑。” 原来真的不是殷桑了。 在身为殷桑时,他曾无数次幻想过,一旦有一天,当他站在父皇面前时,会是怎样一副光景。 他无数次想着那样的场景,想着用自己的剑刺死他,为母亲,为自己,为殷氏满门讨回公道,然后放声哈哈大笑。 但他现在已不能了。七年前的殷桑,碰到了钱萃玉,难负美人情重,他放弃报仇。但在当时,只是放弃了而已,心中,还是有恨的。结果谁知上天安排他失去记忆,安排他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几乎完美的人。 当了六年那样完美的人后,改变了的何止是下不下棋,吃不吃辣?还有对人生的洞悉,对世情的豁达。 老师,其实你真的教会了我很多东西……只是,我不能继续当水无痕。 公子再望皇帝一眼,不再留恋,纵身飞出了宫门。身后依稀传来皇帝的呼叫,隔着风声听起来,缥缈无边。 他曾经最恨自己的父亲,因为他最恨父亲,所以爱他至深的萃玉也恨皇帝。 钱萃玉曾经摸着他的脸道:“我恨你的父亲,他为什么要这样对你,为什么死都不肯放过自己的儿子……难道皇族真是如此冷血,为了权势为了颜面,连骨肉亲情都可以不顾?如果不是因为他,你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不用受这么多年的苦,你不会孤独,他对不起你,他不配当你的父亲!” 所以,钱萃玉最恨的人,是当今天子。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经典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永利棋牌游戏正文 第九章 木玉 叶迷

关键词: 永利棋牌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