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棋牌游戏_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

热门关键词: 永利棋牌游戏,永利国际棋牌游戏官网
当前位置:永利 > 经典小说 > 危机四伏 恨相逢之战国之恋 vivibear

危机四伏 恨相逢之战国之恋 vivibear

文章作者:经典小说 上传时间:2019-11-02

山上的树林中似乎安静的有些诡异,我心里的不安在不停的扩大。 忽然,林中树叶发出一些声响,大家都站住了,庆次侧耳听了一会道:“大家小心点,应该不是风声。”不是风声,那是——人声吗?我的心一阵发寒,忽然,手被牢牢的握住了,信长对我笑了笑道:“没事,有我。” 正在这时,忽然“砰!”的一声,山上的飞鸟全被惊起,发出一阵惊恐的叫声,迅速的振翅飞走。我也大惊,这声音好象是火枪声,我惊惶的看了看信长,他面无表情,抬起了手,我更是大惊,他的袖子居然被射穿了,那么这个人是要杀信长了,怎么有这种事!! 周围的人顿时紧张起来,纷纷拔出了刀,严阵以待。 还好当时的火枪只能一发一发的放,而且间隔时间还不短,不然要是连发,信长不就…… 忽然,一大把亮闪闪的东西直飞过来,信长一低头,抱着我往旁边一侧一躲,迅速的避过了这些东西。只听几声脆响,几声惨叫,我抬眼一望,有几人中了这暗器,已经倒地了。我赶紧看了看庆次,他和利家看起来都没有事。我松了一口气,信长在我耳边低声道:“我们中伏击了,你小心。” 我点了点头,倒底是谁要伏击我们?看那暗器象是忍者用的。又是忍者?我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个人的脸,不由打了个寒战。 “果然身手都不错。”这声音尖锐的简直可以刺穿耳膜,话音刚落,那声音的主人就从树顶轻轻跃了下来。 果然是他!那个农民打扮的忍者,那个在万山寺遇见的忍者,原来他的目标居然是信长。是谁让他暗杀信长的?此时他的眼睛精光闪闪,目光扫过了我,停留了一会,他也许也认出我了。他又看了看信长,信长放开了我的手,站了起来,冷冷道:“你是来找死的吧。” 那人笑了起来,笑声也是一样的尖锐,利家已经忍不住,持刀冲了上去便砍,可是那人却忽然不见了,我揉了揉眼睛,这比变魔术还快,这就是遁术的一种吧?庆次虽然也玩过,但他的速度比庆次快很多,看来真的不是个简单的忍者,不由暗暗担心起来。 一转眼,他忽然又从旁边冒了出来,对着利家狠狠一刀,利家一时不防,用手一挡,鲜血立刻流了下来。 那人仍是那么笑着,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我看了一眼庆次,他的脸色有些严峻,对庆次来说这也该是个强敌吧? 信长忽然盘腿坐了下来,闭上眼睛。那人脸色变了变,一下子又消失了,这样可真是很恐怖,好象他在暗,我们在明,象个隐身人似的。我紧张的看着信长的周围,忽然信长脸色一敛,猛的抽出了长刀,朝着身后一个方向砍去,“啊。”只听一声低呼,那人立刻现了形,手腕上鲜血流出,应该是刚才被信长的刀伤到的。信长好厉害啊,这样定住心神,居然能分辨出他的方向。 那人站住,从背后抽出一把稍短的刀,朝信长砍去,我大惊,刚要出声,只见信长的刀已经迅速的挡住了他的攻势,利家和庆次也挥刀冲了上去,这个忍者刀法虽好,但一时之间也占不上上风。 他忽然架开了庆次和信长的刀,一下子跳到了树上,竟如同猿猴一般灵活,我正看着他,忽然他的手朝我一伸,只看见一条细细,亮闪闪的东西象我直飞过来,还没完全反应过来,那根东西已经紧紧缠住了我的脖子,他一拉,我就被拉了过去。 信长他们似乎根本没想到他会袭击我,一下子竟然来不及施救, 我只觉喉头一紧,喉咙象是被一根尼龙丝般的东西缠住了,顿时呼吸开始困难起来,为什么又是我啊,忍者大哥,我根本就没得罪你,唉…… 就看见信长脸色发白,一脸怒容道:“你胁持个女人算什么,太卑鄙了,快放开她!”他一边说着,一边就往前走。 “别动!”这人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再过来我就勒死她!” 信长的脸色铁青,他的声音有些变了:“你不要伤害她,不然我一定让你死得很惨!”他虽是威胁着,脚步却停了下来。 我苦笑了一下,今天还是被用来要胁信长了,只怪自己太没用了,他会提出什么可怕的条件呢。我稍稍动了动,一只手却忽然触碰到腰带里的一样东西——信长送我的短鞘。我的心里似乎平静了一点。 “抓个女人真是丢忍者的脸,就让我前田庆次单独来领教你的功夫吧。”庆次一脸铁青的站了出来。 庆次在报自己名字的时候,我明显感到这个男人身子轻轻一颤。 “哼,我也是受人所托,只求达目的,什么手段我不管。”他尖锐的声音好刺耳,我的脖子也是越来越疼,呼吸越来越困难,只见到信长那快要疯狂的脸。 “你就是前田庆次,好极了。”那男人的声音忽然更尖锐,“你还记得你在小谷城杀的两个忍者吗?” 庆次稍稍愣了愣,那男人的声音忽然变得幽怨起来,道:“其中一人是我唯一的弟弟。”他的声音里流露出几分压抑的痛苦,越厉害的忍者不是应该越无情吗? 接着他又笑起来,冷冷道:“我听说他被你所杀,一直也在找你,今天你们都在这里,正好,你如果不想她死,就自己当场切腹吧。” 我大惊,惊得是他居然拿我威胁庆次,还这么恶毒,居然要庆次切腹? “不要!”我大喊一声,只觉心痛难忍,热血上涌,一时不能思想。 庆次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淡淡说道:“看你的忍术,应该是出自伊贺的杉谷一族吧??” 那人愣了一下道:“不错,你也算有眼光,我就是杉谷善住坊。” 这个叫杉谷忽然语气严厉起来道:“废话少说,赶快自尽,不然我立刻勒死她。”他的手上使了点劲。我的气更加透不过来,只觉得快要晕厥了。 就听信长,庆次和利家同时喊道:“不要!” 庆次的脸色有些发白,他握刀的手握得很紧很紧,额上有几根青筋爆出,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庆次这个样子。 不可以,我不能就这样让他要协,不然他会逼死庆次,而且也会逼信长,他们不该死在这里的!我说过要保护他们的,他们对我来说都是最重要的人,我不可以看见他们的任何一个人因为我受伤。 可是现在这个形势,该怎么办呢。我忽然又摸到了那把刀,不由心中一动,要是拔出来,迅速插向杉谷,是不是会给我争取一点时间呢?可是他现在精神集中,我怕还没拔就被他发现。一个人总是有弱点的吧,他刚才这么在乎他的弟弟,这就该是他的弱点吧,不管了,试试吧。 正想着,只觉喉咙越来越紧,呼吸更加困难,不由伸出手去掰,可这根东西实在太细了,已经深深的勒到了我的脖子里。 “混帐,你再敢用力,我一定铲平你杉谷家,灭绝你一族,不,十族!”信长的声音居然有些发抖,他的神情已经疯狂,双眼赤红。 庆次的脸上也有些扭曲,咬牙切齿道:“你不要为难她,我照做就是。”我心中大震,大喊道:“前田庆次,你敢切腹我马上咬舌自尽!”庆次一直都很冷静的,今天怎么如此失策,这么不冷静…… 庆次一震,眼中闪过一丝伤痛。 我忽然道:“对了,这个人这么卑鄙,简直和他的那个弟弟一样,你还记得他的弟弟怎么死的吗?真是太惨了,我还记得他肠穿肚烂,眼球都掉了出来,鼻子也没有了,喉咙上好大的洞,,血咕咚咕咚的冒出来……” “住嘴!住嘴!!”杉谷的情绪果然开始激动起来,他的手也越收越紧,我的呼吸快透不过来了, 我望了信长一眼,挤了个笑容出来,拜托你们快点冷静下来,这样疯狂的情绪只会坏事。 “何止,他弟弟死前还苦苦哀求,只求一条活命,真是没有一点骨气,活该死在那里,要是我就活剥了他的皮。”信长接到我的目光,定了定,忽然冷冷说出这番话,信长,你好聪明啊。 庆次也立即反应过来,也跟着说起来。 果然,杉谷的情绪越来越激动,他的手开始慢慢放松起来,有些颠狂的喊道:“住嘴,住嘴!” 就是这个时候了!我用右手迅速的抽出了短刀,飞快往后扎去,这一刀我可是用了全力,我不能转头,只能凭感觉扎过去了。 “扑!”这是刀子扎到肉上的声音,我一阵惊喜,果然,他一吃痛,轻呼一声,拿链子的左手松了松,右手一掌打在我的腹部,狂怒中的他居然把我打了出去,正好从这根链子中解脱了,我一喜,全身虚脱下来。 见我脱离险境,信长和庆次立刻一跃而起,和杉谷打斗起来。杉谷的眼中寒光一闪,嘴唇蠕动了一下,从嘴里不知射出了什么,只看见一把亮闪闪的东西迎面而来,信长和庆次分身无暇,利家冲到前面,挥刀替我挡掉不少,只是其中一个还是快速的在向我飞来,快的谁也来不及救我。 “扑!”那枚暗器结结实实的扎在了肉上,可是我却没有感到痛,一睁眼,有一只手臂拦在了我面前,那枚银针似的暗器正扎在那手臂上。 我吃了一惊,顺着手臂望去,更是大吃一惊,这条手臂的主人居然是我最厌恶的人——明智光秀! “啊!”我一时语塞,震撼太大,他为什么要救我? 那边也是一声低呼,我抬眼望去,信长和庆次终于把杉谷制住了,利家和其他的人赶紧过去把杉谷绑了起来,我看见我的刀扎在了他的腰部,但不是很深。 信长快步跑了过来,蹲下身子,仔仔细细的看着我,一遍一遍的摸着我,颤声连声问道:“受伤了吗?受伤了吗?” 我笑了笑,摇了摇头,又望向了明智。信长顺着我的眼光望去,他立刻就明白了,眼中闪过一丝感激的神色,竟然对着明智说了句:“谢谢。” 明智一愣,微微笑了笑。 信长忽然紧紧抱住我,很紧很紧,轻声道:“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我把头靠在他的肩上,也把他搂得紧紧的,一抬头,正看见庆次站在信长身后,满脸忧虑的望着我,他的眼眸很深,很深,看不见底,似乎有一丝一丝淡淡的忧伤从眼眸中荡漾开来。他看到我看着他,却又立刻换上了一副微笑的表情。 “啊!”我低呼一声,腹部却是剧痛起来,难道是刚才那一掌?可是这疼痛却是难以忍受,好象翻江倒海,仿佛有只手在不停拉扯我的肠子。 “怎么了,小格?”信长大失惊色的问我,“肚子很疼……”我痛的说不出话来。 “血!”旁边有人惊呼一声,我感到一股热流从下面流了出来,一直流到脚踝处。庆次一个箭步冲了过来,他搭住我的手腕,是了,这里只有他通药理,只见他脸色大变,一脸惨白,道:“小格,你有了身孕怎么不知道?” 信长的脸也变得惨白,身子一震,握住我的手道:“你有了?” 我只觉疼痛难忍,我根本不知道我居然有了,我也根本没有呕吐,也没有那些妊娠反应啊,怎么就有了?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可是心里却忽然很痛很痛,痛得我快窒息了,这种痛,比腹部的痛要痛上几千倍,几万倍…… 庆次已经快要落下泪来道:“你这是为了什么,还不如让我切腹更干脆。” 我看着他,气息微弱的道:“我没有骗你,我也会保护你的……我不想你受伤。不想你死……” “笨蛋……”他的声音开始哽咽,忽然抓起我的手,放到自己的胸口上沉声道:“我身上没受伤,但是你让我这里,这里伤得更厉害!我要痛一辈子!” 他飞快的站起,拿起刀,直奔杉谷,二话不说就要砍下去。 “等等!”信长居然制止了他,众人一愣,信长的眼神里又有了那种残酷的神色,不,比残酷更令人恐惧的嗜血的眼神,“我不会让他死得这么痛快。”他的声音仿佛结了层厚厚的冰。 我的意识开始迷糊了,只是我胸口的这个地方,也是这么痛,这么痛,仿佛失去了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 过程是曲折的, 后妈是偶而的, 悲剧是没有的, 砖砖是不要的。

我真的有老了吗?小次上次的话一直让我耿耿于怀,哪个女人不在乎这个。这日我坐在池边,不停的看自己的脸,好象没怎么改变啊,我看自己的这张小脸还是挺可爱的,仔细看还有点娃娃脸呢……以前看过穿越时空的文章,永远都不会老呢,不知道我摊不摊得上这等好事。 正看着,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声轻笑,我迅速往后望去,什么人也没有,不过我猜一定是庆次,他的忍者功夫可是越来越高了,神不知鬼不觉的。哼,就不信我揪不出你来! 我定了定,忽然凄惨的大叫一声,“啊——”果然,立刻听见身后一阵响动,一霎那,庆次那有些紧张的脸已经出现在我面前,好快的动作。 “笨蛋,你怎么了?”他的眼神有些焦虑,我指了指自己的脚,一脸痛苦状。“怎么?脚伤了?”他一边说,一边低下头来看。呵呵呵,我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险的笑容,说时迟,那时快,我用尽全力,狠命一推! “扑通!”他连叫都没来得及叫,就掉下了水池,我放声大笑,终于报仇了!我在一边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好爽! 笑了一会儿,却看那池中没有动静,不由有点担心起来,我走近池边,喊道:“小次!”水池中一片宁静,这个水池也没有很深呀,最多只有2米,不会吧,难道前田庆次——是旱鸭子。 天哪,战国第一倾奇者不会就这样毁在我手里吧?我的脑中顿时一片空白,没有多想也赶紧跳了下去,GOD!他果然在水里,紧闭双眼,我摇了摇他,他没有动静,没有办法,只好先把他拖上来再说了。 费了我九牛二虎之力,我才把他拖了上来,好重啊。我把他放在地上,他双目紧闭,面色惨白。我拍拍他的脸,一点反应又没有,我连着重重给了他几个巴掌,还是没反应。不会吧,小次,我心急如焚,差点就要哭了出来,一边按着他的胸,一边哽咽道:“小次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要你死!别吓我,别吓我!” 他还是一动也不动,怎么办,没办法了,只能用最后一招——人工呼吸!虽然有些尴尬,但现在人命关天,我也管不了这么多了。 我低下了头,一咬牙吻了下去,给他做起人工呼吸,他的嘴唇也是冰冰的,做了一阵,似乎还没起色,我累的不行,可是我不能看着小次死啊,于是赶紧给他再做一次,我的嘴唇刚碰到他的,就觉得有些异样,他居然在吻着我的嘴唇,轻轻的咬噬着我的唇瓣,我一惊,抬起头,却看见一双充满得意的眼眸,夹杂着一些异样的神情。 “你——你”我一时气的说不出话来,他现在看起来根本没事,原来都是在耍我,我怎么忘了,他也算是个忍者,怎么会那么轻易淹死…… 他却是笑得异常愉快,笑嘻嘻的看着我。 可恶的混蛋,我,我居然还给他做人工呼吸,不自觉得我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怒视着他。 “你敢骗我!”我忍不住破口大骂。 他笑道:“谁叫你是笨蛋呢,我前田庆次怎么可能死在这里。” 我狠狠瞪着他。要是眼神可以杀人,我一定杀他个片甲不留了。 他忽然摇了摇头,道:“我吃亏了,你亲了我。” 我简直快气炸了,“谁亲你,我那是救你!“而且是我吃亏好不好。 “有这么救人的吗?没见过。”他一脸坏坏的笑容。 白痴,你当然不懂什么是人工呼吸了!没办法,没得解释。 “你亲了我,是不是应该对我负责啊。” “你白痴啊。” “唉,不过我喜欢你亲我。” “我说了那不是亲,是救你!” “那你再救我一次吧?” “滚!!!!” “那要不我来救你一次吧?” “我要杀人了!” 我已经七窍生烟了,前田庆次就象是个小魔鬼,每次都能把我气得死去活来。他还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我发火的样子,小小叹了一口气道:“刚才你打我巴掌的时候忘了吗,这么用力,疼得我差点就忍不住了。”听到这里,我看了看自己还有些发红的手,又看了看他的脸,不由又笑了起来,他的脸肿肿的,好象一个小猪头呢,算了,算扯平了。 我轻轻哼了一声道:“我那也是救你,谁叫你装神弄鬼。” 他的眼中忽然闪过一丝不可捉摸的神色,低声道:“不过我不后悔挨这几下,不然哪有机会让你用那个法子救我。” 砰! “呀!” 我已经不想说话了,有时候真的只有武力才可以解决问题。信长GG,我现在很能理解你了。 不过要是他知道我用这个方法救人,又要暴跳如雷了吧…… 有了庆次的生活比以前丰富了很多,有时我还挺享受和他逗逗嘴的乐趣呢,不过总是被他气死的时候比较多。他的嘴皮子好象比以前更加厉害了—— 过了几月,就进入了秋季,天也开始渐渐转凉了。这里的天似乎总是冷的特别早。 今天信长要接见从甲斐的使者,所以全体家臣早早就到了。我给信长奉了茶,也坐在一边,正好看见庆次笑嘻嘻的看着我。我也冲他做了个鬼脸,他笑得更厉害了。 这甲斐的使者不知道是什么样子?我也很是好奇,看了一眼信长,他也正看着我,眼底有丝笑意。他一定知道我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使者就到了,他看上去挺年轻的,只是低着头,也看不清容貌。不知为什么,我觉得我不怎么喜欢这个人。 他走上前来,跪在信长面前,手中举着一件东西道:“信长大人,这是我家主公令我带来的礼物,是宋朝皇帝亲笔所绘的花鸟图,请大人鉴赏。”其实信长一直以来都是个艺术爱好者呢,所以那些有心巴结的人都会挑一些茶具,字画之类的送给信长,当然新奇的东西他也很喜欢。 不过这件礼物也令我有些惊讶,好奇心大起,宋朝皇帝,是哪个,莫非是那个宋徽宗?好象见识一下啊。 信长睨了我一眼,眉梢一挑,笑道:“那我倒要鉴赏一下。” 那使者的脸上忽然闪过一丝奇异的笑容,我盯着他手里的画,不知怎么忽然想到了荆柯的图穷匕首见,不由多留意了几分。 那使者又上前一步,脸色骤的一变,忽然迅速的从画轴中抽出一把尖刀,猛得就向信长刺去。天哪,真的是有匕首!这突然的变故令大家都呆住了,信长似乎也没料到,他还没开始做反应。信长,我不可以让你死!连我自己也不能相信,我居然想也没想就这么扑了过去,挡在了信长身前,那人见我忽然挡在前面,稍稍愣了一下,速度有些放慢,但那刀子还是往我身上扎来,我闭上了双眼。 正在此时,忽然有股大力把我推了出去,“扑!”那把刀扎入肉的声音竟是如此刺耳。我看了看自己,一点也没受伤,急忙望向信长,“啊!”我大惊,脑子轰的一下,心中一阵绞痛,那把刀正扎在信长肩上,那使者似乎也愣了愣,信长趁这功夫,一脚把他踹到下面,庆次和利家他们立刻用长枪抵住了他的喉咙。 “你不是使者。”信长捂着伤口,低低的说。“我马上去叫佐藤药师!”藤吉郎惊慌的飞奔而去。 那人忽然笑了笑,道:“织田信长,你还记得山口教继吗?我是他的儿子山口恒之,你杀了我全家,我一定要报仇!“ 信长眼中一丝凌厉的眼神闪过,道:”你们山口家是咎由自取。“ 山口恒之的脸有些扭曲,骂道:“你是残暴的魔鬼,你根本就不是人!一定不得好死,你和你身边的人全都不得好死!” 信长的脸色有些发白,眼露凶光,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这样的信长好象是要杀人了。他噌的站了起来,飞快的拔出他的刀,二话不说走上前,一刀就朝山口恒之的头上狠狠砍了下去,血,立刻喷了出来,溅在信长的身上,脸上,手上。此时的他一身鲜血,按刀而立,眼中流露出的那种残酷的神情我一辈子也忘不掉…… 等佐藤药师到来的时候,信长肩上的血已经流了很多,看着他的血流出来,我的心中更是一阵一阵抽痛。 “你们先全都退下去。”信长让这些家臣都退下了,庆次离开的时候神色复杂的看了我一眼。 “我可不可以留下。”我有点担心的问道。 他看了看我,眼中的冷酷已经消失,点了点头,又道:“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 他还是看着我,声音有些柔和起来,道:“刚才怎么那么傻。” 我咬了咬嘴唇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本能反应。”想了想,我又问道:“你为什么把我推开?” 他盯着我,一字一句道:“我绝不会让我的女人替我挡刀。” 心头一热,不知不觉,我的一滴眼泪掉到了他手上,他的手明显一震,他抬起头看着我,柔声道:“别哭了,我没事。这点小伤对我来说根本没什么。” 佐藤药师正在替他包扎,可是血还是不停的渗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的血止不住!”我有些抓狂。 看着他的血流出来,我觉得仿佛是从我身上流出来一般。伤了他的肩,痛了我的心。心中好象被锥子狠狠刺着。 他却笑了起来,轻声道:“小格,你这是关心我吗?”说着,就往后倒去。 “信长!”我顿时觉得浑身颤抖,从未有过的恐惧感袭击了我,我一把抓住药师的手颤声问道:“他怎么了?他怎么啦!” 佐藤看着我,缓缓道:“不要担心,主公只是因失血再加上一下子气血郁结,才忽然晕了过去,现在主公最需要休息。” 我点了点头,只觉一阵虚脱,脚下一软,也倒了下去—— 临睡前想来看一遍留言,没想到……BIU……被一块砖砖砸到了,唉,郁闷的揉了揉脑袋,痛痛,不过偶还受得起,继续写写写。毕竟这个砸砖的人也看了偶的文呢,而且还是块处女砖,偶阿Q的想。 JM们有意见继续提,不过要温柔点,温柔点,温柔点……随便砸到花花草草可不好噢。 闪…… 郁闷的去睡觉的VIVI留 PS:偶可是看了整本织田SAMA的传记噢,虽然借用了一些利家与松的桥段,但毕竟不是电视剧本,而且这些也是史实。哼……(偶也小声的哼一声,发泄一下。)

“砰!我也顾不得这么多,一把拉开庆次的房门,他有点吃惊的看着我,想必我现在一定脸色极其难看。 “小格,你怎么了?”他似乎被我吓到了。 我走到他面前,一把抓住他的手,直直的看着他,颤声道:“马上,马上去平安寺,有人要杀信长。快一点,他们要杀信长。” 他被我语无伦次的话弄得有点糊涂,他抓住了我的肩膀道:“到底怎么回事!” 我把所听见的和庆次说了一遍,他一边听着,一边皱起了眉毛,神色越来越凝重。 说完,我焦急的问道:“你听明白了吗?” 他点了点头,我几乎要喊了起来:“那你赶快去平安寺!” 他坐在那里,却没有动,缓缓吐出两个字:“不去。” 我不敢相信的看着他,我听错了吗?我快要抓狂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重复了一遍我的问题。仍然不可置信的望着他。 他看了看我道:“我不会把你留在这里,我的任务就是保护你。” 我摇了摇头道:“不行,你一个人出去还有可能,带着我出不去,远藤把武士们都集合起来了,人太多,我们两个目标太大。他们很快就会派人看住我,另外我不想打草惊蛇。 他目光一凛道:“我能让你在这个危险的地方吗?我想保护的只有你一个人,我绝不会让你有危险。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啊,小次,我紧紧拽着他的衣服,颤声道:“拜托你,小次,赶快去平安寺,不然来不及了,我一定不会有事的!我保证!” 他脸色一敛,从我手中扯过自己的衣服,一下子站了起来,背对着我往门口走去,站定。 怎么办?小次不听我的,该怎么办?我的脑中一片空白。 他直直的站着,低着头,忽然问了一句:“你爱他吗?”我一愣,还没等我回答,他又轻叹一声道:“其实从那天你替他挡刀起我就该明白了。” 看着他有些削瘦的背影,我心头一阵抽痛,对不起,小次,我不是想伤害你,但是我一定不可以让信长死! “求求你。”我凝视着他的背影,缓缓的说了这句话,他的身子明显一震,转过头来,满眼的痛楚和一丝惊讶。 “求求你。”我继续说道,尽量不让泪水溢出来。心中已是丝丝疼痛。这是我第一次这样恳求小次吧。 “笨蛋——”他眼圈一阵泛红,“我去。”他低低从牙缝里挤出这两个字。 “谢谢,”我已经不知道再说什么,只怕说越多越伤他心。 他看着我,忽然问道:“要是那天被刺的人是我,你也会做同样的事吗?”我泪眼模糊的重重的点了点头。 他笑了起来,走了过来,拍了一下我的头道:“我尽快赶去,平安寺离这里不远,你一定要乖乖在这里,千万不要轻举妄动。我通知他以后马上就赶回来。” 说完,他便往门口走去,快出门口的时候,他顿了顿道:“等我,要是你让自己受伤的话,我一辈子都不原谅你。” 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我揉了揉眼睛,把泪迹擦干,现在该回到我的房间,不然他们起了疑心,发兵偷袭信长就糟糕了。信长,你一定不能出事……小次,你也是…… 只是我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我不可以让他们利用我要胁信长。 等我回到房间,立刻就有几名武士过来,守住了门口。这是要看住我了吗?接下来我该怎么办?如果我一直在这里,要是他们用我要胁信长答应什么条件……我也不敢想下去了。最好的方法也是离开这里,但是这里都是重兵,我该怎么离开呢?想了一会,一时也想不出个好办法。 正在犯愁的时候,忽然听到一声通传,浅井夫人来了。是阿市!这么晚她怎么过来了,话音刚落,她就走了进来。我盯着她,她的脸上仍是浅浅笑着,一如往昔,似乎没什么异常。 我正要说话,她朝我做了个眼色,轻轻的说了句:“脱衣服。”我愣在那里,她却开始脱起自己的衣服。看我傻在那里,她凑近我的耳朵道:“赶快和我换衣服,等一下阿淀会送你到后门,从那里出城。”我看了一眼站在她身边的阿淀,阿淀是她从清洲城带过来的,是她最信得过得人。 “你知道了?”我轻轻问道。她神情严肃起来,点了点头道:“我早就觉得浅井他们有些不对劲,刚才听到远藤他们在劝浅井叛变,似乎还提到你,所以我就赶紧过来了。” 我看着她,浅井是她丈夫,她这样帮我是为了信长还是我?我应该相信她吗。想起信长临别的话,我有点犹豫了。在这个时代中呆得越久,我越来不敢相信人了。 “为什么?”我又低低问了一句,她笑了起来道:“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而且,我也不想信长哥哥死。”看着她清亮的双眼,我的心中一暖,拉住了她的手,轻轻道:“谢谢你,可是你……”她摇了摇头道:“我怎么说也是城主夫人,他们也不敢怎么为难我。” 对不起,阿市,我居然还怀疑你,我居然忘了你是我的好朋友。我朝她笑了笑,赶紧换好衣服。 穿着阿市的衣服,又有阿淀在身旁,很快就没有阻碍的从后门出去了。那些武士看见我都不敢抬起头,只是低头问好,看来阿市在这里还挺有威严的。 出了后门,我别过阿淀,就朝城外跑去,城下町一片寂静,到处黑漆漆的,没有一个人影,我穿行在街上,心里一阵一阵发颤,只好默默念着信长的名字,给自己多一点勇气,不要怕,不要怕,什么也不要想,只要往前走…… 也不知走了多久,我双脚疼痛难忍,浑身发冷,直想歇一歇。可是现在不是歇的时候,一定不能放弃,一定要走出去。信长是不是已经离开平安寺了?他应该平安无事了吧。想到这里,我的心里又轻松起来。庆次不知道会不会回来?要是他知道我跑了出来,会怎么样呢?我要走得更快点,不然如果他回来没碰上我,直接冲到浅井家里就糟糕了。走着走着,我隐约看见了城门和护城河,应该马上能出城了吧,我不由加快了脚步。 忽然听见耳边风声呼呼,我大惊,还没来得及回头,肩上一阵剧痛袭来,我伸手一摸,满手是血,好象是中了什么暗器,这时也顾不得疼痛了,我捂住伤口,往前跑去,没有跑几步,脚上又是一阵钻心的痛,果然又中奖了。我一下子跌倒在地上,也看清了袭击我的人,是四个忍者。我真是有点荣幸,居然要出动四个忍者来杀我,不过我中的都不是要害,看来他们是想活捉我吧。出动了四个,是怕有庆次在我身边吧。 此时似乎心情倒反而镇定下来了,我只是坐在那里,看着他们。我看了一眼手上沾的血,是红色,似乎不是那种有毒的手里刀。 他们居然也没采取什么行动,只见后面灯火闪动,似乎又来了很多人,只是一定不是来救我的人。 果然,火把下闪出一个人,远藤直经。我轻轻叹了一口气,看来今天凶多吉少了。 他笑着轻声道:“怎么,小格姑娘这么晚要到哪里去?”我没有看他,把眼光望向了别处,轻轻哼了一声。他脸色一敛,走了过来,猛的捏住我的下巴,厉声道:“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你听见了不该听的话,想走,没这么容易,你还有利用价值。” 我心中暗暗一惊,他怎么知道我听见了他们的话,难道是——我忘了拿走的衣服?我真想打自己两个耳光!齐馨格,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他的手势越来越重,象是要把我的骨头捏碎一般,肩上和脚上的剧痛也同时袭来,我好象快要失去知觉了,信长,救我…… 忽然间下巴一松,远藤好象忽然放开了我,我的身前好象站了一个人,是——谁? 我的意识开始模糊,却清楚听见远藤的声音:“良之,你现在是我浅井家的家臣,想要造反吗?” 原来是良之,“良之”我低低喊了一声,良之听见我喊,转过了头,脸上满是心疼,愤怒,“原来良之也有不是冰块的时候啊。”我笑了笑,微弱的说道。他没有说话,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又转头向远藤怒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根本没得到主公的同意就擅自行动,现在我想主公恐怕也被你软禁起来了吧。造反的是你!” 远藤脸色一变,道:“胡说!” 又大声朝那些人说道:“马上把他们全都抓起来!不能让他们走漏消息!”我轻轻笑了笑,白痴,小次早就把消息告诉了信长,信长根本不会来了。 良之冷眼看着他们,拔出了自己的长刀。 “要带她走,先杀了我。”他冷冷的说。 肩上和脚上的痛一阵一阵袭来,我的意识越来越模糊了,看不清良之和他们打斗,只是不停的有血溅到我身上,我的心一阵一阵抽紧,千万千万不要是良之的。 可是他一个人又怎么敌得过这么多人…… “啊!”一声低呼,良之忽然跌在了我身边,我大惊,良之身上全是鲜血,不知道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良之,你怎么样?”我带着哭腔问道,他笑了一下,“我没事。”他居然在笑着,这是良之第一次真正的笑……原来他的笑是清澈和煦如阳光般温暖,可为什么在我眼里却是如此哀痛凄美…… “住手,住手!住手!”我发疯似的大叫,我不可以看着良之为我死,我不能这么自私,“我这就跟你们走!马上住手!!!” 良之看了我一眼,他的眼神有一丝惊喜闪过,也有不舍,有悲哀,甚至还有一丝温柔,他又跌跌撞撞站了起来,举起了刀,眼中一丝怒色闪过,用尽全力朝远藤劈了过去。“啪!”良之的刀被打在了地上,远藤一脸狞笑,举起自己的刀就往良之头上砍去。 不要,良之!我条件反射的伸出自己的手,想去挡一下……天哪,我忘了这可是刀劈下来啊……已经收不住了……我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咣!”只听一声兵器相接的声音,那刀没有砍下来,我睁开了眼,一惊,揉了揉眼睛,再看,没有错,是信长!居然是信长!他怎么来了! “远藤直经,你好大的胆子!”信长冷冷的说着,一边挑开了远藤的刀,朝他砍去,信长的刀舞得好快,刀刀都想要致人于死地。远藤一边挡,一边往后退。其他的人此时也围了上来,信长小心……我在心里低低的喊,胸口如同火烧一般。 忽然,一只手摸在了我的肩上,好痛,我睁开眼,是庆次,他双眼赤红的望着我,眼带恨意,看了一眼手里的鲜血,脸上闪过一丝痛楚,低声道:“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话毕,他也拔出刀,疯了一般向那些人攻击。 怎么只有他们几个人,为什么信长还要赶过来?不知道危险吗,真是笨蛋,一群笨蛋,为什么还要来……为什么…… 我的头越来越重,不要,我不能睡着,我挣扎着睁开眼睛。一声惨叫,我心里一惊,抬头望去,信长的刀已经砍在了远藤的脖子上,只见信长刀锋一转,远藤的头就这么直直的飞了出去。这一刀该有多大的恨意,居然能一下子砍掉远藤的头,他的头滚到了一边,似乎还微张着双眼,我赶紧别过头去。看了一眼仍在不停砍杀的信长,他全身浴血,眼神疯狂,满脸,满眼,满身都是凌厉的杀气。远藤手下的人还是没有退去,庆次的身上也溅了许多鲜血,他们身上的血一定是别人的,一定是。 我的心轻轻抽搐着,犹如针扎,好痛,好痛。 忽然后面人声鼎沸,火把更多,难道来了更多的敌人,听声音似乎有上百人,我的胃里一阵难受,呼吸也透不过来了,莫非历史真的改变,今天我们全都要毙命于此…… “住手!”来人一声大喝,这个声音很熟悉,来人——居然是浅井长政,他不是被软禁了吗?很快,他手下的人立刻制住了那仅剩的十来人。他匆匆从人群中走出,一下子跪倒在信长面前,满脸惊惶,俯首道:“哥哥大人,对不起,对不起,是我的家臣起了歹念,是我教导不善,请哥哥大人治罪。” 信长怒视着他,脸色铁青,走到他面前,举起刀就要劈下去,“不要。”我低低喊了一声,不管以后怎么样,现在他是阿市心爱的人,我不想阿市伤心。再说这次应该也不是他的错……信长听到我的声音,身子一震,扔下了刀,抬起一脚,重重的踹在了浅井身上,就赶紧往我这边走来,慢慢蹲了下来。 他的头发散乱,眼中布满血丝,神情可怕,他直直的看着我的肩伤和腿伤,眼圈开始发红,眼睛中居然湿润起来,他撕下了自己的衣服,扯成一条条,先替我包扎起来,伤口的疼痛令我浑身一颤,我感到他的手指也同时一颤。他一言不发,看着我的眼神中竟然有一丝恐惧,是害怕失去我的恐惧吗? “忍一忍,我马上带你回家!”他的声音已经嘶哑了。我挤出一个笑容道:“傻瓜,我不会死的。”他眼中恐惧更深,脸色惨白,只是满脸心痛的看着我,我也定定的看着他,望着他的眸子,似乎再也看不见其他人,“谁让你流一滴血,我就让他流更多血。”他狠狠的沉声说道,忽然他的眼神一下子冷酷起来,杀气又盛,这样的眼神在他杀山口恒之的时候我曾经看到过。我心中一震,信长要大开杀戒了…… 我的意识已经很迷糊了,只是在晕过去之前隐隐听见信长咆哮的声音:“远藤一族的妻子儿女,父母兄弟,亲戚,下人,不,包括他们养的一只猫,一只鸟,全都格杀勿论!”

本文由永利发布于经典小说,转载请注明出处:危机四伏 恨相逢之战国之恋 vivibear

关键词: 永利棋牌游戏